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9章 夜司明吃醋郁闷了

夜司明见云麟洲走了,冷峻的眉宇间,才浮出一抹困惑的不悦。

他慢慢地摸上腰间的佩剑。

夜诺是他十分珍惜的宝物。

他以为小东西是专门为了送给他的。

原来,是云麟洲没得到,才给了他吗?

不知为何,想到这种可能,夜司明便不由自主地心头一窒。

那种感觉,比走火入魔的时候还要痛彻。

就好像有人将他一颗心,毫无着落地放在火上炙烤。

陆妃牵着顾诺儿和凌深从殿内走出来。

凌深还在跟顾诺儿道:“夜大哥哥干什么去啦,为什么这么久都没回来。”

他话音一落,几人便留意到,夜司明正站在廊下。

顾诺儿声音清甜地呼唤:“司明哥哥!”

夜司明的神色泛着淡淡的冷意和复杂。

他薄唇几度抿了抿。

望着小家伙纯真娇嫩的容颜,他想问的话,竟说不出口。

他该怪她吗?

舍不得。

顾诺儿做错了吗?

没有,顾诺儿不会错。

夜司明的一些疑问,在还没有问出口的时候,心里的那个声音就回答了。

顾诺儿水灵灵的眼眸,看着夜司明愣在原地。

她不由得上前,想要拉住他的手:“司明哥哥,你怎么……”

谁知她话都没说完。

夜司明骤然触电似的退了半步。

别说顾诺儿了,就连陆妃和凌深都是一愣。

顾诺儿大大的乌眸里,顿时萦绕起更深的困惑,和一丝淡淡的委屈。

陆妃关怀地询问:“侯爷是不舒服吗?要不要先在殿里休息一会?”

夜司明沉眸片刻,摇了摇头:“不必。”

即便心里现在有团火在烧一样。

他也要克制。

不能因为一时伤心,就离开顾诺儿身侧。

想到这里,夜司明忽然怔住了。

他刚刚竟觉得自己是伤心?

这就是伤心的感觉么?

顾诺儿看着夜司明,白嫩的小脸上满是担忧。

她不敢再伸出小手去牵着夜司明。

陆妃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她连忙打圆场道:“走吧,时候不早,去迟了便不好了。”

说着,四人一起离开清河殿。

但是夜司明,始终跟在顾诺儿身后一步。

哪怕小家伙几次停下来等他。

他也下意识地停在了她身后。

顾诺儿秋水熠熠的眼眸中,多了一丝楚楚可怜。

司明哥哥怎么不跟她牵手了呀!

待四人到了皇后办生辰宴的御花园。

这里已经来了不少人。

皇后的生辰,大多邀请的都是一些名门的后裔。

所以年轻的小姐和公子居多。

他们三三两两地站在一起,言语谈笑,好不快乐。

陆妃和凌深刚出现,就被别的妃子团团围住说话了。

凌平从皇子堆里抬头,看见顾诺儿和夜司明,顿时笑着挤开人群,朝他们走来。

“我刚刚还在想,夜大哥和诺儿妹妹什么时候来。”

“夜大哥,我那边有几个朋友,听说了你的身手高超,想跟你学两招,你看……”

夜司明都没听他说完,直接冷声打断:“没兴趣。”

凌平的笑意一僵。

夜大哥今日是怎么了……

若说平时是淡淡的慵懒和不耐烦。

但眼下,简直就是冻死人的冷冽啊!

这是谁招惹他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