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这下可被季家害惨了!

刑部尚书一愣。

他没想到,这个男人到了现在这个时候,还能冷静如斯。

更没想到,他的这样一句反问,竟让自己觉得更加熟稔。

刑部尚书定睛看了看男人,又看了看他怀中的女童。

这个男人抱着孩子的姿势,怎么那么像……

刑部尚书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他女儿却不满父亲的迟疑,冲到他身旁,指着顾诺儿大骂:“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将这大骗子和小骗子抓起来!”

季永望跟着附和:“上我们家来闹事,还假扮当朝官员,罪加一等!”

反正不能让他们搜府!

就在这时,顾熠寒修长的指尖按住兜帽,随后一掀。

待纱帽飘然落地的时候,刑部尚书总算从疑惑中回过神来,瞪大了双目,睁大了嘴。

他膝盖一软,噗通一声跪下:“皇……皇上!”

皇上?!

众人皆是大吃一惊,纷纷看向面前的男人。

他怀抱女儿,不减凌厉风姿,眉眼凝着杀伐,薄唇挑出一个嗤笑的弧度。

刑部尚书是这群人里最大的官,剩下的来宾基本都是大大小小的商贾。

眼看着刑部尚书跪了下去,众人也急忙跟着伏地。

季永望几乎是跌坐在地,面无血色。

顾熠寒抱着顾诺儿走到刑部尚书面前,他居高临下,冷笑开口:“盛淳,朕一时心血来潮,隐瞒身份来参加季府的宴会,

没想到,你还真是送了朕一份惊喜啊?!”

刑部尚书已经身子颤若筛糠,大滴冷汗从鼻尖坠落。

“皇上!臣不敢!”

顾熠寒抬起黑靴,踩住他的肩,低头森笑:“不敢?你女儿方才指着朕和诺宝,可是大骂我们是小骗子和大骗子啊,盛卿家?”

他话音刚落,就猛地一脚送力,将刑部尚书踢的翻了个跟头。

刑部尚书连疼都不敢喊,即便摔的眼冒金星,还是要继续爬起来,朝着顾熠寒的方向不停磕头求饶。

顾诺儿出声软糯:“爹爹!别忘记正事啦!这个季坏坏,纵容他儿子伤人,还在府中的地窖里,

关着一些无家可归的小姐姐,把他们当成箭靶,无聊的时候射死取乐。”

顾熠寒侧眸,看着瘫软在地上的季永望。

他挑唇笑了笑:“有一个算一个,今日,他们都跑不掉。”

皇上刚说完话,季永望就受不住这样的刺激,眼睛一翻晕了过去。

顾熠寒不管不顾,抱着顾诺儿坐在了石凳边。

他轻轻击掌,只见原本还看不出端倪的四周屋顶,突然接二连三地跳下来好些个暗卫!

季永望有钱,更怕被偷盗,所以府邸中的防卫很是严密。

然而即便如此,竟然都能被皇帝的暗卫,不知不觉中潜伏进来。

这该是何等的恐怖?!

和皇上撞上,那不就是以卵击石,死定了!

顾熠寒懒洋洋地对暗卫吩咐:“彻查季府,有什么可疑的,都来禀奏给朕听;

还有今日参宴的所有人,名字全部挨个登记下来。朕要好好看看,这里到底有多少包藏祸心的东西。”

“是!”

周围的来宾顿时心中颤颤,这下可被季家害惨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