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5章 天黑之前,把酒送回去

胡腻坐在桌子上,一副过来人的模样点评。

“经过我的观察,狼大哥,你这个行为叫吃醋。”

夜司明拧眉:“吃醋?”

胡腻点头:“是啊,因为喜欢,所以为爱发疯,就叫吃醋行为。”

“简单来说,就是看不惯喜欢的姑娘被别的异性接触。”

夜司明淡淡沉吟:“听起来像有病。”

胡腻表示赞同:“也差不多吧,爱情总是让人头脑不清不楚的,何况你一只狼呢?”

夜司明沉默了。

是这样吗?

似乎是。

那么,他现在为了顾诺儿生病了?

“怎么解决?”他沉声问。

胡腻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

“解决?哈哈!狼大哥,你别逗我了!”胡腻摆了摆爪子。

它细长的狐狸眼里透着精明和世故:“情之所起,一往而深。”

胡腻爪子一放一收,模仿施法的动作,眼睛眯起:“不仅解决不了,还会随着鱼姐姐长大,越来越严重!”

“除非,有一天你不喜欢她了,不喜欢自然就不在乎,也不会吃醋。”

夜司明长眉下的一双淡眸,陷入了沉思。

所以,按照胡腻的说法,他一定是喜欢上了顾诺儿。

为了她得了一种叫吃醋的病。

而且解决不了。

胡腻眯眯眼,带着坏笑凑近夜司明:“你会不喜欢鱼姐姐吗,狼大哥?”

夜司明下意识就要回答不会。

但他张唇之际,下颌线又紧了紧。

少年的冷目盯着眼前的红毛狐狸。

胡腻被他这种捕猎一样的危险神情,看的不由得浑身打了个寒颤。

它躲到一个酒坛后面,探出半个脑袋:“狼大哥,我可是帮你解决了这么高深的问题,你不能还想宰了我吧?”

夜司明冷嗤一声。

他昂起眉眼,阳光下,整个人都透着桀骜和睥睨,光芒镀上他的眼轮,少年闪闪生辉。

“与顾诺儿还要在一起千百年的时间,足够我弄清楚喜欢到底是什么。”

“但是话说回来,你从哪里弄来这么多的酒坛?”

提到这个,胡腻便有些得意。

它拍了拍身上的毛发,骄傲地说:“从厨房拿的!”

夜司明冷笑:“是偷吧?”

胡腻大声反驳:“厨房里又没人,我想问问可不可以拿走,也没有机会啊!”

“所以临走前我喊了一声,也算交待了,才把酒拿走的,怎么能算是偷呢?”

夜司明掸了掸衣袖,转身离开。

临走前丢下一句冷漠的话。

“顾诺儿很在意这里的人,你不要闹出乱子惹她难做,否则我照样剥了你的皮。”

“天黑之前,把酒送回去。”

胡腻盯着他的背影,差点气的仰倒过去。

这个白眼狼啊!

刚刚才帮了他,现在又这样强狐所难。

酒早就被它喝光了,还怎么送回去?

胡腻眼睛一转,忽然想到了办法,贼兮兮地笑了。

第二天,以御膳房为小范围,传开了一则秘辛。

说是宫里有鬼作祟,喝了五坛烧刀子,还把水灌进去冒充酒!

因着抓不到人,最后禁卫军们只能作罢。

宫里的人将这件事当成悬案。

只是这件事后,御膳房加强了看管,倒是再也没有酒丢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