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风暴前的平静

耿毅忽然想起还有玄幽灵,自己无语了,居然把自己的助理给忘了。

玄幽灵一直在哽咽身边,但没有说过话,耿毅也一直忘记了玄幽灵。

玄幽灵现在正在餐厅外坐着,也没有去打搅耿毅。

耿毅走出门就看见了玄幽灵,“小灵,这几天过的怎么样啊?”

玄幽灵长叹一口气,这几天几乎自己没有一点存在感,由于耿毅在特训,自己也只能在酒店周围走走,他感觉自闭症都要整出来了。

“毅总,您就别说了,我都快无聊死了,作为您的助理,我恐怕最闲的了。”

耿毅虽然有点尴尬,但毕竟玄幽灵是自己的助理,自己最近本来就没事,所以这也不是他的错。

“以后可就有你忙的了,现在给我好好的闲着吧!”

说完,耿毅便又进了餐厅。

玄幽灵看着耿毅走进餐厅,再看看这街上一个一个人走过,不禁想,夕阳已经西下了。

一天玄幽灵又浑浑噩噩的过去了,她感觉自己似乎在混日子,从来没有派上什么大的用处,可是梗一每个月也依旧会给玄幽灵工资。

耿毅睡了一下午,林涌双经过一下午的理解,也受到了一定的影响,对王德伦也是敬佩不已。

在林涌双看来,王德伦已经老了,对社会已经没有任何用处了,

经过这一下午,林涌双明白年龄,相貌都不能阻止一个人才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独特,只是别人看不到罢了。

“毅哥,毅哥,起来了,走咱去吃饭去。”

人沉浸在睡梦中的耿毅被林涌双吵醒,看了看玻璃窗外,天色已经变得昏暗。

耿毅这时也在发觉自己睡了一个下午,不过这一觉睡得非常舒服,没有任何东西能打扰耿毅。

耿毅从沙发上坐起,将全身舒展开来,伸了个懒腰,疲惫瞬间消失了,耿毅觉得自己仿佛变得更精神了。

这半个月又是特训,又是父亲离世,让耿毅精神上受到了不少伤害,经过这一下午,耿毅觉得自己的状态又回来了。

“涌双,咱去哪吃饭啊?”

打了个哈欠,耿毅问道。

“唉,由于餐厅生意太好了,每次剩下来的食材都不多,这些多余的菜,基本上都是给员工带回去,但毅哥你放心,这些蔬菜都是今天剩下的,这些剩菜都是员工自己后面去加热的,我原本也是拒绝的,但这些食物浪费了,也不好。”

面对林涌双说的话,耿毅摇了摇头说道“涌双,你好歹也是副总裁吧?咱们的员工怎么能吃剩菜呢?从明天开始,每个员工都有员工餐,价格就按成本价来,这些员工每天为餐厅服务,我又怎么能亏待他们呢?”

耿毅觉得员工不应该吃剩下来的剩饭,这样有损于他公司的名誉,并且一直吃剩饭也不好。

林涌双见耿毅这么说了,于是便点点头,他也觉得员工每天太辛苦了,现在是休息时间,晚上还要开店,经常都要加班到11点,有时连饭都来不及吃,正好耿毅提到了。

“耿毅,你这件事做的不错。”

王德伦在一旁仔细倾听林涌双和耿毅的谈话。

他也曾交过耿毅,如果要真真正正的让人服你,就得先服他们,他们干的活,自己不一定能干,耿一也是想到了这一点才这么做的。

这就好比把利益放大了无数倍,同时也照应了自己的员工,又何尝不好呢?

“哦,对了,涌双,咱去哪里吃饭?咱挑便宜点的地儿啊!咱钱省着点花,以后咱可是有大用处的。”

车开了半个小时,林涌双把王德伦和耿毅带到一家烧烤店前。

“不是,涌双,咱又不是吃夜宵,吃啥烧烤?”

王德伦一向聊天的时候很少说话,他也曾说过,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毅哥,谁说吃烧烤了?咱吃火锅去。”

“吃火锅?”

玄幽灵也一同跟来了,听到火锅两个字玄幽灵不惊兴奋起来。

耿毅看玄幽林,如此激动便说道“行,咱就吃吃火锅吧!”

于是四人进了火锅店,所有人畅所欲言,聊聊这又聊聊那,他们也知道该玩的时候就得玩,该认真的时候就得认真。

餐桌上的盘子已经空荡荡了,耿毅付过钱后,回到了自己半个月前住的房子。

自己的房间依旧没有变,但也没有沾染上灰尘,林涌双没几天就会去巩义的房间打扫打扫,由于没人住,也只是简简单单的擦擦桌子罢了。

由于房间不够,王德伦暂住酒店。

本来玄幽林也应该去酒店住,但她坚持睡客厅,耿毅拿他没有办法。

玄幽灵一直拿他是自己的助理来要挟耿毅,于是哽咽便让出自己的房间给荀攸林睡,自己去睡沙发。

耿一想毕竟是女孩子,就让她睡自己的房间吧!以后也还需要玄幽灵的帮助。

人民公司总裁办公室

“总裁,我们已经快坚持不住了。”

“我让你办的事情办好了吗?”

“可是总裁,这”

“你要明白,我们已经没有机会了,要把机会让给别人,前几天那老家伙也跟我说过了,我想想,毕竟已经这么多年了,也会让出位子,让新人去争夺了。”

“明白了,总裁。”

“明天我有事,我得走了,现在我就把公司先交给你,记住,你要扒下敌人的一层皮。”

“明白,总裁,有我在您放心吧!”

财富公司最近对人民公司货源进行了垄断,让人民公司的一些大交易谈不成。

公司的整体实力下降,而且附属的餐厅商店,你接连受到了财富公司的收购,打压。

虽然人有还手的余地,但人民公司更注重平稳,一直在补财富公司捅下来的洞。

这也是为什么原本强大的人民公司势力逐渐衰败的原因之一,他们太注重当下了,在他们眼里稳定是最重要的,在这几年人民公司基本没有扩张过自己手底下的产业,导致原本可能垄断所有市场的机会,也随之消失了。

财富公司也依靠着一些凶残的手段,一点一点的将人民公司的势力消耗,从而达到敌弱我强。

这也是为什么财富公司实力增长之快,他们手上人才众多,又有一位深谋远虑的总裁,这样的公司又合成不强大呢?

此时耿毅想不到这个问题,因为现在哽咽还没有达到那样的境界,也不用担心这个。

人民公司就不一样了,有时甚至会乱套,他们有太多的老员工退休,又未曾招收过新员工,导致僵局的出现。

眼下,耿毅最担心的,便是员工问题,还有钱的问题。

虽然说开了餐厅有稳定的收入,但也不能支付高额的员工费用。

林涌双给员工的工资不高,但也能维持最基本的生活。

现在是公司最缺钱的时候,每个月也赚不了几个钱。

晚上,王德伦把耿毅叫到天台聊聊,他觉得该来的还是要来,也需要跟耿毅商谈应对之策,之所以不叫林涌双是因为林涌双还不知道有这件事。

“老师,您叫我有什么事吗?”

耿毅对待这名年长的老者,一直都是这样,他在精神上给予自己帮助,又何尝不好呢?

“耿毅,上次说的那件事,你想好怎么应对了吗?”

王德伦看向天空,虽然天上的星星不多,但还是能看见很多,星星在天空中一闪一闪的,从未停过。

“在容我想几天。”

对此,耿毅也没有任何办法,只有尽量的保护。

“你知道吗?现在你看的天上的星星,发出的光是在几百年甚至几万年前发出来的,他们来自星际的每个角落,散发出自己独特的光彩。”

长叹一口气,王德伦舒展起自己已经老去的身体。

“能否请老师,来决策一下对策?”

耿毅明白王德伦显然是已经有了应对之策,不然不会叫自己来。

于是,王德伦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耿毅,“老师,您是说借刀杀人,过河拆桥,引蛇出洞?”

“没错,36计用出三计,至少能缓冲缓冲。”

“行,那就听老师的。”

“耿毅,你要记住,你不能依靠别人,到时候你领导的人不会止步于几千几万,你明白吗?”

“老师教诲,学生铭记在心。”

“好了,你也回去想想有没有什么更好的方法吧,毕竟凡事都要取利益最大,同时损失越小的。”

“那学生就先回去了!”

“去吧!”

王德伦摆了摆手说道。

等耿毅走后,王德伦叹息一声,“如今怎么会变成这样?人的欲望如此之高吗?”

第二天清晨依旧是那样,梗一早早起来去锻炼。

为完成师傅的计划,他准备先跟林涌双去购买一块地。

他现在手上已经有接近500万,虽然说不能买太大的地,但买块小的还是可以的。

王德伦想在城里逛逛,也就没有和耿毅一起去。

耿毅花了240万左右,买下了600平方米的地,虽然不大,但那块地就在城市角落的边上。

耿毅想在那个地方,建一个小型超市,他也大概估算过,建个超市装修人工大概要几千万,但先把地买下来也是上策。

餐厅那边本来何虎想管理餐厅,但后来由于耿毅让陈卓群管理餐厅,于是何虎便继续回去休养。

王德伦来到公园里,公园里有绿植,有新鲜的空气,是一个让人散心的好地方。

说巧不巧,王德伦遇到了林东,“林兄,近来可好?”

“王兄啊!你也该退位了。”

“年纪大了,也该让这群年轻人玩玩了。”

“没想到,你也有苦恼的时候啊!”

“不说也罢,欠了别人的人情,能帮便帮到底吧!”

“哦?帮谁?”

“那小子叫耿毅,还是有点头脑的,日后也可能一展风采。”

“等会儿!你说他叫啥?”

林东似乎有些难以置信,没想到王德伦帮的人真是耿毅。

“耿毅,有什么问题吗?”

王德伦并不知道,正是林冬把耿毅推向创业之路的。

林东便把自己与耿毅发生的事情,还有自己的儿子,所有事一叙述。

“看来缘分终究是缘分呐!那我就帮一把那小子吧!”

“诶,王兄,那小子我相信他自己能成大业,不过该帮还是得帮一把的。”

两人似乎心灵相通,王德伦一下就明白了林东的意思。

“只可惜我们已经不是当年的我们了,那两位呢老伙计呢?”

“一个为了儿子,一个不知所踪,我又有什么办法呢?”

“别提这些没用的了,走,咱去喝一个?”

“难得相见,就是往事就不提了,走!”

与此同时,财富公司对人民公司资金上的压制不断增大,人民公司随时都可能崩盘。

也有很多员工走了,因为他们看见财富公司如此强大,几乎都去财富公司了。

还有些内部人员被财富公司收买,泄露了一些机密文件。

就一次次挫败,也让人民公司再无翻身之地,注定是要破产的。

人民公司总裁办公室

“总裁,看来”

“别说了,我们已经无力回天了,就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他身上吧!”

“可是。”

“不要说了,难不成我们就眼睁睁的看着财富公司掌握整个市场吗?或许我们能助他一臂之力,同时也好为我们报仇。”

“可是总裁,初来乍到之人,你怎么能那么相信呢?”

“天才,庸才与普通人是不一样的,你也不需要问这么多,希望以后你也能过上好日子吧!”

长叹一声,人民公司的总裁已经明白现在已经注定败,但他们也想做到敌伤吾,吾伤敌。

谁还不知道?如果财富公司吞并的人民公司,财富公司将是怎样恐怖的存在。

古往今来都是强者恒强,但显然人民公司没有做到这一点,导致现在的局面如此。

耿毅预测的那件事也马上就要到来了,应对之策,虽然好,但付出的代价也很大。

自己又能怎么样呢?不及别人又如何?自己打出一片天,杀出一条血路。

纵使遍体鳞伤,有些事情也得必须做,身后有那么多人,谁也不敢辜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