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公主教训的是

顾诺儿趴在顾熠寒怀中,长睫扑扇,水润的眼眸看了看周围的人。

书上说,狡兔三窟。

这些坏坏都有一肚子坏水,万一爹爹的暗卫,不能全部将他们的把柄找出来怎么办?

小家伙机灵的眼眸转了转,当即掀开兜帽上的纱。

看着跪在眼前的刑部尚书,糯糯说:“尚书伯伯,我觉得,你还是提前交待了叭,

毕竟你替季坏蛋隐瞒也没有什么用,事已至此,要是我爹爹搜出来了,你再想坦白就晚啦!”

刑部尚书浑身一震,抬起头来,看了看皇上的表情。

顾熠寒垂眸时,更显君王威严,让人望而生畏!

他那眼神凉飕飕的,就感觉,好像一柄宝刀已经架到了自己的脖子上!

刑部尚书眼一闭:“公主教训的是,臣,有秉启奏!”

他看向顾熠寒:“皇上,季永望三番四次向臣贿赂银两,臣一时不察,掉进他的圈套!

收受贿赂后,季永望拿收钱的事威胁臣,前后找臣希望给他安排一官半职,臣迫于危难……”

刑部尚书几句话,将自己的责任撇的干干净净。

不是他想贪,都是这个季永望要送钱!还胁迫他!

季姿本守在季永望身边哭,闻言扭头,杏目圆瞪眼泪涟涟:“盛伯伯,你怎能这样信口雌黄?

我爹给你不少银子,才谋来芝麻大小的官位,面对皇上,你怎么只字不提,你主动向我爹要了多少钱!”

“放肆!”刑部尚书斥责:“我向皇上禀奏,有你何事?你爹若是醒着,肯定都自感无颜面对皇上!”

说罢,他转过头来,又对着顾熠寒道:“皇上,臣所说句句属实,这季永望心思更加恶毒。

他为了聚众取乐,想出一个丧尽天良的主意。如今外头有一些姑娘无家可归、穷困潦倒,

他就以骗对方来家中做奴仆的名义,将对方禁锢在地窖里,动辄打骂!招待宾客时,就将她们牵出来,

当成活靶子拿钝箭射着取乐!在场的大部分人,都曾被他邀请参与!这人心思狠毒,比鬼还恶劣!”

季姿听了,嚎哭不断:“爹,你快醒醒吧,这个盛淳大人根本不是好东西,不仅倒打一耙,还将所有错事都归结给你了!”

顾熠寒听到这里,表情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他摸着自家女儿的软发,挑眉问:“就这些,全交待完了?”

刑部尚书深深叩首:“尽数坦白了,请皇上开恩,臣再也不敢了!”

此时,那些去搜查的暗卫们去而又返,查出来的事物,果真跟刑部尚书所说一致。

顾熠寒抱着顾诺儿站起身,冷声道:“季永望罪大恶极,立即打入大牢,择日问斩。

至于盛淳,你私收贿赂包庇他伤害百姓,更加罪无可恕,今日起罢免官职,一连九族,全部流放!”

说完,刑部尚书一怔,顿时哭嚎求饶起来。

顾熠寒听也不听,抱着顾诺儿就往外走。

临到门口,他想起什么,回头看着瑟瑟发抖的宾客,他晃了晃手中的名册:“在座的各位,都要小心点,

朕已经将你们的名字都记下来了,说不准哪一天朕又心血来潮,抱着女儿进了你家,你还不知道。老老实实做人,踏踏实实办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