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5章 诺儿没带钱

凌轻歌被顾诺儿娇俏狡黠的神态逗笑。

忍不住捂唇噗嗤一声。

钟絮月气的肺都要炸了。

“你怎么敢这么不尊敬我!”

顾诺儿眨着水灵灵的眼睛:“我敬天敬地敬父母,你算哪根小苗苗,我敬你干什么!”

钟絮月咬牙切齿:“难道你抢人东西就对了?”

顾诺儿更是神情无辜道:“蓝色胭脂是满堂彩东家直接送给我的。”

“我一没说要,二没想抢,就是经过那里,东家就说我有缘,非要送我,你说你气不气?”

钟絮月拳头捏紧,指甲嵌入掌心。

看着顾诺儿娇俏的面容上,那淡然天真的神情。

钟絮月说不过她,凌轻歌在前,打又打不了。

真是让人生气!

这时,钟絮月身后的一名闺秀,忽然柔柔弱弱开口。

“其实,四公主殿下,絮月也是为你好才贸然出头的。”

“她刚刚听到这位姑娘让你押最为病弱的那只兔子,一时着急罢了。”

“说到底,都是害怕你被骗呀,那病兔已经跑了三轮了,一次没赢过。”

“这个时候还劝你押病兔的人,肯定是不怀好意。”

顾诺儿抬起长睫,水眸乌光潋滟。

呀,她们换套路了。

凌轻歌闻言,也只是犹豫地说道:“我有自己的判断能力,押哪只兔子,自然有自己的考量。”

“这个小妹妹年幼,兴许只是说一说,没有那种坏心思。”

“你们若真是为了我,就该心平气和一些,今日来参加母后生辰的都是贵客,打起来可不好看。”

钟絮月听言,心里不屑地冷哼。

四公主不就是袒护对方吗?

说的那么好听。

顾诺儿望着钟絮月的神情。

她看起来很不服气呀。

小家伙粉嫩的脸蛋上,浮现起一抹关爱智障的微笑。

本诺宝,专治不服!

“你们口口声声说病兔不会再赢,那敢不敢跟我赌一场?”

“要是我赢了,你们就要给我和四公主道歉!”顾诺儿昂起粉白小脸蛋,掷地有声。

钟絮月拧眉:“我有何不敢!”

说罢,她打量了几眼顾诺儿。

有头有脸的闺秀,谁身边不带个丫鬟跟随?

听苏桑说,那天在满堂彩门口,这个小姑娘身边也没有半个随从。

恐怕,是哪个穷困潦倒的世家,故意送她来结交人脉的吧!

钟絮月想到这里,难免嘲笑道:“不过,押注一轮最低二十两起步,不是我小瞧你,你有钱吗?”

顾诺儿顿时眨了眨眼。

小家伙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腰间。

啊哦,没带荷包。

何况不管什么时候出门,都是司明哥哥带着钱,还牵着她。

她从来没操心过银子的事。

钟絮月见顾诺儿一脸无辜发怔,不由得讥笑道:“没钱?没钱还夸下海口,你凭什么跟我下赌注!”

凌轻歌对眼前这个穿湖蓝裙子的小家伙很有好感。

觉得她长得白白嫩嫩,小脸娇俏灵动,思绪还很敏捷,十分讨人喜欢。

凌轻歌正想拿出二十两给顾诺儿,让她去玩一玩。

就算输了也不要紧,人生重要的是参与,输赢已经不重要了。

就在这时,一道清丽的女声传来:“她的钱,我来提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