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重整公司

“林涌双!你小子。”听到这声音,林涌双打了个机灵。

挂掉电话之后,林东就在门口等,终于盼来了两人。

林涌双原本想跑,但是躲得过初一,躲不过15,也只能观其变了。

“爸,这真不赖我,我太累了。”林东走上前,打量了一下林涌双,又看了看旁边的雪凝。

“雪凝,林涌双这小子,太懒了,走走走,咱们进里面说。”

原本想着要挨批一顿的林涌双,在此时却被忽视了。

“不是,爸,这。”林东没有去管林涌双,雪凝也似乎对林东有些好感,以前也经常见到林东,林涌双,也一直提及这位父亲,印象也很深。

雪凝跟着林东走了,只剩下林涌双,被晾在那里。

“不是你们等等我!”林涌双无奈,只能跟着他们。

坐电梯的时候,林东跟雪凝嘀嘀咕咕不知道说什么,林涌双,自然也不敢偷听,不然可能又要被林东训了。

林涌双瞟了眼楼层上电梯的按钮,20多层。

林涌双心想,“我的天呐,这太强了吧!毅哥,能忙活过来吗?”

想着想着,殊不知已经到,林东回头看了眼林涌双,“臭小子,发什么呆呢?到了!”

“哦,来了。”林涌双说道。

来到总裁办公室门口

雪凝似乎也已经明白了,原来林涌双是耿林公司的副总裁。

她忘了关键的细节,耿林,是由耿毅与林涌双的姓来命名的,自己现在才知道,属实也是林涌双以前有些不靠谱导致的。

“毅哥,我回来了。”林涌双推开门说道。

这让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毕竟他们正商量一些事情,却被林涌双打断。

“涌双,下次能不能敲敲门?”耿毅给了林涌双一个眼色。

“毅哥,错了错了,介绍一下,这。”林涌双本想介绍一下雪凝却被林东抢下话语权。

“耿毅,这是咱家雪凝,能否考虑一下,让她入职。”

林东也想将雪凝留下,也是别有一番用意。

耿毅看了眼一旁的玄幽灵,再看看雪凝,“涌双,你小子行啊!”

“毅哥,你给我点面子吧!”两人的对话将周围的气氛活跃了起来。

“涌双哥,终于有人陪我了。”玄幽灵明白,如果雪凝入职,自己就有人聊天了,自然很是愿意。

“涌双哥,这位是?”雪凝问道。

林涌双走到雪凝跟前,小声说“人家可是毅哥的未婚妻,不过他很好说话的,你们聊聊,很合得来的。”

“涌双,你在那嘀咕啥呢?赶紧过来,看看这份报表。”耿毅将何虎给的报表递给林涌双。

林涌双毕竟是公司的副总裁,也需要只有一些关于公司的具体情况。

接过报表,林涌双似乎很惊讶,“我的天呐,毅哥,没想到咱这么有钱。”

耿毅早上前揪了一下林涌双的耳朵,“如果指望你,那肯定没戏,这还要多亏了师傅。”

王德伦这三年一直尽心尽力,这也是为什么耿林,会那么强的原因。

王德伦听到这句话,立马反驳,“诶,这都是分内的,谁让我收了个徒弟呢?”

“那也是师傅的本事大呀!”耿毅接道。

王德伦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耿毅。

又有人在敲门,“请进!”何虎说道。

“何经理,这是你要的名单。”

为了方便耿毅了解公司,何虎命自己的助理去整理了一下,公司出色人才的名单,交给耿毅。

接过名单,上面也仅仅只有六个人。

其中一个还是罗之仁,“耿总,改天我让他们出来跟您交流交流!”何虎说道。

“有劳何经理,操心了。”耿毅明白何虎对公司的贡献,这句话没有任何目的,单纯的表示感激。

“哪里话,谁不想为公司做出点贡献,以后还要请耿总多多关照才是。”

总裁办公室瞬间变成了会议室,所有人都提出了建议。

有人建议,先发展好手上的股份,随后再想办法灭掉云天。

有人提出,先灭掉云天,然后再扎根B市。

两种建议,各有利与弊。

一种是时间长,另一种有不定的因素,耿毅也需要时间想想,毕竟这件事关乎公司的发展。

雪凝与玄幽灵也聊的很来,尽管耿毅聊他们的,两人聊的甚是开心。

说了那么久,所有人都有些口干舌燥的,耿毅喝了口茶,看看手表,已经晚上七点。

“大家,今天我请客,走,吃饭去。”

耿毅明白大家有多辛苦,既要为公司操劳,今天又和自己谈了那么多,请顿饭也是自然的。

也没有人推辞,所有人也都累,想吃吃饭,放松放松。

餐桌上所有人没有聊工作,聊聊一些日常生活中的东西,很是开心。

晚饭之后,原本王德伦还想回公司在看看今日的报表,但是被耿毅劝回去了。

这么多年,一直都是他们在努力,耿毅也想努力一回。

原本三人变成了四人,虽然回公司准备处理一下公司的事情。

公司的员工还对耿毅有些生疏,也许听说过耿毅的大名,没有真正见识耿毅的实力。

也有很多质疑声,说耿毅靠着师傅,之类的谣言,这里谣言是财富公司通过某些渠道传过来的。

财富公司也与耿林公司结下了梁子,有时也会来对耿林进行一些骚扰,都被王德伦解决了。

云天公司感觉到了空前的危机,以前没有耿毅,王德伦不敢太过张扬,毕竟公司是耿毅的。

现在耿毅回来了,也就代表着迟早要与云天在B市斗个你死我活。

云天公司总部天台

“总裁,咱们所占B市这股份越来越少了,而且。”云天公司这经理汇报着公司最近的情况。

“别说了,再等等,我们也只能等了。”云天公司的总裁没有任何办法,手底下也没有多少人才能帮助自己,公司每天的事物繁多,自己也是身心俱疲。

如今公司成这样,他也很自责,可谁又能拦得住王德伦这位奇人。

云天公司占据下风自然也不奇怪,跟您公司有这么多人才,而且还有王德伦,何虎,罗之仁,陈卓群,林东,五位大咖坐镇,自然也没有办法。

“毅哥,休息会儿吧!你几乎就把公司当家了。”

耿毅想更好的带领耿林公司,回来后,耿毅就一直工作,累了,就在沙发上躺会儿,饿了就点个外卖。

这样身体显然吃不消,林涌双想劝耿毅,但是都没有效果。

林涌双也并没有过度消遣,每天视察工作,但是少了个耿毅说话,还是有些不习惯的。

玄幽灵也基本上,一直在耿毅身边,打印文件,整理文件,基本上都是交给她。

王德伦身上的担子也轻了,自然要休息一下,请了一周的假期。

当然耿毅也不会拒绝,王德伦年纪已经很大了,又是自己的老师,休息也是应该的。

“看来师傅真有一套,我都觉得不用我了。”耿毅看了看桌上的报表,突然一阵敲门声传来。

“耿总,有人想见你!”何虎在门外说道。

“进来吧!”

何虎带着一位青年,来到耿毅面前,“在下云天公司总裁,想和贵部合作。”

耿毅打量了一下这位青年,“现在怎么说B市也有我1/4的股份了吧?没搞错的话,云天公司手上握有1/8的B市股份,如果我要和你合作,那么请问我有什么好说?”

耿毅这么说,虽然有他的道理。

首先,耿毅的公司,已经可以和B市这个大公司抗衡了,这时候跟天云公司合作,岂不是多此一举。

再说,假如真的合作,到时还要考虑如何分配B市的问题。

问这问题耿毅也是想看看,云天公司总裁的本事。

“耿总,也想独霸B市,但现在您还没有那个实力,现在,如果您开始动手,其它公司一定会合起伙来一起将您赶出B市。”

这位青年分析的头头是道,但却被耿毅打断。

“独霸B市不假,虽然也有那种可能,但是我怎么会怕?假如我真的开始动手,又怎么会没后手呢?”

这位青年说不出话来,“要么你直接归属于我,要么免谈。”耿毅见状,立刻说道。

这是最好的时机,耿毅明白他此次前来也是有归属之意,但是他还想试试合作。

毕竟归属之后,整个公司都属于耿毅,不再由自己主持,不放心。

“可。”

“要么同意,要么免谈,我如果不想重复第三遍。”这一次耿毅变得更有气势,一旁的何虎没有说话,他也没想到耿毅的变化居然这么大。

这位青年沉默了一下,“行,我同意。”

“就等着你这句话,合同都准备好了。”耿毅似乎找到料到云天公司会来找自己,早已经准备好了合同。

在签合同的时候,这位青年还是有些犹豫,“放心,归属后,除非大事小事,绝对不会惊扰你们。”

听了耿毅的话后,还是签了合同。

“还不知,尊姓大名!”

“在下孔德城,以后还请耿总,多多关照。”

孔德城,云天公司总裁,白手起家的普通人。

“孔兄,承让了。”

孔德城走后,何虎已经非常的惊讶,“耿总,没想到你居然能说得动孔德城,我不得不佩服。”

“何经理,如果他不是想来投靠,怎么能自己亲自来呢?况且孤身前往,足以表明他的诚意。”

耿毅分析的头头是道,让何虎敬佩不已,

“看来耿总这三年学到了不少东西,在下佩服。”

“这三年还不是多亏了你们,帮我管理公司,而且要是没有师傅的话,我也遇不见师爷。”

耿毅长叹一口气,似乎时间过的是那么快,转眼间三年的时间已经过去,原本每天背书读书,跑酷的时光仍像昨天一般,可一切都回不去了,他也不能辜负方如平对自己的期望。

“毅哥,听说孔德城来啦,人呢?”林涌双听到云天公司的总裁来了,立刻跑过来,但还是没赶上。

“走了!有你毅哥在,你来干什么?”看着喘着粗气的林涌双,耿毅说道。

“那我这不是用用师傅的方法嘛!怎么样了?”

“耿总,已经说服了云天公司,哦,现在云天公司已经是我们公司的了,从此云天公司将不会存在。”何虎把事情的经过都说了一遍。

“毅哥,你太不仗义了,你居然不等我。”

林涌双自然感到开心,但是工艺并没有等自己,林涌双还是有些不满的。

“毅哥,听说有人来啦!”玄幽灵也来到了耿毅的办公室前。

“小灵,你来啦!毅哥,他欺负我,居然不等我这个副总裁。”

“林涌双,你够啦!小灵,我跟你说的计划都整理好了吧?”

林涌双没有说话,“毅哥,早就准备好了,这不顺便过来看看。不过一个这个计划会不会。”

“放心,我已经想好了。”

“好吧!”

听着两人的对话,林涌双非常疑惑,什么计划?这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我不知道?

“毅哥,你们俩到底在说啥?”

“何经理一起吧!”耿毅把自己昨晚的计划又再讲了一遍。

“耿总,这会不会?”

“按我说的做就好了。”

何虎似乎也有些不放心,听了耿毅这句话,想必也是胸有成竹,也就按着耿毅说着去办了。

林涌双和玄幽灵,本来想走,耿毅却把他们留下,说还有另外的事情。

“毅哥,还有什么事吗?”

“涌双,不是,你有没有发现自从我们回来之后就有人在监视我们?”

“毅哥,你这么一说,好像真有,上次我去交文件的时候,正好路过一个摊位,那摊主老是盯着我,看着都有些害怕。”

“毅哥,我也有过,记得当时我只是出去吃个饭,三四个人盯着我。”

耿毅三人都被监视,显然是有人故意而为的。

“毅哥,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何经理那边我倒不担心,但主要是我们这次的计划太过冒险,不能出现一丝纰漏,不然将功亏一篑。”

“毅哥,那我们到底该怎么办?你倒是说呀。”

林涌双,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我们要用兵法,偷梁换柱,金蝉脱壳。”

经过多年的历练,林涌双基本上能懂耿毅的意思,“可是毅哥,咱们没有替身,怎么办呢?”

耿毅真是想用替身来解决这一切,以保证自己计划的实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