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路边 助理

“何经理,我已经恭候多时了。”

耿毅看着那位青年也不多问,毕竟何虎把他带来,必然也有他的道理。

一进门何虎看见玄幽灵趴在桌上睡着了,回头看看耿毅,但也没有说什么,与那位青年找个位置坐下。

“耿总,敢问这位姑娘是?”

何虎的性格倒跟林涌双有些相像,都是想到什么说什么问什么,如果按以前何虎不会说什么,但是现在议论的是大事,外人怎能在旁听呢?

“何经理,她是我的助理,昨天收拾这里的时候她在门口,我见她在路边乞讨,于是别让她来做我的助理,有些人能帮就帮,也算是对社会的一点点贡献吧!现在不是缺人吗?”

耿毅并没有隐瞒什么,此时他只想好好的想想,以后该怎么做,毕竟现在十年之约已经快过了半年了,虽然十年时间很长,但很快就会过去,耿毅也是想早点完成自己的承诺。

“看来耿总也是有心之人啊!哦,对了,这是以前我们餐厅的主厨,只可惜其他的人都。。”

何虎把那健壮的青年叫过来,现在唯一能用的人就是他了。

“耿总好!我叫陈卓群,以后还望耿总多多包涵!”

耿毅毕竟是从乡下来的,可以看出陈卓群是一个忠实的人,“好,好,好。你不是做主厨的吗?以后我可就把我店里的饭菜交给你了,给我好好做。”

陈卓群连连点头,“耿总,您放心,我一定好好干。”

“何经理,你看我们开业的时间。”有人来自然好,但毕竟先开张才能有钱进口袋,林涌双见耿毅开业的时间到现在都还没说,便自己先说了。

“我看就明天吧,我已经跟供货商谈好了,保证食材质量是最好的!”

何虎已经把所有的工作做完了,他正想与耿毅谈这件事,正好林涌双说到了。

耿毅没说话,似乎在思考着什么,“毅哥,毅哥。”林涌双叫道。

“啊?可以,但明天开张,今天咱可又有得忙了!”

林涌双长叹一口气,“哎呀,太难了,毅哥,你就放过我吧!昨天已经够累了。”

“耿总,可是有什么心事?”

何虎觉得耿毅似乎在担心着什么,他也一直觉得好像被漏了什么。

耿毅又沉默了,过了一会儿,“何经理,我觉得咱们的货源还是隐秘点才好,毕竟财富公司真那帮家伙可没有那么好对付。”

何虎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不愧是耿总,陈卓群,你现在打电话给陈老板,让他给我们的货进行特殊管理,并且尽量少让人知道咱们在陈老板那边拿货,这样也好,让陈老板少受牵连。”

陈卓群走后,三人讨论起以后的大事。

何虎认为先要以沉稳为重,落下根基,才能开始深入。

耿毅认为先稳住这个餐馆,让其先有知名度,然后再渐渐地把手伸向大市场。

林涌双觉得怎么样都无所谓,只要最简单,最省力的方法就是最好的方法。

三人谈了很久,已经忘了,现在要做的事已经忘了,他们还没吃午饭。

经过商议,现在他们最大的威胁还是财富公司,毕竟他对周围店铺已经下手,耿毅觉得差不多他也该向自己下手了。

玄幽灵觉得自己太无聊了,但又不能离开,也只能侧耳旁听,虽然有些听不懂,但还是要掩饰演示的,毕竟作为助理的她也应该懂得一些道。

夕阳已经落下,原本斜射的太阳已经渐渐消失在天空中,三人这才反应过来,已经是傍晚了。

“何经理看来我们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啊!”

耿毅此时也已经空腹了,她现在只想吃点东西,三人也将具体的计划给理顺了。

耿毅刚要叫上玄幽林,一起出去吃饭,但是他们怎么也没想到,陈卓群早已经做好了饭菜。

“卓群,可以呀,看来何经理的主厨果然不一样。”

林涌双注视着桌上的饭菜,已经迫不及待了,自己都要饿死了。

“耿总,我已经把后厨的东西清理完了,你们先吃,我再去看看还有没有什么问题。”

陈卓群趁着耿毅他们谈话,已经把餐厅所有的清洁工作做完了,此时最高兴的便是林涌双了,因为终于不用干活了,自己也能休息休息。

“看来这样的员工也只有何经理才能遇到,唉。。”

林涌双觉得这样的员工多来几个才好,这样自己就能少干点活了。

“我还不知道你,一天就知道偷懒,要不你去给我刷刷厕所?”

耿毅看着林涌双的样子,非常无语,但又何尝不是呢?有这样的员工,公司的业绩肯定高。

吃完了陈卓群做的丰盛的晚餐,耿毅与林涌双回家了,准备明天开张,但由于考虑到,知名度不高,所以何虎,在晚上并没有闲着何虎,这家餐厅可是他一手经营起来的,他也不想,开张第一天就无人问津。

这个夜晚是平静的,是昏沉的,似乎是灾难的前兆,更或者是转折的到来。

群里的风不像,农村里山里的风,不那么寒冷。

耿毅并没有像林涌双那样睡觉,因为自己身上的担子很重,她觉得不能辜负身边任何一个人,这些日子里,耿毅明白了很多道理,也让他重新认识了这个社会。

在他的眼里,眼前的一切,已经在他掌握之中了。

此时,虽然耿毅无法与财富公司抗衡,但弱小不一定就一定没有优点。

由于自己的公司并不出众,所以耿毅认为,财富公司暂时不会对自己做什么,毕竟他们现在,要管的就是一些零零散散的,有一定规模的公司。

财富公司总裁办公室

“总裁,我们已经几乎将周围大大小小的公司收购了,剩余的一些零零碎碎的公司,还有些甚至连工作室都没有的,我们就没有意义收购。”

这位助理显然已经非常明了是非,一切都与大局为重,毕竟,有些事情一步错步步错。

“好,对了,耿毅的公司有没有什么进展。”

这位总裁似乎格外重视耿毅,他觉得耿毅才是自己最大的敌人。

“报告总裁,何虎最近与耿毅交往密切,好像他们还连起伙来开了家餐厅。”

助理早已猜到总裁要问关于耿毅的事情,事先早已准备好了资料。

“好,你做的不错。看来何老头也有靠别人的时候,不过先是林东,后有时何虎,这耿毅究竟有什么特殊?”

现在这些问题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但为何这么多人都看中耿毅,这让眼前的这位财富公司的大总裁非常不解。

“总裁,是您顾虑的太多了吧?或者林东和何虎就是狗急跳墙呢?再说了他们现在的实力又怎么能跟我们抗衡。”

财富公司的总裁没有再说什么,但却沉默了。

助理看见平时只会用势刀做武器的总裁,现在却沉默了,也没有说什么。

转眼间,天亮了,耿毅与何虎也如约而至,正式开张。

他们一天一天的忙碌着,就这样,生意越来越好。

耿毅却并没有着急向其他领域下手,因为他觉得现在最重要的就是稳定根基,再下手,这样自己也没有后顾之忧。

玄幽灵一直住在耿毅住的那间房子里,耿毅没事就让她送不送饭,也不让她做什么。

然而,父亲的一通电话,彻底打破了这昔日的平静。

耿毅的父亲身患重病,卧床不起,现在耿毅的父亲想借耿毅最后一面。

耿毅一直非常孝顺,刚收到消息,就立刻放下手上的工作,坐车回了家,这可让林涌双犯了难,耿毅回老家了,自己的活儿又多了。

耿毅的老家一直非常贫穷,屋子还是以前的茅草屋,有时还会漏水,耿毅所在的这个村子,可以说是最贫穷的了。

因为全村人的收入基本上每月不超过1000块,哪还有钱装修,有时吃饭都成问题。

耿毅已经在城里呆了很久,但从小是在乡下长大的,所以回到乡下也不会有什么不适应。

汽车刚到站,耿毅就像一只箭快速跑向家中。

耿毅来到家门前,看着那破旧的木门,转念想了想,以前在农村的生活,让自己的心情跌宕起伏起来。

此时的他也管不了那么多,门也不敲,直接推开门。

“爸,爸。”

耿毅焦急的喊着,耿毅的母亲正好在熬药给耿毅的父亲,母子俩正好撞见。

“妈,爸,这是怎么了?”

耿毅看见母亲,由于跑的太急,咽了一口口水,问道。

“你爸快不行了,快去见她最后一面吧!”

母亲的眼眶早已红了,但此时耿毅脸上的悲伤又怎么了差过母亲。

“妈,一定是在开玩笑,两个月前我才给爸打了电话,不是还好好的吗?”

母亲看着耿毅,并没有说什么,眼泪从那饱经风霜的脸上流下来。

耿毅来到父亲的房间,此时父亲的嘴唇已经白了,呼吸还算平稳,耿毅看着父亲躺在床上,眼泪顿时抑制不住地流下,耿毅没有哭出声,只是在一旁默默流泪。

“毅儿,你来了。”

耿毅的父亲艰难的说出了这几个字。

耿毅瞬间止住了泪水,“是,爸,您怎么了?我带您去医院,医院一定有办法治好你的。”

“毅儿啊,我知道现在人在创业,手上也很缺钱,就不要给自己增加负担了!”

耿毅没有说话,心中已是伤心欲绝,父亲的这番话,也这做耿毅的要害。

“毅儿,在床头那边,还有点钱,我希望你能出人头地,让父亲为你骄傲!”

“爸,这是你一生的积蓄,我不能。”

耿毅看向父亲,此时父亲已经没有了动静。

“爸,爸。”

耿毅最后才明白,自己的父亲撑到现在,就是为了说完这些话,父亲才能放心的走。

耿毅感觉自己全身无力,双膝跪在了地上,母亲也在一旁看着,泪水不禁往下流,母亲亲眼看见丈夫走了,便没有再继续看,走向厨房。

过了许久,耿毅从悲伤中醒来,他觉得父亲已经走了,父亲撑了那么久,就是为了看他最后一眼,父亲在临走前也告诉耿毅,要努力创业。

来到床头,可一拿出了父亲口中的存折,67万!

这个数目对于全村来说,就可以为全村支出一个月的生活费用了。

存折上还放着一封信,信上写道,这是耿毅的父亲想创业,但未能创业,留下来的积蓄,现在他把这些积蓄交给耿毅,耿毅希望耿毅能出人头地,为村里为家族争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