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6.《论我的呆萌剑修青梅》

苏池与来人对坐在一起,房间内的气氛说不出的尴尬与沉默。

唯有骄浅语一脸天真烂漫的拿起没吃完的薯片,兴致勃勃的坐在一边。

“别误会,她···是我的契约魔女。”苏池尴尬的都快用脚趾在地板上抠出三室一厅了。

哪曾想不解释还好,眼前的少女看了一眼一边那少女模样的可爱小萝莉,推了推挺秀鼻梁上的眼镜,看向苏池的目光更加奇怪了。

请问,被从小一起玩耍却多年不见的青梅竹马突然造访,却被发现家里藏着一个对他喊爸爸的小萝莉,应该怎么做才能死的体面一些?

“没关系···我明白的。”对坐在苏池面前的少女语气柔弱的摆了摆手,示意自己并没有想歪。

虽然刚开始确实被吓了一跳,但仔细观察过两人之后,她也依稀察觉到了两人的关系。

负剑少女与苏池差不多大的年纪,戴着一副红色的平框眼镜,一头栗色的柔顺短发及颈,淡粉色的开衫毛衣内是整齐的白色衬衣,下身则穿着一条过膝短裙。

最特别的是少女由内而外散发出的那如云似雾的气质,轻柔到如同一吹就散的样子。

可能是见到多年未曾见过的青梅竹马,少女也有些紧张的样子,双腿微微并拢,正襟危坐,双手紧握着放在膝盖上。

骄浅语乖顺的坐在一边,看看那戴着眼镜的内向少女,再看看尴尬的同时还不忘偷偷以恶狠狠的目光瞪她一眼的苏池,脸上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我去给你倒杯茶!”受不了这种氛围的苏池猛地站起,身体僵硬的转身逃离。

“栗家的人?”

苏池离开之后,骄浅语毫不客气的坐在了苏池的位置,一脸好奇的上下打量着眼前怯弱而文静的少女,以及少女背后那细长灵剑。

“嗯,栗家栗月。”栗月面色有些紧张,身体微微绷紧。

她本就有些害怕别人直视的目光,而眼前这位不但双手按在桌子上直勾勾盯着他,那眼神也侵略如火一般,让她浑身不自在。

不过栗月也没忘了自己这一次来此的目的,看了一眼毫无动静的房门,鼓起勇气有些迟疑的抬头看向眼前的小萝莉:

“前辈是三年前那位魔女?”

“你认识我?”骄浅语眉头一挑,三年前那件事她记得知道的人应该不多才对。

“是溟姐告诉我的,她来之前嘱咐我向你打声招呼。”栗月歪着头想了一下,模仿着溟姐那不容拒绝的语气开口道:

“三年前那件事我不和你计较,现在带着那小子给我回来!”

栗月虽然很努力的在模仿了,可印象中溟姐那平淡却又霸道的语气还是没办法完全复刻,反而因为蠢蠢的模样显得相当可爱。

“哦?那女人竟然主动求我回去?看来是遇上什么麻烦了呀···”

骄浅语翘起二郎腿,脑袋轻轻摇晃,神色变得玩味起来。

应灵司那女人个性强的很,永远一副风轻云淡尽在掌握的模样,说出去的话很少会改变,当初在她闹出那件事之后那女人本来是想杀了她的。

当时她和那女人可是好好打了一架。

后来还是苏池的父亲出面,这才让两人暂时停手,骄浅语自愿被封印。

但即便是被封印,那女人也还是将她和苏池一同扔到了境外,这个超凡几乎不会出现的世界,并说过一辈子不打算让她返回境内。

如今对方竟然突然改口,有点奇怪呀。

栗月小小的脑袋里有些无法理解的疑惑,眼前这位这是怎么听出来溟姐是主动央求的?

只是栗月看着眼前皱眉沉思的萌萌小萝莉,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了骄浅语头上那之露出一点点的红色双角。

栗月心里痒痒的,她对可爱的事物一向没什么抵抗力。

虽然听父亲说过这位凶名赫赫的魔女性格十分恶劣,但排除性格,眼前这位单从外表上来看真的能萌化不少人的心。

看到骄浅语陷入沉思,栗月四顾无人,心脏砰砰直跳,白皙的右手不由自主的摩擦着大腿,很想要鼓起勇气rua一下这一对可爱的小角角。

这种感觉,就如同人类面对撒娇卖萌的猫咪时根本无法抵御一样。

但栗月的动作却被骤然响起的开门声打断,苏池提着一壶柠檬水走了进来。

“嗯?栗月你怎么了?”苏池一脸疑惑的看向正襟危坐,后背绷的挺直,一幅做贼心虚模样的栗月。

“没···没什么!”栗月鼻梁上的眼镜跳了一下,仿佛被吓到了一样,双眼目视前方,身体僵硬的回答道。

苏池居高临下看了一眼栗月通红的耳朵,有些奇怪。

他本以为是骄浅语的缘故,可看那家伙现在正垂头沉思,不像是逗弄了栗月的样子。

“伯父近来可好?”

苏池为两人和自己各倒上一杯柠檬茶之后这才开口问向眼前的栗月。

他知道栗月是栗家的人,而栗家是有名的剑修世家,传承无数年的大族,小时候苏池还在父亲的带领下去住过一段时间。

也正是那个时候,苏池认识了呆呆的栗月,后来父亲失踪,他也被扔到了境外,三年都未曾再见过栗月。

所以当栗月出现在这里时,苏池除了见到青梅竹马的开心之外就是疑惑了。

“父亲他应该不太好···”栗月迟疑了一下,捧起茶杯小声说道。

“怎么会?我记得伯父身子骨不是挺健朗的吗?”苏池惊了,难不成有什么强大的超凡者袭击栗家了?

要知道栗月的父亲可是栗家家主,如今赫赫有名的剑修之一,手中更是拥有着栗家传承的两柄灵剑之一,在境内强者里边都是最顶尖的那一批。

“不···不是你想的那样···”栗月看到明显误会了的苏池,赶忙摇摇头。“父亲他···是被我气的不太好。”

“哈?”苏池看着眼前有些难以启齿的栗月,有些懵了。

在苏池心中,栗月从小到大都是乖乖女的表现,家里让做什么做什么,从来没有反抗过家里的意思。

甚至在当年的苏池眼中,栗月简直是个呆呆女,树上掉下的的毛球缠住头发也不管不顾。和苏池玩的时候也只是傻乎乎的跟在苏池身后,除了练剑之外,栗月干什么都是笨笨的,蠢蠢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