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1章 你怎么不说话?气懵了?

在这一刻,他深深地望着她片刻,薄唇抿了又抿。

那个叫爱意的花,开遍了心野。

好半天,顾诺儿才听见云麟洲低声回答:“我答应你。诺儿,我会让你看见我的好。”

顾诺儿眨了眨眼,甜甜一笑。

远处的画舫上,夜司明还是忍不住,站在船头上,看到了这一幕。

“真碍眼!”趴在他肩膀上的胡腻愤怒地甩了一下尾巴。

“这小子长得面如冠玉,真想抓花他的脸!”它疯狂地挥舞爪子,挠了两下空气。

胡腻说完,发现夜司明一直没说话。

它疑惑地扭头,看着少年侧颜轮廓冷峻,下颌线绷紧。

“狼大哥,你怎么不说话?气懵了?”

夜司明冷淡回了几个字:“在忍耐。”

“忍耐什么?”

“忍耐现在不会下去,当场手刃了云麟洲。”

胡腻听言,默默地在心里表达了一下崇拜。

不愧是狼大哥,连这都忍得住。

它到现在都记得,一提到云麟洲和顾诺儿,夜司明就能把罐子砸碎的那股醋意!

胡腻耳朵动了两下:“我们去捣乱呗!”

夜司明却冷道:“不去。”

“为何?”

“小东西说了,她有几句话要跟云麟洲说,我要尊重她。”

“即便你不舒服?”

“我不舒服不重要,顾诺儿的想法,最重要。”夜司明几乎想也没想就回道。

胡腻更加崇拜了。

如此冷厉无情睥睨的妖神,在鱼姐姐的事上,学会了人性中的包容和体谅!

难得!

顾诺儿和云麟洲并没有说多久,云麟洲便还要急着回去处理政务。

为了来送顾诺儿,他抛下了一干东宫臣子,该说的都说了以后,他向皇帝和皇后辞行。

翻身上马后,云麟洲垂首看了一眼顾诺儿。

秋日的骄阳下,江河之水波光粼粼,不远处的小姑娘娇美乖巧,水润的珍珠眼眸,泛着天下最澄澈的泽光。

他什么也没说,只朝顾诺儿笑了笑,便策马离去。

但小姑娘站在阳光下,微风吹拂起她的乌发的模样,在云麟洲心里记了好多年。

那边,顾自霄问庄若云:“等西黎国的满堂彩再做大了,你还有什么想法?”

庄若云噗嗤一笑:“那当然是去别的地方,赚更多更多的钱!”

顾自霄跟着淡淡抿唇,笑意俊朗:“祝你早日成为巨富。”

“也祝大殿下在想要做的事情上,所向披靡、常胜不败。”庄若云笑的微微弯眸。

顾自霄轻道:“等我们都实现愿望的那一日,不妨再在大齐碰面?到时我做东,请你吃饭。”

“好啊,一言为定!”庄若云一口答应。

两人就此挥手作别。

顾自谅正掏出一个香包递给凌轻歌。

“这个是迷药,能保护你自己,但记得用时,你先屏息。”

凌轻歌望着香包,展露出一丝极其浅淡的笑容。

这几日钟家倒台,她和太子凌洲因为没有同流合污的缘故,被留了下来。

但凌轻歌始终将钟皇后当成母亲,所以事发后,她变得有些憔悴,更消瘦了。

“谢谢你。”凌轻歌声音很轻:“快走吧,时辰要不早了,早点回家。”

顾自谅点了点头,转身离去,但没走几步又停下,他回过头。

“轻歌,如果你觉得在西黎过的不快乐,给我写信,我从大齐来接你,我可以做你的退路,这天下,你不是孤立无援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