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0章 刚刚她怎么没发现呢?

凌天殷担心的目光看向陆妃。

他走到她身边:“香附,倒是你,没事吧?”

陆妃摇了摇头:“只是这群孩子吓坏了。”

其中一个小男孩,抱着陆妃的手不放。

小脸神情委屈:“我害怕,求求你们送我回家。”

陆妃安抚地给他擦去眼泪:“等会就把你们都送回你们爹娘身边,别怕。”

许是她的温柔,和本身就身为母亲的慈爱,让小男孩放松不少。

周围的孩子们都只跟着她。

那些大臣们也匆匆赶到。

他们绝不会错过抓陆妃错处的好机会。

生怕来的慢了,没看见陆妃犯下的过错,让她躲了过去。

凌天殷斜睨他们:“方才是谁说陆妃不敬先祖,驾车跑了的?”

“睁大你们的狗眼好好看看,她是来解救这些险些被拐走的孩子。”

大臣们瞧见了这一幕,顿时彼此对视一眼。

都从对方的目光里,看出了几分难以置信。

真就这么巧吗?

“陛下,”其中一个地位最高的老臣,不由得站出来表达反驳:“陆妃娘娘是从何知道,这里有孩子被拐卖的?”

他问出了其余大臣们心里的疑惑。

有人见这位资历最高的臣子,都站出来表达怀疑。

那他们更没有什么好畏惧。

便立即有个年轻的官员出列,拱手质疑:“何况,又能将时辰掐算的如此准确。”

“前脚刚祭祖结束,后脚就驱车来到了此处,解救孩子们。”

“这……陛下,请恕微臣不敬,此事疑点重重,是否有可能,是陆妃娘娘与这几人串通好,为了邀功,故意出此下策呢?”

毕竟,谁都没法解释。

为什么陆妃突然驾着马车离去了。

顾诺儿早就料到有人会这么说,她小嘴一张,刚想帮忙解释。

谁知,就见陆妃朝凌天殷盈盈一拜。

“方才,臣妾正在马车内哄深儿睡觉,但马匹突然受惊,朝前横冲直撞。”

“好在有永夜侯和公主陪同,若不是他们及时出手,帮忙制服,臣妾和深儿,恐怕就要命丧当场。”

说着,陆妃从袖子里拿出一方包起来的手帕。

她打开帕子,里头赫然躺着一根短细的银针。

顾诺儿睁圆了水眸,目光闪过一丝疑惑。

咦?

这个是什么?刚刚她怎么没发现呢?

陆妃却神色平淡地和凌天殷说:“这是方才,臣妾在拴着马脖的缰绳上所找到的。”

“可想而知,倘若马儿只要不慎动了动,被扎入皮肉,疼痛感当然会使得它癫狂。”

凌天殷面色凝重,盯着一群默不作声的臣子。

大太监第一时间跪下来,冷汗津津:“请陛下降罪!”

“是奴才没有检查到位,险些致娘娘和殿下于危难之中,奴才恳请陛下重罚!”

但,陆妃静静地说:“这件事,和公公其实没什么关系。”

“毕竟我们从出发到抵达皇陵,这根针都没有出现。”

“真正有问题的时候,便在本宫与皇上在祠殿中,听经诵佛时,有人动了手。”

“若想查出来也容易,只需要问问当时守在附近的禁卫军,是谁偷偷离开祠殿,便能知晓。”

陆妃乌黑的目光看向在场的一个大臣。

“鲁大人,你说本宫说的对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