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9章 这个灯笼是她的!

天色微微亮,京城里朝阳初升,百姓们如常出摊营生。

瑶光小公主顾诺儿被带走的事,顾熠寒将消息封锁了下来。

一时间,大家都不知道小公主远走西黎。

今日国学府没有课,江萧然起了个早。

他本是去白毅府上找夜司明。

却被白毅告知:“司明进宫陪公主去了。”

江萧然只好悻悻离去。

他骑着马,悠哉地经过街市,摇头晃脑地感叹。

“公主才多大,司明就追在身后,等公主长大,要注意男女大防了,司明岂不是要伤心?”

越说,他越能想象到夜司明到时的表情。

不由得啧啧摇头。

这时,一股飘香的糕点味,直接窜入他的鼻尖。

江萧然扭头一瞧。

四季糖铺刚开张,就有不少人排队等着买糕点了。

江萧然心下思索。

他好久没来这里回灯笼信了,也不知道对方有没有等急?

江萧然将马拴在门口,撩袍跨步,走进殿内。

齐景生听见脚步声,飞快跑来,他侧耳微笑:“这位公子,若是买糕点,得去外头排队,若是来取灯笼信,将令牌给我,我替您取来。”

江萧然拿出牌子:“有劳了。”

“哪里哪里。”齐景生接过令牌,用指腹一摸,忽然怔了怔。

他反复确认:“公子,这是您自己的灯笼信吗?”

“是啊,怎么了?”江萧然疑惑。

“哦……没事,我只是做最后的确认,请您稍等。”

齐景生说罢,转身去摆满灯笼的架子旁摸索。

不多时,齐景生将灯笼信取来。

之前,他十分苦恼惹怒了谢饮香,不知跟谁诉说,就将烦恼寄托在了灯笼信上。

他在信中询问对方,知不知道怎么和喜欢的姑娘道歉。

江萧然仔细一看,对方娟秀的字体,写着劝他将真心告知。

字的末尾,是有缘再会。

江萧然看灯笼上,也确实没什么地方再能写东西了。

他和谢饮香的问题,到如今还是没解决。

江萧然叹了口气,便问齐景生:“我花多少钱能将灯笼带走?”

齐景生忙道:“小东家立下的规矩,是不用花钱,也能带走灯笼,不过,小的得做个登记。”

“公子,留下个姓氏便好。”

“姓江。”

齐景生拿笔记下。

他笑着说:“公子,一个灯笼结一段缘分,感谢您对小店的支持,请您吃一碟糕点,请坐在这里慢慢品尝。”

齐景生打算自掏腰包,请江萧然坐下来享用糕点。

他转身去了后厨。

江萧然坐在凳子上,挑眉感慨:“不愧是公主的店,真是周到。”

他拿起桌子上的灯笼,从他们刚开始通信的那一句开始看起。

此时,谢饮香走进糖铺。

一旁店小二迎来:“谢姑娘来了。”

谢饮香含笑:“景生弟弟在吗?”

“在,方才刚去后厨,谢姑娘等待片刻,我替您去叫他。”

谢饮香忙道:“不必麻烦了,我是来取灯笼的。想看看……那位公子可有将灯笼拿走。”

店小二笑说:“那您稍坐一会,等景生来取。”

谢饮香颔首道谢,正想找位置时,却一扭脸,瞧见坐在不远处的江萧然。

只见他锦衣玉冠,眉眼风流倜傥,手里拿着一个灯笼,正仔细端看。

谢饮香渐渐瞪圆了杏眼。

那个灯笼……是她的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