第1485章 这云好白好软,像她的脸蛋

说罢,顾诺儿转身出去。

原本打算用公主的身份,命令那群捕快回去。

然而,她刚出门,就看见院子门口,领头的捕头正在和夜司明恭恭敬敬地说话。

夜司明察觉到顾诺儿的目光,回首朝她点了点头。

淡漠桀骜的薄眸中,带着让她放心的力量。

顾诺儿松了口气。

既然司明哥哥在,看来就没事了。

她重新关上了门。

夜司明收回目光,对着面前汤捕快说:“事情有误会,公主还在查,既然没有定论,就不用急着押人。”

汤一婉的父亲当然记得公主和永夜侯的恩情。

他拱手道:“卑职明白,不能错抓任何一个好人。”

夜司明抱臂,修长的身形沐浴在秋阳下,为他寒霜似的眉也镀上一层平和。

“还有,此事事关女子清誉,汤捕头约束底下的人,不要乱传话。”

江萧然是他的兄弟,夜司明当然要为他叮嘱到这一层。

汤捕头郑重地说:“请侯爷放心,上次汤府之事,多谢侯爷和公主殿下,卑职告退。”

说着,他带人离去。

夜司明望着他们离去,转身站在门口,继续抱臂等待。

他仰头,眯眸看着天上卷舒的云朵。

白白的一团,就像……顾诺儿的脸颊。

夜司明不知想到什么,忽而薄唇一挑,无声轻笑了一下。

很快,江夫人请的郎中也来了。

他给曹梓柔诊脉后,只能从脉象上摸出来好像是中了毒。

但好在发现的及时,且毒性不深,还有的治。

开了药以后,郎中便走了。

但自从方才,顾诺儿说捕快离开了以后,曹梓柔便像是头疼得很,一直闭着眼不说话。

江夫人看着她这样,拧眉叹息。

“既然如此,就让梓柔先住在我的偏阁里吧,这几日你们将药端来。”

顾诺儿慢悠悠地眨了两下长睫:“睡在这里当然不合适了。”

“曹姑娘只是一个未出阁的女儿家,江伯母,您可要想明白,花萝卜哥哥还时常来给你请安,一来二去传出不好听的,那就得不偿失呀。”

“走不了,就让两个粗壮的婆子来抬着她。”

江夫人听后,也觉得顾诺儿说得有理,当即找人去传几个粗使嬷嬷。

曹梓柔这会忍不住了,才慢悠悠地睁开眼睛,虚弱地说:“没关系姨母,我自己也能走。”

顾诺儿瞧着她,暗中翻了一个漂亮的白眼,让整个娇俏的小脸蛋都更加生动明媚。

谢饮香已经不说话了,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

怕她待在这里尴尬,顾诺儿便道:“饮香姐姐,你帮我去和司明哥哥说一声,让他再等会。”

谢饮香没有拒绝,只是声音强行保持镇定:“江夫人,我先走了。”

她转身离去,没有一丝犹豫。

江夫人似乎欲言又止,大概想要为之前自己的鲁莽做解释,但又因着身份架子,到底没有开口。

顾诺儿含笑,乌眸幽深地看着江夫人:“江伯母,我也要走了,你若是有空,送我到院子里吧。”

江夫人听言,猜到公主有话要说,便点头,跟着离开了屋子。

到了外间,迎着秋阳,顾诺儿俏丽的眉眼被吻出一层绒绒金光。

她的声音很轻:“江伯母,论岁数,你是诺儿的长辈,后宅的那点手段心眼,我都看得明白,伯母为什么不清楚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