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考核?

朦朦胧胧之间,耿毅缓缓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到了一间小的房子里。

环顾四周,林涌双和玄幽灵也躺在自己身旁。

“涌双,涌双。”

林涌双在一旁呼呼大睡,耿毅上去就给了他一拳。

“哎呀。”

林涌双,大喝一声。

这声音把玄幽灵也吵醒了。

“毅哥,你这下手还有点重哈!我感觉这一拳给我整的有点。”

“你还有点可这说,这是什么地方?”

“毅哥,你都不知道了,我更不知道。”

林涌双,看一下玄幽灵那边,耿毅也一同看向玄幽灵。

“你们看我干嘛?我也不知道。”

玄幽灵现在还是懵懵懂懂的,原本他觉得在耿毅身边就是打打杂,这时居然被引起的重视。

“咱们先缓缓吧!”

毕竟中了那雾中的迷药,身体还是有些不适应的。

耿毅舒展了一下,感觉好多了。

此时门也打开了。

“不知三位找我何事?”

一位看上去有王德伦差不多年纪的老人说道。

“老先生,敢问您是?”

虽然字面意识上已经告诉耿毅,他就是他们要找的人,耿毅还是多了份谨慎,毕竟他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也不知道能否回去。

“在下只是无名小辈,何须挂齿?”

那位老人看着耿毅说道。

“老先生,敢问这是什么地方?”

林涌双觉得还是先了解现在的处境,目前还不知这老人是敌是友。

“我也不知道这是何处,或许你们知道。”

“敢问先生,你是否曾经收过两个徒弟?”

没办法,从这老头口中也套不出来什么,所以耿毅也直接开门见山了。

“是林东和王德伦那俩小子让你们过来的吧!”

那位老者,找到一张凳子坐下,听了耿毅的话,也直接说出了自己的身份。

“请先生收我们为徒吧!”

耿毅双膝跪地,求着面前这位老人。

“我为何收你们为徒?你为什么觉得我会收你们?”

“因为我们将是你最棒的徒弟,我们订单牢记师傅的恩典,请师傅收我们为徒吧!”

耿毅,这不要脸的性格,像极了他的师傅王德伦。

“你这性格倒挺像王德伦的嘛,可是你这身后两位为何不语呢?”

“先生,你应该知道东哥和老师在创业,但由于自身原因,无言于创业,他们倾囊于我,我身后这位是林东之子,林涌双。”

耿毅忽然意识到,他对玄幽灵并不了解,思量片刻便道。

“还有我身后那位姑娘,是我未来的妻子。”

“哦,有意思!”

此时玄幽灵的惊讶不亚于林涌双,明明是助理,为何要这样说。

但考虑到场合问题,两人并没有看发话。

“在下在请求老先生收我们为徒吧!”

“我收你们到也可以,但你们得先通过两条考验。”

那位老人像是早已经准备好似的,这两个条件显然没有那么容易,耿毅还是答应了下来,因为她相信他的师傅。

“无论是上刀山下火海,只要是先生愿意收我们,我们定当尽力而为。”

“哦,你们的考验通过了。”

“什么?”

耿毅三人的疑惑简直就是挂在脸上,明明说好的两个考验,现在又通过了,这让三人非常不解。

这又何尝不好呢?所以三人也没有继续追问。

“这里以后就是你们住的地方,睡了两三天了,饿了吧!走,吃顿饭之后,我便教你们第一课。”

“先生,哦不,师傅,这里连张床都没有,怎么睡?”

林涌双看着现在这间房间,只有一张桌子,四张凳子,虽然非常整洁,但是整个屋子空荡荡的。

而且这间房间也不大,大概也就50多平米,凑合着还能住,但是,床都没有怎么睡。

“古人曾云,以天为被以地为床,有地方睡就算好了,不要搁这说什么。”

老人狠狠的盯了一下林涌双,这一下林涌双再也不敢说什么了,这眼神非常犀利,透露出一丝冰冷,让人喘不过气来。

于是三人便跟着这位老人,走出了这间房间。

这个地方犹如世外桃源一般,仅仅只有这三间草房,隐隐之间还别有一番风趣。

三人早已被眼前的这番景象惊呆了,“赶紧的,别看了。”

虽然天色昏暗,但是院里的灯,却放射出不一样的景色。

三人从惊讶中醒来,继续跟着做为老者来到另外一间屋子里。

“这里以后就是吃饭的地方。”

三人环顾四周,这些房子特别的小,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所有该有的东西都有。

桌子上也有热腾腾的饭菜,这里老人似乎早已准备好。

“你们先去吃吧,我还有点事,记住,别噎着,三天没吃饭了,如果不够,可以去锅里面拿。”

说完这位老者直接,推开房门走了。

耿毅之前来到饭桌前,肚子已经饿的不行了,只是过了一会儿,桌上的饭菜已经所剩无几了。

“毅哥,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无缘无故来到了这个地方,然后又无缘无故莫名其妙的通过了考验。”

林涌双在一旁说道。

“耿总,你为什么要这么说呢?如实回答不好吗?”

在一旁的玄幽灵,心里的这句话已经憋了很久,终于说出来了。

“如果我说你是打副手的,你觉得他会收你吗?”

“可是。。。”

“别说了,事已至此,就这样吧!”

门缓缓打开,“怎么吃完了?”

“感谢老师的饭菜!”

耿毅恭敬地说道。

“耿毅,看来你还真是懂人,好吧!既然碗都洗完了,出来吧,上你们的第一节课!”

耿毅似乎不知道事情的严重,因为以前王德伦都差点没有撑过这位老人的第一场试炼,这也是唯一的考验。

走出门,院子里,已经多了几块石头。

“咱们先来热热身,后面再来说说规则。”

这位老人把,耿毅三人带到那些石头旁。

这些石头排列的杂乱无章,就像迷宫似的。

“师傅,这是?”

必然的改口还是要的,但是看着地上的石头耿毅,还是有点不解。

“这是一个迷宫,我简单说一下规则,这个迷宫有杂乱的地形,同时他冥冥中暗藏着一条非常隐秘的路,看到中心这块最小的石头了吗?他就是你们的终点,只要你们能找到一条进入,并且能够出来的路,这次考试你们就通过。”

“师傅,可是。”

“不要说不会,你只是不去试,不去做罢了。”

那老人回到屋中,“记住,不解出来就不要睡觉,不要吃饭!”

一次两次,耿毅随后尝试了上千种办法都没有用。

“毅哥,师傅,这不是在故意为难我们吗?这颗小石子周围至少有上百条可以走的路,再加上杂乱无章的路,至少有上万种可以试的路,别说不睡觉了,饿都能饿死。”

耿毅并没有理会林涌双,耿毅明白,这位老人还并没有承认已经收了他们。

这就是最后的考验,只是名字里上说已经通过了,实则吃饭的时候,那就是第一次考验,且这也是第二次考验。

这迷宫由大石头,小石头组成,大石头向内部石头的体型逐渐减小,大石头的路很宽敞,小石头走路虽然狭窄,但是分岔路众多,而且中心那块小石子还有很多能通向那里的路。

也就是说,通过缝隙与缝隙之间找出紧密相连的一条路。

耿毅回想起那位老人说的话,居然有隐藏的路,那按常规的方法,肯定是找不出来的。

“不按常规的方法?隐藏!或许突破口就在隐藏,复杂地形?”

耿毅心中有许多的问题交织在一起,另个一丝毫没有头绪。

冥冥间,耿毅想起了王德伦走前说过的三句话。

第一句,“师傅喜欢不走寻常路,有时候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遮到,问题的解。”

耿毅或许明白了什么,立刻走到迷宫前,移动石子,一条径直的路形成了。

“可是毅哥,这不是违背了规则。”

“林涌双啊!下次我们可要注意细节了。”

耿毅已经明白了,那位老者的用意。

这道题目已经解了,那位老人也出来。

“哦,居然移动的石子。”

“师傅你只是说让我们走出迷宫,可没说没让我们移动石子。”

“哈哈哈哈,看来是我失策了。”

那位老者大笑道。

“重新认识一下吧!在下方如平,以后你们就是我的徒弟了。”

“还请师傅以后多多关照。”

耿毅三人似乎早已经预料好了,这边就是耿毅的主意,耿毅早已料到如果这次通过考验,那么便得到了真正的认可,早已和林涌双,玄幽灵准备好以后的计策了。

“我还是小看你了,耿毅。”

“在下愚见,还是没有师傅厉害。”

“行,那么你们准备好接受试炼了吗?”

“只要师傅能教我们就肯学。”

“哦,那就说说试炼吧!质量共分为18层,我称它为18层炼狱,前三层闯过,后面基本上没什么问题,第一层考验就是礼仪,还有知识,第二层考验的是胆识,还有见识,第三层考验的是耐力,还有大局观,紧接着最后的4到18层,咋是你们各自所长,我要锻炼你各自所擅长的领域,记住前三层,你们要靠团体来完成,后面的就是你们各自走的路了。”

“敢问师傅什么时候开始?”

此时耿毅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看看这个试炼到底有多难了。

“不急,你们先休息一天,不然你们会后悔的。”

耿毅自然也没有说什么,因为他明白,方如平是在为他们着想,毕竟当初王德伦差点都没有挺过来,也可以见得这个试炼的恐怖之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