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前辈与晚辈

林涌双看完这封书信,耿毅脸上的泪水一滴一滴的往下流,那张父亲的书信上多了几道泪痕。

此时耿毅明白,只有更加努力,才不辜负父亲对自己的厚望。

父亲的葬礼上,只有耿毅和耿毅的母亲,尽管耿毅邀请了周围的邻居,村里的村民,但他们哪有多余的时间,每天都要到地里干农活,并且平日里也不怎么跟耿毅的父亲接触,所以也没有一个人愿意来。

煤油灯上的火苗,一直亮着,耿毅也在父亲的遗像前,跪了已经有五个小时了。

母亲多次来劝耿毅,让他不要伤心过度,因为人死不能复生,但每次耿毅都没有回答母亲的劝告,只是眼泪会控制不住的往下流,耿毅也不会看母亲,只是看着煤油灯上的火苗,等母亲走了,就看着桌上父亲的遗像。

林涌双和何虎也并没有闲着,当他们得知耿毅父亲这件事情之后,都曾打电话安慰过耿毅,但显然没什么效果。

餐厅的生意越做越好,因为耿毅饭菜很便宜,也很好吃,这也离不开何虎对每道菜的精打细算。

又过了一个小时,耿毅还是继续跪在父亲的遗像前,母亲这时也非常担心耿毅。

耿毅回到家都还没有吃过饭,现在又跪了六个多小时。

母亲也非常无奈,他知道无论自己怎么劝说耿毅都是不会听的,他这种倔强的脾气,倒跟他父亲有几分相像。

一阵敲门声打断了僵局,一位看上去已有七八十岁的老者来找耿毅。

这位老人与普通的老人不一样,普通的老人平时没事都会亲你嘴边的胡子,这位老人不同,他仿佛没有修剪过自己的胡子,胡子已经有十厘米长了,看上去这位老人的身体素质要比其他同龄人要好,并且不像普通老人身板挺得很直。

“老人家,你是?”耿毅的母亲,问道。

“我找耿毅有点事,麻烦你叫他出来。”这位老人,说道。

“可是。”耿毅的母亲便把现在耿毅的状况跟老人说了一遍。

老人摸摸他那长长的胡子,道“那可否请您带我去见见他?”

耿毅的母亲也没有拒绝,毕竟现在耿毅这样,或许这位老人能帮到他,便把他带进家中。

“毅儿,有人找你。”母亲朝着庭院里的耿毅说道。

这位老人没有进入庭院,在庭院外面坐了下来。

过了十分钟,耿毅还未曾露过面,于是老人便走进庭院。

这个老人脚步很轻,耿毅也没有察觉到他进来了,但那位老者也并没有阻止耿毅,而是像耿毅一样坐在那儿不说话。

过了半晌,耿毅见没有人来,于是便想去看看是什么情况。

刚一回头,就见那老人坐在自己身后。

老人见耿毅看向自己,说道“你就是耿毅吧?”

耿毅虽不明白这位老人想干什么,但还是点了点头。

“耿毅,我今天来是想告诉你,你的父亲为你付出了很多。但阴阳颠倒间。事实不一定为真,眼见也不一定为实。”

这位老者似乎知道点什么,也不敢直接问,“请问老人家,您是?”

这位老人说的话,非常有含义,也非常现实,这让耿毅不禁有些佩服。

“我只是想告诉你,千万不要欠人情,不然最麻烦的还是自己。”

老人长叹一声,似乎有什么,事情困扰着他。

“哦?先生,这是何意?”

耿毅明白这位老人知识渊博,自己运用自己的知识,与这位来历不明的老人谈谈。

“你父亲在临终前告知我,你正在创业让我帮你一把,如今也只能如此了。”

这位老者上下打量着耿毅,他要看看耿毅究竟有没有什么过人之处。

耿毅听到是父亲让这位老者来帮自己,心中百感交加。

他悔恨自己为什么不早点,孝敬父亲,但现在已经来不及了。

“在下想问先生如何帮我?”

虽然犹豫了一下,但毕竟是父亲让他来帮自己的,自己一定不能辜负父亲,便问道。

“你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尽管提我可以为你解惑,同时也可以助你。”

于是耿毅把自己大概的状况和现在的处境告诉了这位老者。

听完这位老人眉头微皱,嘴里在盘算着什么,道“他要来了,你能撑得过吗?”

“看来我跟先生想到一块儿去了!”这位老者想到的问题,正好也是耿毅担心的。

“哦,对了,还不知道先生贵姓?”

“在下王德伦,或许我该对你进行一场特训了。”

“愿闻其详。”

“耿毅,现在你根基尚不稳,而且没有什么人能真真正正的帮到你,现在我要助你,就得先从思维下手,虽然说你聪慧过人,但是有些事你还是不知道,所以做人既不能高傲,也不能太过谦虚。”

耿毅与王德伦在平静的庭院里,讲起学问来,现在哽咽也已经忘记了自己已经逝去的父亲。

母亲也并没有去打扰两人,毕竟耿毅受到的压力太多了,也该放松放松,耿毅的母亲觉得或许要让耿毅自己明白一些东西。

嘀嗒嘀嗒嘀嗒,庭院内时钟的针在不停的走动着,转眼间太阳已经西下,耿毅也明白了许多道理。

天黑了,王德伦也该走了,毕竟他也不想麻烦耿毅,毕竟自己已经欠下了耿毅父亲的人情,也不想再麻烦任何人了。

耿毅也没有阻拦,他明白这个老人和他一样固执,自己再劝也是无济于事,还不如就此作罢。

今天学到了许多东西,耿毅觉得或许这就是因祸得福吧!但这祸未免也太大了。

财富公司也逐渐壮大,不像耿毅现在也人只有一家餐厅,但这家餐厅的生意却非常好,几乎垄断了周围餐厅的所有生意。

这也遭到了周围餐厅的排挤,有时甚至还会故意找事,但何虎对付人还是有一套的,一直也没有出什么事。

现在财富公司已经逐渐忘掉了耿毅,已经把手伸向了更大的世界。

与耿毅一直形影不离的玄幽灵也同耿毅回到了老家,但她并没有露面,只是在最近的城里租了酒店住下,耿毅害怕母亲会误会,也只能这么做了。

先玄幽灵却觉得无所谓,反正到哪儿住都一样,总比自己以前睡大街的时候要好,更何况现在还能去酒店睡,显然更好,不过了。

耿毅每天与王德伦,讲论一些,关于创业的玄机,渐渐的半个月过去了,这半个月,耿毅脱胎换骨,耿毅明白了,自己并不是一个人,同时也要招收人才,不然以后也统领不了这个公司。

但对于耿毅来说,现在最大的问题还是资金问题,因为现在如果真要硬说拿出所有钱财,耿毅也只能拿出500万,但王德伦也告诉了耿毅面对方法,并同意与耿毅一同到市里协助耿毅创业。

王德伦明白梗一知道的还太少,还有一些事情也要靠自己去磨砺,才能明白。

所以他觉得,有些时候要帮有些时候不要帮,耿毅才是统领公司的总裁,如果连总裁那种霸王之气都没有,就更别谈什么生意了。

耿毅告别了母亲,他明白如果自己再不回去,将会有不可逆转的风险。

财富公司现在专注于对抗人民公司,对于他们来说,耿毅算不了什么,但是人民公司归根结底,还是他们最大的敌人。

财富公司的总裁从来没有露过面,也没有人知道,这家公司的总裁到底是谁,毕竟人民公司的实力也是位居前列的。

或许是财富公司吞并了周围小公司,现在人民公司在经济上已经不敌财富公司。

餐厅那边有何虎一直很好,但最近何虎接连几天都没来上班,于是整个餐厅的管理都落在了林涌双的手上。

这时耿毅回去,便是雪中送炭,林涌双也可以活动活动了。

林涌双刚见到耿毅,就像见到财神似的,迎上去说道,“毅哥,你终于回来了,你不在我都要疯了,最近何经理又生病了,我太难了。”

辛苦二字仿佛写在林涌双似的,让人非常同情。

虽然说林涌双这样说,但餐厅也被林涌双打理的井井有条,非常有秩序。

餐厅的环境也不错,很整洁,现在仍旧还有顾客。

“涌双,你打理的不错嘛!要不以后餐厅就交给我了。”

“毅哥,你就放过我吧!”

可以想象林涌双经营餐厅是有多辛苦,以至于林涌双再也不想来餐厅了。

耿毅现在在意的是何虎,耿毅非常不解,何虎怎么会生病呢?为什么没有告诉自己?这半个月耿毅学到了很多,也错过了很多事,他需要先了解下现在的情况。

简单与林涌双聊了聊,耿毅便介绍王德伦给林涌双认识。

“涌双,这是王德伦,我的老师。”

“王老师,在下林涌双,还望您多多指教。”

“小伙子,看来你吃不惯苦,那你还来创业干嘛?直接在家里不好吗?”

耿毅与林涌双对视一眼,大笑道,“王老师,您误会了,我们就是说说笑而已,您不必当真。”

林涌双每次的懒惰,其实有时是装的,每天坚持这样的工作,毕竟太枯燥,说说笑也好。

王德伦也略微有点尴尬,这样都看不出来,耿毅没有说什么,毕竟王德伦是自己的老师。

王德伦于是与林涌双交谈起来,这时给耿毅留了一些空余的时间,他便想去看看何虎。

“喂,何经理,你现在在哪?”虽然耿毅不知道何虎在哪儿,但自己有何虎的电话便打过去问道。

“耿总,你回来啦?您不用来了,我明天就回餐厅工作。”

“何经理,如果您身体不好的话,还是请你静静的修养吧,毕竟餐厅这边有我在。”

耿毅此时担心的是何虎的身体,毕竟如果身体夸了,那还有钱来有什么用,这也是王德伦交耿毅的,凡事都要以自己为重。

可何虎坚持要来,耿毅明白自己想拦也拦不住,便告诉何虎注意身体。

耿毅回来了,现在他对周围的一切事物的改变都不了解,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找回当时的感觉,在运用现在的知识。

他并没有着急,由于一个月的特训,让他身心俱疲,他打算休息一下,从长计议。

餐厅成了一个大问题,林涌双也该休息了,何虎由于生病也没有那么多精力去管餐厅的事儿,自己得找一个人管理餐厅。

耿毅忽然之间心中有了一个人选,来到后厨找到陈卓群。

“卓群,有没有兴趣当店长啊?”

耿毅想让陈卓群当店长,因为王德伦曾对自己说过,忠厚老实之人要任用,比如像何虎,林涌双这两员大将得在身边辅佐自己。

“耿总,我,我真的可以吗?”由于事情突然,陈卓群来不及做决定。

“我觉得你可以,你便可以,从明天开始,你就是店长了,何经理最近生病也可能会过来管理但她毕竟生病了,不能把全部精力放在餐厅内,餐厅内的一些事物也就交给你了,现在你不仅仅要管好你的饭菜,也要管好整个餐厅,明白吗?”

耿毅同时气质上也有了一定的改变,这也是陈卓群惊讶的原因之一。

“可是我,我。”

由于耿毅的压迫,使陈卓群紧张起来,他生怕自己不能接任。

“卓群,我把这个店交给你,是信任你,你知道吗?我为什么不让其他人来管理?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是因为我器重你,虽然说你可能比不上何经理,但是我一直很看好你。”

耿毅的这番话,彻底打动了陈卓群,“耿总,我一定好好干。”

听到这句话,耿毅便放心了,自己终于不用把精力放在餐厅,可以有更多的时间来想想该怎么对付那件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