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0章 司明,你可不能死啊!

崩塌后,众人噤声沉默,带来了短暂的宁静。

顾熠寒冷眉紧锁,眼里翻滚着哀恸。

他踉跄几步上前,嘴里喃喃地喊:“诺儿……诺儿!”

白毅担心夜司明,心急如焚地踩着堆积的断木,朝夜司明他们被掩埋的地方跑去。

他二话不说,弯下腰就开始徒手搬开烧断的木头!

乔贵妃回过神,声音尖锐凄哑:“都愣着干什么,快救人!”

虎夔军和禁卫军这才回过神,连忙上前帮助白毅。

每一根断木都因经过火烧而滚烫无比。

白毅却根本顾不得这些,他只有一个信念——

他要将他的孩子救出来!

虽然夜司明不是亲生的,但是他被白毅带回家的时候,才八岁。

浑身伤痕不说,对人很是戒备防御。

但随着他和白夫人用心的陪伴,夜司明也逐渐拥有了自己的朋友。

看着他从一个孩子长成少年郎,也比从前更爱笑了。

白毅嘴上从不说,但心里由衷的高兴。

下雨天的时候,他若是从外面回来晚了,会遇到夜司明来找他送伞。

还有,不小心惹白夫人生气了,白毅被罚跪在门外反思,夜司明大半夜跑过来,扔给他一件衣裳,让他披着。

少年不会说矫情的关怀之语,每次都只说:“穿着,别冻死你,白娘就打不着了。”

每每将白毅气的半死,感慨若是个女儿,必定贴心!

夜司明的温柔,展露在所有不动声色的细节中。

他知道白夫人爱花,半夜若是下大雨,他会第一时间起来给还没盛开的花圃盖上一层布。

他知道白毅喜欢喝酒,但白夫人不许他多饮,夜司明便约白毅练剑。

把白毅累的气喘吁吁,再丢给他一个水囊,白毅咕嘟咕嘟地喝进去,才知道是烈酒!

夜司明总会挑眉,笑的恣意妄为:“喝慢点,多了没有。”

白毅嘴上骂着:“不许有下次!”

说完,他再美滋滋地品尝起来。

夜司明侧眸看着他,嗤笑道:“再不许,也很多次了。”

想着往日相处的种种,白毅只觉得眼中热泪凝聚。

他是将军,掉了拇指大的一块肉都没哭过,却在这时,心里被无尽的悔恨所充满。

遗憾没能挪出更多的时间陪伴夜司明长大。

懊悔为什么过分相信他的能力,让他一个人闯进火海。

“司明,你可不能死啊!”白毅哭嚎,用手飞快地搬开烧红的木头,有的甚至扎破了他的掌心,也全然感觉不到疼。

突然,有一只修长有力的手,从底下一拳将一堆断木击成碎片,露出了一个小洞来。

白毅和顾熠寒同时惊喜出声:“司明——诺儿——”

夜司明被飞灰呛的剧咳几声,才声音略显沙哑地回道:“我死不了,倒是你,在这里哭,丢不丢人。”

众人连忙小心翼翼地走到附近。

夜司明和顾诺儿也是运气极好!

木头掉下来的时候,在他们的头顶上恰好卡成了一个三角形的固定支架。

给予了他们坚固的躲避空间不说,夜司明只是脸颊略有擦伤。

被他护在怀里的顾诺儿,半点伤痕也没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