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2章 我亲手宰了他!

方才她们母女俩出来,先去镇国公府上看望了顾诺儿的外公。

然后又在镇国公府里用了午膳。

下午乔贵妃带着她与乔老夫人说了一会话。

一直到乔老夫人困了要休息,才离去。

这下又跑来听曲。

眼瞧着天色马上擦黑,就要到黄昏了,顾诺儿心里惦记着和夜司明的约定,有些坐立难安。

“娘亲,”小姑娘低声询问:“爹爹何时来?”

乔贵妃端起茶盏:“约莫还有一个时辰。”

她和顾熠寒说下午她们都会在镇国公乔府里待着。

所以,顾熠寒这会定还在处理政务,好挪出晚上的时间来陪伴女儿。

顾诺儿听后,犹豫地舔了舔唇。

“娘亲,我……”

她本想说先走一步的话,但乔贵妃却忽然放下茶盏,语气不辨喜怒地问:“诺儿,台上的戏你觉得如何?”

顾诺儿扬起长睫朝台上看去。

这出戏,讲的是一名公主,喜欢上了一个一穷二白的书生,不顾皇帝皇后反对,偏要嫁给他的事。

奈何后来国破,书生为了保全自身,将公主当成罪人献给了叛军。

公主含恨自缢身亡。

伶人将这段唱的极是悲伤,哭的肝肠寸断。

台下的宾客们,也有几个拿帕子拭泪,为公主的遭遇,感到可悲可叹,又对那负心汉咬牙切齿!

顾诺儿抿唇:“我觉得……唱的挺好,只是公主的遭遇值得惋惜。”

乔贵妃点头,朝女儿看来,目光幽深:“遇人不淑,识人不清,一个姑娘的夫婿选的如何,常常决定了她日后的命运,就算是公主也不例外。”

她浅浅一笑:“诺儿,倘若是你遇到这种事,你当如何办?”

“我?”顾诺儿认真地思考三秒:“让司明哥哥打死他。”

乔贵妃:……

她不放弃地追问:“要是永夜侯那会不在了呢,比方说,他被叛军打死了?”

顾诺儿顿时捂唇嫣然一笑,眉眼弯弯:“那怎么可能,谁打得过司明哥哥?来几万人都不怕呀!”

乔贵妃指尖按了按眉心:“娘亲就是打比方,假设永夜侯战死,你面对负心汉当如何?”

顾诺儿沉吟片刻,扬起粼粼水眸:“我亲手宰了他!”

小姑娘粉腮俏美,一对眼瞳盈盈。

任何人看到这张脸,都足以心软,宁可引颈就戮,也不舍得脏了她的指尖。

乔贵妃叹了口气。

“前几天那个叫秦灵的姑娘不自爱,后果如何你也看到了,诺儿,你快及笄了,也许有一日你会遇到心上人,从而嫁出去。”

“娘亲不管你喜欢什么样的人,只是希望你慎重考虑,一定要明白自己的心意是喜欢,而不是一时的冲动。”

她伸出手,轻轻地握住女儿的手:“更要知道,如果对方爱你,那么他会尊重你的一切,不会强迫你,诱骗你。”

“你是公主,而真正喜欢你的那个人,在他眼里不管你是什么身份,都只是他的唯一。若有危险,旁人都可以害怕地后退,但只有他奋不顾身上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