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6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

陆妃倚在凌天殷怀中哭泣。

她的热泪蹭到了他的手背上,也很是无助。

“陛下,早知如此,当初臣妾便不随您入宫了,若这里是如此龙潭虎穴的地方,随时都会要了深儿的命,臣妾跟您,何如当初不相识!”

这句话带着这么多年陆妃的悲伤,被重重道出时,凌天殷也感到难受地拧起了眉。

凌天殷揽紧了她的肩:“香附,朕不许你胡说,一直以来,是朕做的不够好,对你和深儿有所疏忽,但往后绝不会如此,也不会再让别人伤害你们母子半分!”

他抬起英俊的眼眸,内里蓄着果决和坚定。

“传朕旨意,钟氏欺君罔上,蛇蝎心肠,已不配为天下国母,今日褫夺后位,令她将凤印交出,贬为庶人打入冷宫!”

钟皇后身形一震。

她怔怔地看着凌天殷:“皇上!你怎么敢这么对我?我是你当初钦封的皇后!我是钟家的女儿!”

凌天殷的目光,很是陌生。

他护着啜泣柔弱的陆妃,语气森冷:“钟氏,朕给过你很多机会,你却一次又一次地僭越,仗着钟家胡作非为,如今,更是连毒害皇子的事都做得出来!”

钟皇后做着最后的挣扎:“那是污蔑和陷害!臣妾没做过!”

凌天殷勃然大怒:“朕只要想查,你以为你逃得过去?!禁足亲生女儿,不给吃喝是事实,指使宫人下毒也是事实,你的恶早已罄竹难书!”

他盯着钟皇后,青筋在额头上展露:“朕留着你的性命,已经是仁慈了。”

陆妃靠在凌天殷的怀里,泛着泪光的眼神,却有些冷漠地瞧着钟皇后。

皇后咎由自取,她一点也不怜悯。

就在这时,方才去彻查官差的禁卫军们,也赶了回来。

他们不仅回来了,还带来了一个人。

凌天殷皱眉:“这又是何人?”

顾诺儿眨着长睫:“是钟府的花匠老伯!”

花匠颤颤巍巍地请安:“草民乃钟府里,负责栽培花草的匠人。”

凌天殷眯眸:“你来做什么?”

“来供认草民所知道的、见到的,钟府收受贿赂的所有事情。”

禁卫军上前,在凌天殷身旁低声道:“陛下,这只是一个知情人,卑职顺着官差所接触过的人一直彻查,发现他几乎每个月就会将搜刮到的银两,拿出一大半来送去钟府。”

“且,钟府的这位花匠称,就在前天,他曾见到这名官差进入钟府,却不为送钱,不知所为何事。”

凌天殷听到这里,倏而一声冷笑。

这还有什么不清楚的?

“他能去干什么,自然是自以为诺儿篡权,前去给钟家通风报信了!”

所以,才有了方才,皇后抓人来,想要给顾诺儿泼脏水的事!

却万万没想到,风水轮流转,今日,就该她钟皇后倒霉!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偷鸡不成蚀把米啊。

禁卫军补充道:“钟大人也等在门外,想要亲自向皇上解释。”

凌天殷呵笑:“是解释还是狡辩?朕今日听到的事,不管是钟氏还是他们钟家,都足够多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