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7章 诺儿很喜欢永夜侯么?

宴会很快结束。

若是往常,钟皇后必定会陪着凌天殷直到宴会散场。

但还不等凌天殷走,她便找了个不胜酒力的理由,被宫人扶着先行离开了宴会。

凌天殷只古怪地看了她两眼。

便去牵住了陆妃的手。

陆妃却连忙抽开了指尖,她声音略低地说:“陛下,这里还有别的臣子,让人看见不好。”

凌天殷却笑了笑:“你就是顾虑太多。”

陆妃抿唇,眼神更为黯淡,一时间没说话。

顾诺儿在一旁听见,小手不由得拍住自己的脑门。

小家伙微微闭眼。

整个小脸蛋,写满了对凌天殷发言的无语!

对着自己深爱的女人,哪能说这种话嘛!

陆妃不想让别人看见皇帝牵着她,还不是为了凌天殷的名声着想。

这个时候,凌天殷应该说:不管旁人怎么说,朕都只在乎你一个。

顾诺儿无奈地摇了摇小脑瓜。

就冲这点,皇帝凌又输给她爹爹一次!

夜司明低头见小家伙又是摇头又是拍小脑门的。

他拽住她的手腕,将小人儿的手紧紧牵着,先行离开宴会。

“别为旁人的事操心了,今晚你吃的不少,我陪你多走走。”

夜司明声音冷冽,透着不容拒绝的强势。

顾诺儿顿时仰起可怜兮兮的水眸。

“我还想再吃两个沾糖山楂干呢!”

夜司明拧眉。

他怕她吃得多,到时候不舒服。

但小家伙眼巴巴地望着他。

夜司明终是松口道:“那不许吃多,就一点。”

顾诺儿连忙高兴地软声答应。

她蹦蹦跳跳地,被夜司明牵着离去。

云麟洲站在他们身后,被宫人簇拥。

但他的眼神,一直紧紧追随着顾诺儿。

云麟洲甚至注意到了,夜司明腰间别着的一把断剑。

因着这样的发现,他眼眸微冷。

这把断剑,是诺儿的珍视之物。

先前还在大齐的古董市场,他就想买下来。

可惜诺儿不愿意给他,说是他不以真面目示人,不够坦诚。

云麟洲没想到,这把断剑,竟然转而被送到了夜司明手中。

诺儿很喜欢永夜侯么?

云麟洲冷冷地站在原地,思考着这个问题。

直到身旁的大太监,低声提醒:“太子殿下,皇后娘娘方才离去的时候,好似有些不舒服。”

“您一会可要去中宫探望皇后娘娘?”

云麟洲收回了心思,他的眉眼长得温和俊秀。

但偏偏神情透着疏远。

“今天时辰已晚,再去叨扰母后恐怕不合时宜。”

“改日再说吧。”

说完,他甩袖,径直朝东宫回去。

宫人们听了他的话,都知道太子和皇后不亲。

但没有人敢置喙。

生怕触了这位太子殿下的霉头。

与此同时,皇后宫中。

“快,快去传本宫的心腹太医来!”

钟皇后一头冷汗地躺在床榻上。

额头不停渗出汗丝,浸湿了她的发,使得黑发像水藻一般,贴在两颊边。

更显出她这会儿面色趋于惨白。

钟皇后紧紧皱着眉头,一脸痛苦地拧紧眉头。

宫女很快就将她的心腹太医请了过来。

“快给我们娘娘把脉开药,她难受的很!”宫女急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