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5章 小东西蹭了蹭他

凌轻歌捂着肿痛的面颊,眼中垂着黯淡。

云麟洲走过她身旁,不由得脚步一顿。

他面色平静,说道:“按照我们的血缘关系,我应该叫你一声四妹。”

“我虽然从来不想多管闲事,你怎么样也和我没关系,但如今在宫中,我们与母后是同一条船上的蚂蚱。”

“所以,我还是好心提醒你一下,你从宫外带进来的那个人,身份可不只是富商那么简单。”

“要想知道他是谁,你亲自去问他吧。”

说罢,云麟洲脚步从容离去。

凌轻歌怔怔地望着,眼里浮起疑惑。

他们都走了以后,谅生来到她身边,第一时间就掏出了自己随身的巾帕。

“先擦一擦,疼么?”他声音如清泉撞石一般动听。

凌轻歌转眸,望着近在咫尺的谅生。

他身上还残存着一股异香。

那双蓝眸,极其冷冽耀眼,即便不笑,也给人感觉含着淡淡温情。

可是,凌轻歌却忽然觉得有些困惑。

谅生真的像他描述的那样简单吗?

一个普通的商人,怎么会有那样精准的暗器手法。

凌轻歌又想到,每次说到入宫的时候,谅生都会表现出非同一般的兴趣。

谅生以为她被皇后打了,正伤心发怔。

于是,便体贴地用手帕,替她擦拭人中的血迹。

但凌轻歌却忽然问道:“谅生,你真的是西域来的商贾吗,你……有没有事瞒着我?”

谅生的手忽然顿住了。

……

另外一边,宫道上,阳光铺洒。

夜司明背着顾诺儿,正迈着长腿,往清河殿走。

小家伙刚刚缠了他好一会,才成功地爬上他的后背。

她撒娇耍赖,都要让他背着她。

这会儿,顾诺儿的小下巴抵在夜司明的肩头上。

她靠近的时候,身上的甜香传来,夜司明指尖微微兜紧了她的两个小腿。

顾诺儿长长的睫毛扑扇,她乖乖地打量夜司明。

什么话都不说,只是看着他。

反倒是让夜司明有些不自在。

他故作冷淡询问:“你看什么?”

顾诺儿笑眯眯地:“我在想,司明哥哥为什么生我的气呀。”

夜司明愣了愣,长眉下的一双点漆冷眸,透出一抹深沉。

他薄唇轻启:“没生气。”

顾诺儿两只小手搂着他的脖子,防止自己滑下去。

听到夜司明这么说,她就抬起粉嫩的指尖,戳了戳夜司明的脸颊。

“骗人的狼狼是坏狼。你明明就生气了,因为,你不让我牵你的手!”

夜司明心中的阴霾,被她这句话驱散大半。

少年不由得嗤笑,挑起眉宇:“这就是生气了吗?”

顾诺儿连连点头。

她拿小脸贴着夜司明的脖子,少年被她毛绒绒的发梢,挠出几分低沉的笑意。

“顾诺儿,别闹了。”

小家伙却锲而不舍地拿脸蛋蹭了蹭他的脖颈。

这让夜司明的心中,仿佛有烟花平地而起,炸响怦然。

同时,也点亮了他幽深乌冷的双目。

她,蹭他?

顾诺儿软糯的声音传来:“司明哥哥,我们不是最亲密的人吗,为什么你生气了都不告诉我原因。”

“你要是这样,我就不跟你好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