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第?1章 生死不相见
  • 都市玄婿
  • 油红小辣椒
  • 2010字
  • 2021-05-02 20:34:07

“我不死,你不许回来!”

病床上,已经病入膏肓的奶奶死死盯着我,几乎是低吼着说完这句话。

我眼眶红红的,心中委屈无比,却也知道这是眼下唯一的办法。

我叫吴铭,今天是我十八岁生日,但家里却没有任何庆生的意思。

只因为,每年我的生日,仿佛都是家人的受难日。

在我出生那年,原本已经金盆洗手的爷爷突遭横祸,生死不知下落不明。

三岁那年,我的母亲忽然之间疯疯癫癫,毫无征兆之下离家出走,至今杳无信讯。从那之后,爸爸也患上了一种奇怪的病症,症状逐年加重,最后不治身亡。

到现在,奶奶也是吊着一口气续命。

这一切都是因为我——身具极为罕见的天煞孤星命格,注定是六亲骨肉不得全,非大气运者不可破。

“小铭,你爷爷临终前说过,最好的法子就是将你送人,可你爸妈说什么也舍不得。”

一直到今天,奶奶才跟我说了实话:“可是孩子,眼下你已经过了十八岁,再留在家中,将会遭致天大的灾祸。”

“为什么?”

“奶奶也不知道,这是你爷爷当初吩咐下来的。”

奶奶叹着气:“小铭,咱们老吴家世代堪舆,执玄门风水之牛耳,但世事终有报,哪里是金盆洗手就能跳出因果的。”

“奶奶,那我去哪?”

“去北边,你爷爷当初已经安排好了。”奶奶悉心嘱咐着我:“孩子,这是为了你好,就连你爷爷当初都……”

“都什么?”我好奇追问。

“没什么,小铭,有些事奶奶现在不能告诉你,等日后你经历了,自然就会懂得。”奶奶似乎觉得自己说漏了嘴,连忙岔开话题。

我仔细听着,生怕漏了一个字。

按照奶奶的嘱托,我将去一个叫做沧州的城市,去等一个我该等的人。在没有遇到那个人之前,我不得随便显露自己的本事,更不许泄露自己的身份。

本事和身份?

我听了奶奶的话,暗自惊讶。

这些年来我被奶奶抚养长大,倒是跟她学了不少玄门风水秘术,尤其是那本爷爷当初留下来的《十六字堪舆秘术》,差不多都被我翻烂了。

至于身份,我倒还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特殊的身份。

“记住,我只知道那个人姓周,年岁跟你相仿,是个女孩。”奶奶认真无比的对我说着:“或许,遇到她之后,有些死结便能解开了。”

我有点摸不着头脑:“死结?还有奶奶,连名字都没有?那我怎么知道就是她?”

“到时你会知道的。”

奶奶摇摇头,悠悠的说着:“事事皆有因果,就像我和你爷爷,当初天南海北素不相识。但命中注定的缘分,事到眼前你自然就知道了。”

“嗯。”

絮絮叨叨说了不知道多少,眼看时间不早了,我跪在院中狠狠磕了几个头,这才噙着泪水走出了院门。

我知道,今天一别,此后便是天人两隔。

生死不相见!

一路上晕沉沉的,在火车上睡了个昏天黑,一醒来已经到了沧州。接站的是个壮硕的汉子,自称是小七,对我极为恭敬,言必称小三爷。

我也不知道“小三爷”这个称呼是怎么来的,不过既然都是爷爷当年的吩咐,我也不去深究这些。但后来我才隐约间听说,其他人都称呼小七为宋七爷,他在沧州地面上也是响当当的人物。

在宋七的安排下,我顺利转学到沧州的一所中学。

但对我来说,现在哪里还有读书的心情,满脑子都是我所要等的那个姓周的女孩。只可惜,宋七根本不知道这些,只是交给我一把钥匙。

我才知道原来爷爷早年就在这里留下了一套宅子,似乎就为了今天的一切。

读书的日子自然是枯燥无聊的,我每天昏昏沉沉的,也不知道老师在讲些什么。一有时间,我便偷偷翻看随身携带的《十六字堪舆秘术》,仔细琢磨着这些看了无数遍的秘术。

但是因为奶奶说过,在没有遇到那个人之前我不得显露自己的本领,无奈之下,我便只好暗中用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来验证自己的本领。

比如,同桌钱包不小心丢了,我随手占卜便大致判断出了失物的方位。再比如学校的门卫印堂发黑,我推断出他必定要遭血光之灾,果然骑摩托摔断了腿。

这些零碎的小事虽然很无趣,但终究是给我无聊的生活中带来了一丝色彩。只是后来有一次,无意间见宋七脸上笼罩着黑雾,似有生死之忧,我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后来他大半夜赶过来谢我,我才知道,原来他一个生意对手竟买凶杀人。若不是因为我提醒,他暗中提防,这条命说不定就交代了。

可我万万没想到,那一次之后我竟然大病一场,接连高烧三天不退。最关键的是,宋七将我送到医院之后,医生却束手无策,检查遍全身都没查出任何问题。

那之后我隐约间明白了,奶奶为什么让我在遇到那个人之前,不要随便显露本事。

凡事皆有因果,一饮一啄皆是天定。

当我出言提醒宋七躲过灾祸之后,本该由他承受的因果,便转移到了我的身上。若非我命格够硬,或许会遭受更大的不幸。

当然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伏,这场大病倒是让我有了意外的收获——我的同桌小芸,似乎对我有好感,整整在医院陪了我两天时间。

可我也只能假装没看出来。

奶奶说我是天煞孤星的命格,这一生因果萦绕,鳏寡孤独残必占其一。我也不知道自己未来会面临什么,又怎么会去随便连累其他人?

小芸见我像个榆木疙瘩似的,一点都不开窍,便也渐渐收起了心思。我表面不动神色,心中却也有些不好受。

那以后,我愈发的沉默寡言了起来,几天每天都是上课睡觉,下课尿尿的状态。一直到七月十五的晚上,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破了我平静的生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