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5章 你方才脱衣服了?

秦灵这会儿站在园子里,跟在刘家小姐的身后。

久不修剪的指甲带着些许污泥扎进掌心,眼神淬毒的像一只怨念极大的鬼!

她盯着远处,笑容满面的魏良觉。

他满是横肉的脸上,那笑意多么扎眼!

就好像,他根本不会将她这样一个人放在心里一样!

秦灵想到,她在魏良觉的外宅里住着,下人们看见她权当无视。

不仅她要自己砍柴做饭,还要自己洗衣裳整理房间。

过的比丫鬟还不如!

魏良觉也没再给过钱了,她连出去买东西都不敢。

甚至!他都没再来看她!

没过几天,秦灵就被管家赶了出去。

她疯狂地反抗嘶吼:“你这不长眼睛的狗奴才,现在对我不敬,等少爷回来,你就等着瞧!”

管家却百般嫌弃地讥讽道:“我们少爷就是玩玩你,你还真以为自己是少奶奶?”

“我实话告诉你!被带来这里的姑娘,加上你也快有二十多个了,每个都幻想自己能飞上枝头,结局却都是被赶走,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货色!”

后门被管家猛地关上,秦灵站在原地,目眦欲裂一般,喘不过来气似的跌坐在地。

门内,还传来管家和家丁们耻笑的议论声——

“她比起咱们少爷在青楼玩的那些姑娘们,可便宜多了!”

“就是,少爷也就利用她罢了,她一穷二白,真要进魏家的门,再去投胎个八辈子吧!”

想到那天的羞辱,秦灵将毫无血色的下唇死死咬紧。

她不相信魏良觉是这么无情无义之人!

一定是他家里给他施加了压力,让他不要再跟她来往!

等会儿,她就找他问清楚!

顾诺儿回到宴席上,夜司明也坐到了外男专属的席间。

白毅正跟旁人说话,扭头看见夜司明回来了,还在穿他的外袍。

白毅好奇:“你方才脱衣服了?”

夜司明看他一眼,淡淡嗯了一声:“有点事。”

白毅没追问,他觉得夜司明在大是大非上,还是比较有分寸的,应当不会做什么糊涂事去!

顾诺儿坐在了乔贵妃身边,方才玩的久了,这会儿口渴。

乔贵妃美目转动,笑盈盈地看着女儿喝完了一杯葡萄果水。

“刚刚去哪里疯着玩了,一头汗。”乔贵妃用手帕,轻轻擦了擦顾诺儿的额头。

小姑娘眉眼晶亮,雪肤红唇,极是灵动漂亮。

她弯眸一笑:“遇见五哥哥和八哥哥了。”

乔贵妃不动声色地扬起眼眸,扫了一眼坐在那边稳如松竹的夜司明一眼。

却见少年正在系上领衣襟。

她红唇的笑意不变,眼里却闪过一丝打量。

恰好顾熠寒在那边喊了顾诺儿一声:“诺儿,来爹爹这边坐着。”

顾诺儿连忙高兴地搬着凳子去了。

乔贵妃不知想到了什么,放下玉箸,一口也吃不下了。

百花园内,皇上和后妃们还有皇子的位置摆在了高处。

而下方,左边是男客,右边则是女客。

宜妃坐在乔贵妃的右手边,朝女客那边扫了一眼。

“怎么只瞧见两个秀女呢?”宜妃笑着问。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