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0章 宣王这些棋子,就弃了吧

与此同时,京城外,有一辆普通的马车驶出了城门。

马车后,跟着六名骑马的护卫。

车轱辘踏破月色,让夜更为深邃。

马车上悬挂着一个细小的灯笼,散着微弱的暖光,吸引来了夏夜的虫萤。

直到驶出了一段距离,云麟洲才开口:“歇一会吧。”

跟随在马车旁的暗卫连忙叫停。

众人原地整顿。

暗卫进了马车里,向云麟洲汇报情况。

“探子传信来了,魏沧他们带着瑶光公主已经快走出京畿范围。”

“听说公主很是顺从,也没有与他们起冲突,大家相安无事。”

“若无意外,恐怕马不停蹄地行驶半月,就能抵达西黎国的边疆之城。”

云麟洲长指握杯,低头品茶,良久才勾起一抹淡笑。

“诺儿性格好,与谁都能相处得来。”

不过,最重要的是,她没受伤。

云麟洲心中总算放心下来。

他与顾诺儿终于能在西黎国见面。

到时,他一定将自己隐瞒的一切,都跟她坦白。

“对了,”云麟洲的脸色忽然肃了肃:“我让你悄然送到御前的那封信,你送了吗?”

暗卫垂首:“送了,相信明早,皇上就能看见。”

这时,一个护卫策马过来。

他们六个人,都是魏沧留下来,护送宣王一家离去的。

可是这位西黎国的嫡出皇子,竟然让他们带着自己先行出发。

护卫想着魏沧的命令,前来询问:“皇子殿下,我等还要奉命,去接应宣王等人,可否……”

他还没说完,云麟洲就飞快打断了护卫。

云麟洲修长的手指挑开帷帘,露出一张极其清俊儒雅的脸。

可惜,他的神情,称得上阴冷,眼神也极其翳暗。

“你们的任务,除了带走瑶光公主,剩下的,不就是将我带回西黎?”他冷声问。

护卫垂首称是。

云麟洲微微仰首,目色高深:“所以,宣王等人,跟不跟来并不要紧。”

“他们即便是死,也已与我们无关了,带着累赘,反而易出意外。”

说着,他意味不明地笑了笑。

“而本殿下急于见父皇和母后,与家人重逢,宣王这些棋子,就弃了吧。”

护卫听得暗自心惊,为难地开口:“可是……”

“没有可是。”云麟洲极其果断强硬。

他清俊的眉梢,扬起刀锋一样的寒。

“皇帝不在的时候,你们只用听我的号令。”

云麟洲将帷帘一放,冷硬吩咐:“出发。”

他要比顾诺儿更早一步到西黎国。

这样,他就能先准备好一切,再去迎接她。

护卫犹豫再三,想到云麟洲是皇后的嫡出长子,只能顺从。

马车载着冰冷的月色,远离京城。

当夜,顾熠寒却先收到了夜司明的一封信。

御书房内,灯火通明。

乔贵妃显然是哭过,这会儿眼眶红红,坐在一旁。

她紧张地看着顾熠寒皱眉看信。

不由得启唇追问:“怎么样?永夜侯找到诺儿了吗?”

顾熠寒将信来回看了两三遍,才回答:“找到了。”

乔贵妃面色一喜:“什么时候回来?”

“他们暂时不回来了,诺儿要去西黎国玩一趟。”

“什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