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楔子

“还有五分钟……”

邹雯雯把脑袋埋在课桌底下,她的目光一直注视着自己左手上戴着的那只手表,期盼着表盘上的分针能移动快点。她的右手搭在桌面上铺开的练习册上,由于太过紧张手心不断冒出的汗滴湿了练习册。

邹雯雯瞄了一眼讲台上正低头批改试卷的女老师,又是一节周五下午的自习课。

邹雯雯拿出练习册装作写作业的样子,事实上她的心根本没往练习册那儿想过,整整一节课的时间她都在倒数计时下课,以及在心里反复练习自己下课后要对付老班的台词。

邹雯雯暗自庆幸自己因个子高而坐在教室的后排,面前又有一摞书本教材给挡着,女老师根本不会发觉到她。

其实不然,女老师早就发现到了邹雯雯的这种怪异的行为,至于女老师不点名的原因是她刚改完邹雯雯的那份卷子,她考的依旧很不错。

虽然女老师也很疑惑邹雯雯同学为什么会在课上出现这种从所未有的状况,但是她还是在心里不断安慰自己:一向上课状态很好的邹雯雯同学今天只是生病了,她不是在开小差……临近高考她不可能发生差错!

“叮铃铃”下课的钟声响了,所有的学生都起身伸了个懒腰,像是如释重负一般。女老师还在整理批改好的试卷,就只见邹雯雯似旋风一样跑出了教室。

“顾老师!”

“唉?这不是邹雯雯同学?你有事吗?”

邹雯雯奔下二楼,在二楼的楼梯口处堵住了刚为高二年级上完课的老班——顾老师。

“顾老师,我就想问一下我为什么会被您从保送至港城大学的名单上除了名?”淡定下来后邹雯雯鼓足勇气问道。

“邹雯雯同学,你也知道,我们班的保送名额是很宝贵的,我当然是择优录取。而邹雯雯同学你成绩的确很优异,但比你更优秀的大有人在。”

“顾老师你的这番话确实没错,但是顶替我的那位顾邦彦同学就是老师您口中所说的比我更优秀的人吗?”邹雯雯义正辞严地反驳老班,“顾邦彦同学既不是学习名列前茅,又不是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很好,他为什么能进您选择的保送名单?”

“邹雯雯同学!你给我住嘴!”顾老师赤着脸,心虚地环顾着四周路过的师生。

“还有,顾老师,您应该不可能不会知道吧!顾邦彦同学他今天又缺勤了!”

十年前,顾老师的那张气得铁青的脸一直留在邹雯雯的脑海里,让她永生难忘。

回忆起那天发生的事,邹雯雯想自己应该是个为数不多的傻瓜吧!高中三年师生一场,到了最后还把老班给得罪了。估计他退休之后,每每想起自己带过的学生时,应该不会对“邹雯雯”这个学生有什么好印象了!

想着,邹雯雯低头用手揉了揉枕在她双膝上熟睡的儿子的小脑袋。

“所以学姐,你承认你是个傻瓜了?”

戴着眼镜扎着双马尾的年轻女孩停下手中的笔,合上笔记本,叹气道:“最后你还是通过高考考上港城大学,那之前你又何必把你和你老班的关系弄得的那么僵?”

“学妹啊!那件事是真的很气人!当时我们那个班有四十多位同学,我的那个名额老班想给谁我都不生气、不与他计较,但他偏偏给了顾邦彦那种人!”邹雯雯眼中冒火,越说越来气。

“这有什么可生气的,你明明知道这其中的因果关系。”

学妹摘下眼镜看向邹雯雯问道:“对了,学姐,你进入社会之后还会这样吗?”

“哪样?”

学妹擦了擦眼镜镜片,绞尽脑汁地想出了一个较为贴切的成语来形容邹雯雯:“直言不讳!没错,学姐你到了这把年纪还是这样的直言不讳吗?”

邹雯雯想都没想就转头望向另一个拿着录音笔的时尚女生:“当然,我还是如从前那般直言不讳,要不然我怎么会当着顾邦彦未婚妻的面说他的坏话呢!”

“嗯?雅如姐,你从未告诉过我顾氏集团的大少爷是你的未婚夫?恭喜啊,你马上要嫁入豪门做少奶奶了!”学妹惊讶地看向了连雅如。

“学妹啊,你是做这一行的理应多看看新闻,我指的是娱乐版块。”

“这没什么好说的,只不过我要嫁的人比普通人有钱了那么一点点而已。”连雅如握紧手中的录音笔,用无所谓的语气说道。

邹雯雯又不禁脱口而出了一句:“像顾邦彦那种有钱有势但没品行的人我劝学妹你还是和他早分早好,以防你步学姐我的后尘。”

“放心,学姐。邦彦既不是你老公,而我也不像你那样愚蠢。”连雅如笑着答道,“我们俩私底下虽有些小摩擦,但不至于把这些破事告诉记者,从而上了新闻的头条,当然我指的也是娱乐版块。”

邹雯雯向她翻了个白眼:“我终于理解佳妮学生时代的痛苦了,你这个朋友不做也罢。”

“我也明白你为什么会和霍佳妮成为朋友了,因为性格都很臭。”连雅如微笑反击道。

多年前的邹雯雯是港城大学的高材生,而她的老公是个头脑简单的富二代,他能上港城大学还是他爸用钱帮他砸的。虽不知二人因何缘故而走在了一起,但这种学霸嫁入豪门的事例也不少,通常富人为的都是锦上添花。

邹雯雯大学毕业后工作了两三年就嫁给了她的老公,婚后为其生下一子,后面发生的事既很不幸,又很常见。

老公出轨了,可邹雯雯是那种甘愿忍气吞声的人吗?不,她不是那种人。他们二人最后一次同框是在娱乐新闻的头版头条上,照片的背景是法庭。

唯一能让邹雯雯感到一丝欣慰的事就是她的律师帮她在法庭上争取到了儿子的抚养权。邹雯雯的儿子只有三四岁大,非常可爱。

“妈妈,采访结束了吗?”觉睡饱了的儿子从邹雯雯的双膝上爬了起来,用糯米音甜甜地说道。

“早就结束了,baby。”连雅如摸了摸孩子如莲藕般细嫩的小胳膊。

“有件事我想要拜托给你们,就是你们在文稿中千万别提起我的那段破碎的婚姻。”邹雯雯放下脸来拜托道,“我和我儿子好不容易从那件事中走了出来。”

“学姐,你放一百二十个心。我们这次采访的主题是围绕着‘学霸’而展开的,内容讲的都是关于学生时代的那些事,不会牵扯到婚姻爱情这些话题的。”

有了眼镜学妹的这句话,邹雯雯的那颗忐忑的心终于能安稳下来了。

不过一旁的连雅如似乎对学妹刚才的承诺有些不满,她把录音笔揣进口袋里后就一直双手抱胸。

“雅如姐,你怎么了?”学妹察觉到了连雅如的异样,连忙问道,“我是不是哪点做的不对?如果是的话请雅如姐指教。”

“哦,不是……你做的很好。”

连雅如岔开话题搪塞二人:“我就是觉得学姐的记忆力很好,关于综上所述的回忆片段学姐都能具体到某一天。”

“对,那一天是二零零七年三月九日,星期五,第二学期刚开始。”

“学姐,你为什么会记的那么清楚?”眼镜学妹也很好奇。

“因为当时我奔下楼找老班时撞到了一位同学,发生了一些事故,耽搁了一会儿。”

邹雯雯闭上眼睛继续回忆那天发生的事。

“嘭”从楼梯上冲下来的少女撞上了正要上楼的高一男孩,但二人并未摔倒。

“学弟,对不起啊!”邹雯雯紧紧抱住楼梯的扶手,刚才她差一点就摔倒受伤了。

面对邹雯雯的道歉,学弟打破常规并未说“没关系”,而是问了一句:“请问今天多少号?”

“唉?”邹雯雯一听也愣了一会儿,想了想后回答,“今天是三月九日星期五。”

由于当时太匆忙,邹雯雯来不及想得太多。但当她今天再次想起那个男孩时,她不禁张大了嘴巴,恍然中想到了很多,也明白了很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