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5章 钟皇后自食恶果

宫女面色闪过一丝尴尬。

她忙道:“敬酒的话,是皇后娘娘喝,瑶光公主,这可是天大的荣耀。”

顾诺儿眨着水眸,有些好奇:“咦?可是在我们大齐,所谓敬酒,都是我敬她我来喝呀。”

宫女一怔。

原来是习俗不同?

但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将酒给皇后!

宫女缓和一笑:“公主,这个并不影响,相信只要您愿意去敬酒,皇后娘娘也会很高兴的。”

顾诺儿却噘嘴:“我们那边没有这样的规矩,我不去。”

皇后在她心里,就是个坏蛋。

派人来给深儿弟弟喂药,她不喜欢。

宫女还想再劝,夜司明却已经不满。

少年眉眼陡然生出几分凌厉:“她说她不要,你没听到么?”

“还站在这里,是想我把你扔回去?”

宫女面色一变。

她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毫无顾忌的这么说话!

陆妃见状,也不由得催赶宫女离去。

“瑶光公主还小,还没适应西黎,你去跟皇后娘娘说一声罢,这种事不好强求,来者是客。”

宫女抿唇,心里再多不愿,也说不得什么。

只好悻悻地福了福身,转而离去。

顾诺儿哼了一声:“皇后身边的宫人,可真怪呀!”

钟皇后本以为,顾诺儿只是年纪小有些娇纵。

说两句好话总会来她面前的。

谁知宫女将经过完整地告诉她。

钟皇后当即拧眉:“竟如此傲气?”

她已经给了面子,这个瑶光还拒绝地那么直接!

“岂有此理。”皇后不满地切齿。

凌天殷就坐在她旁边不远处,看见宫女一脸严肃地站在皇后身边。

两人不断窃窃私语。

他不由得皱眉看去,问道:“有什么事?”

钟皇后忙道:“没什么事皇上,臣妾方才不过是想叫瑶光公主上前来聊聊,但她好似不愿意。”

凌天殷扭头,瞧见下头的顾诺儿正吃的小嘴油亮。

她高兴地和身旁的夜司明说着什么。

凌深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听他们说话,时不时自己也发表两句小孩儿家的感言。

逗得陆妃连连轻笑。

凌天殷不由得眉头一松。

他似有深意地和皇后道:“顾诺儿虽然是顾熠寒的女儿,但朕若是跟一个小孩子过不去,传出去只怕贻笑大方!”

“你往后也别插手清河殿的事,朕对顾诺儿自有考量,不需要你给她难堪。”

钟皇后面色有些难看。

凌天殷话说的有失偏颇!

什么叫和小孩儿过不去,他下令将她绑来,不就是为了针对顾熠寒吗?

现在因为陆妃,才改了主意,话还说的冠冕堂皇。

钟皇后心里虽不服气,但面上还装作体贴大方:“臣妾知道了。”

凌天殷拿起面前的酒杯,对皇后平淡道:“操办宴会辛苦你了,你与朕喝一杯。”

钟皇后神情一僵。

因为她桌上没有别的酒,唯有刚刚让宫女端给顾诺儿的那一杯!

见皇后一动不动。

凌天殷皱眉:“怎么了,端杯啊。”

钟皇后支支吾吾:“皇上,那个.....”

她身边的宫女急忙道:“娘娘肯定是喝不惯这个,奴婢这就去换一杯!”

宫女刚转身,身后就传来凌天殷森冷地一声::“站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