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总有一天,我们会将神明拉下神坛

  • 全民领主游戏
  • 八爪鱼爱吃鱼
  • 3377字
  • 2022-05-01 13:42:15

等到白光散去。

陆景明发现自己的周围变了一个样子。

原本犹如书房的实验室变成了一个热闹的街道,而陆景明正置身其中。

“这是哪?”

陆景明的心中泛起疑惑,自己不应该在四楼的基夫的实验室中吗?

“这究竟是哪里?”

身后,忽然响起了银铃般的笑声。

陆景明转身看去。

那是一间临街的小院子,半敞着门。

门内坐着一个三十多岁的妇女和一个十分可爱的小女孩,小女孩应该七八岁。

小女孩天真烂漫,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容:

“妈妈,妈妈,爸爸,是拯救世界的大英雄,我以后也要像爸爸一样拯救世界!”

妈妈摸着女孩的头,慈祥的笑道:“我家阿基蕾拉一定会向她父亲一样。”

陆景明一愣,这是阿基蕾拉的小时候?

又穿越了?

还是说我进入了阿基蕾拉的记忆中?

陆景明疑惑不解。

这时,耳边又传来了声音。

远处,街道的尽头。

出现了一群穿着黑色铠甲的士兵,他们神情肃穆的穿过街道,路上的行人纷纷躲避。

一路小跑,士兵们很快就停在了陆景明的面前。

并非是停在陆景明的面前,而是停在了临街小院的面前,也就是阿基蕾拉的家门前。

领头的士兵大手一挥,身后如狼似虎的士穿过了陆景明的身体,冲进了小院。

妈妈护住阿基蕾拉,厉声斥责冲进来的士兵:“你们是什么人?你们要做什么?”

领头的士兵大声说道:“你是圣贤军团二大队,第六中队,队长奥拉的妻子吗?”

妈妈或者说维拉点点了头:

“你既然知道我是圣贤军团的遗孤,为什么还要……”

不等维拉说完,领头的士兵便打断了她的话:“圣贤军团?明明是邪教组织!”

“怎么可能!”维拉一脸震惊:“圣贤军团为全人类而战,怎么可能是邪教组织!”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领头的士兵面露嘲弄:“既然圣贤军团不是为神明而战,那么他就是邪教组织。”

“你们神明斗士难道不怕……”

“怕什么?”领头的士兵讽刺道:“怕那个已经死去的圣贤军团的军团长吗?”

“一群不为神而战的渣宰,你们所谓的圣贤军团早就该被取缔了!”

领头的士兵大手一挥:“现在,你们这些神弃之人,就该回到你们该去的地方!”

士兵们将维拉拖了出来,将阿基蕾拉抓了出来,四周全是围观的邻居。

“我早就知道,圣贤军团活不长久。”

“一群无信者,还说要去信仰光?只有神才能代表光。”

“我早就看她不顺眼了,天天说她的父亲是大英雄,我呸!”

……

原本和善的邻居,突然变了一个样子。

那厌恨的模样,怨恨的话语,让阿基蕾拉突然变得陌生起来。

陆景明发现自己眼前的场景逐渐模糊,等到清晰的时候变成了另一个场景。

这是一个漆黑的牢笼。

小小的阿基蕾拉被关在了牢笼之中。

那个牢笼很小,非常的小,小到阿基蕾拉只能蜷缩着身体。

两个狱卒站在旁边交谈着:

“这就是那位有着正义之心的孩子吗?”

“真是可怜啊!”

“如果她的父亲不是大罪人,她一定会成为某位正义阵营神明的圣女。”

“我爸爸不是大罪人,他是大英雄,他是为全人类而战斗的大英雄!”

小小的阿基蕾拉即便蜷缩着身体,也依旧目光坚定的说着:

“他是大英雄,是大英雄!”

其中一个狱卒叹了口气:

“无论你父亲做了什么,不信神明,便是大罪,他便是大罪人!”

另一个狱卒:“慎言,慎言,你也想被神之护卫惩罚吗?”

“我爸爸是大英雄,是大英雄!”

她不停的说着,不停的重复着,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小。

“可是,爸爸,你既然是英雄,我为什么要被这样对待!”

眼前的场景又变得模糊起来。

没过一会儿,场景再度清晰。

这是一间神殿。

神殿的祭台上边站着一个男人。

这个男人陆景明十分熟悉,他是基夫实验室的拥有者基夫。

基夫的对面躺着一位昏迷的小女孩,这个女孩正是阿基蕾拉。

基夫满脸狂热:

“圣贤军团的遗孤!”

“还是拥有正义之心的遗孤,哈哈!她简直是完美的试验品。”

场景再度模糊。

当它清晰的时候。

阿基蕾拉从床上猛的坐了起来。

房门被缓缓推开,基夫满脸慈爱的走了进来:“孩子,你受苦了!”

阿基蕾拉警惕的看向基夫:“你是谁?”

基夫笑着回答:

“这里是圣贤军团据点。”

他摸着阿基蕾拉的脑袋:“我是你父亲的战友,孩子,你受苦了。”

阿基蕾拉毕竟只是个七八岁的孩子,基夫那充满感染力的爽朗笑容,瞬间就让阿基蕾拉相信了。

阿基蕾拉成为了圣贤军团的战士。

她继承了父亲的遗志。

她为全人类而战!

但当她回想过去。

回想起。

那些满怀怨恨的看着她的人。

那将她关在狭小的笼子里每天都用凉水浇她的人。

阿基蕾拉总是会感到一些迷茫。

那些人真的值得自己而战吗?

她摇了摇头。

回忆起早已死去的母亲曾与她说的话:

“不要迷茫,也不要后悔。”

“有些事情总有人要去做,而早晚会有那么一天,他们会明白。”

“他们之所以能安稳的生活,正是因为有你父亲这样的人在负重前行。”

阿基蕾拉再度坚定了内心。

为全人类而战!

场景又开始模糊了。

当再次清晰的时候。

阿基蕾拉被绑在了火刑架上,她的周围全都是大捆大捆的木材。

火刑架下人头攒动。

“烧死她,烧死这个无信者!”

“圣贤军团,呸,渎神组织的余孽必须要被净化!”

“烧死她!烧死她!”

阿基蕾拉绝望的看着下面的村民。

自己在这里生活了五年,他们都是自己熟悉的爷爷奶奶,叔叔阿姨,哥哥姐姐,弟弟妹妹。

自己帮助他们,为他们战胜了一群又一群骚扰村庄的山贼,土匪,为他们驱赶了无数魔物!

但现在,他们竟然要烧死自己。

阿基蕾拉迷茫了。

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

但为什么我却会被烧死!

难道我做的还不够多吗?

“父亲,你能告诉我?”

阿基蕾拉猛的脸上全是迷茫:

“父亲啊!”

“他们真的值得我为他们而战吗?”

哪怕仅仅只是旁观,陆景明都为阿基蕾拉觉得不值得!

这时,穿着黑色牧师服的基夫,穿过人群走到了火刑架前。

“神宽恕了她的罪行!”

“你们也无罪。”

“退去吧!”

所有村民欢欢喜喜的离开了火刑架。

他们根本不在乎阿基蕾拉。

一个渎神组织的余孽罢了!

他们在乎的是,神灵会不会因为他们收留了渎神组织的余孽而惩罚他们。

至于阿基蕾拉其他们做的那些事情?我们又没有强迫她,她自愿的!

“阿基蕾拉,你看到了吗?”

基夫的声音充满着蛊惑:

“他们,充斥着欲望,贪婪成性,满怀色欲,见利忘义。”

“他们,愚蠢懦弱,唯利是图。”

“他们,爱慕虚荣,趋炎附势。”

“阿基蕾拉,现在你明白了吗?”

此刻。

基夫就像是引诱夏娃吃苹果的毒蛇,他的声音满满的诱惑:

“他们根本不值得你为他们而战!”

阿基蕾拉茫然的看着基夫:“他们不值得我为他们而战吗?”

基夫:“对!孩子,圣贤军团的道路是错误的,他们……”

“圣贤军团的道路没有错!”陆景明出声打断了基夫的话。

作为圣贤军团新生的火焰,最后的战士陆景明对于圣贤军团的道路无比熟悉。

他们为正义而战,为弱者而战,为公理而战,扶危济困,帮助弱小!

但,这是个拥有神灵的世界,正如那名狱卒所言,不信神者,是为大罪。

无论你做了多少正确的事情,不信神,这便是最错误的事情。

圣贤军团的道路没有错!

有错的是这个世界,或者说,依附于这个世界上边的神明们!

基夫惊骇的看向陆景明,暗自戒备,来自未来之人……

阿基蕾拉双眼无神:“如果没有错,那么我为什么会被这样对待。”

陆景明手指天空:“因为错的是这群高高在上的神明!这群蛀虫们!”

顿时,晴朗的天空乌云密布,电闪雷鸣。

“错的是神明?”阿基蕾拉疑惑。

“没错!”

陆景明眼神坚定的说着:“错的是这群高高在上,作威作福,压榨着我们的神明。”

阿基蕾拉依旧疑惑。

陆景明慷慨激昂的说着:

“如果没有神明。”

“我们不会愚昧。”

“如果没有神明。”

“我们不会懦弱。”

“如果没有神明。”

“我们不会狭隘。”

“如果没有神明。”

“我们不会无知。”

……

“当神明死去。”

“我们会坚强勇敢。”

“我们会自信无畏。”

“我们会通过学习武装自己。”

“我们会明白何为正义,何为公理。”

“最终,懂得为何为全人类而战!”

……

陆景明滔滔不绝的讲着。

阿基蕾拉无神的双眼缓缓有了神采。

“圣贤军团的道路没错吗?”

陆景明坚定无比:“没错,只是走歪了而已,还可以走回来!”

阿基蕾拉:“那什么时候能走回来!”

陆景明:“我不知道!”

阿基蕾拉不解:“为什么会不知道!”

“因为,连圣贤军团最后的战士都已经不再相信圣贤军团!”

“圣贤军团已经亡了!”

“还没有!”

阿基蕾拉大声的说着:

“圣贤军团还没有消亡!”

“若世间依旧黑暗!”

“若炬火燃烧殆尽!”

“我会成为新生的火焰!”

“照亮未来的道路!”

“总有一天……”

陆景明看着阿基蕾拉。

阿基蕾拉看着陆景明。

他们慷慨激昂的说着:

“我们会将神明拉下神坛。”

“拯救全人类!”

场景开始模糊。

陆景明的意识也变得模糊。

他的身影若隐若现,慢慢消失于空气中。

基夫看着眼前的目光坚定的阿基蕾拉,总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