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59.去找苏池

林海之上,一金一黑两道流光正在展开激烈追逐,掀起的狂风几欲将整片林海压垮。

“夏司主,别费力气了,周围已经被我们设下阵法,你的‘万法之相’并非专精空间的灵徽,你跑不掉的。”金色流光后的人影狞笑着的看向眼前的金发女子。

夏溟面色平静,丝毫没有被追杀的慌乱,也懒得搭理身后之人。

杀了身后之人很简单,但只是杀了对方,一来根本引不出潜藏在暗处那人,二来也搞不清对方究竟在哪里凝聚污秽之血。

摧毁污秽之血远比身后这个跳梁小丑要重要无数倍。

“哼。”

光头壮汉眼见夏溟直接无视他,不满的冷哼一声,觉得这位传说中的应灵司司主也就这样吧,名不副实。

“乖乖让我把你的脑袋砍下来,当做我的收藏品吧!”

光头壮汉眼球凸起,心跳加快,疯狂的叫嚣着。

而壮汉手中的正嗡鸣作响的电锯,也如同一头嗜血咆哮着的野兽一样,电锯周身红光缭绕。

“究竟在哪?”夏溟柳眉轻轻蹙起。

她搜寻了方圆三百里的所有地方,却丝毫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的地方。

对方以污秽之血的气息将她引来,不应该只是想要让身后这个废物在她耳边聒噪几句才对···

就在夏溟沉思之时,身后的光头壮汉却不知为何速度暴涨,竟然眨眼间就缩短了两人之间的距离,那咆哮着的电锯距离夏溟灿烂的金发不足半米!

“哈哈哈哈!我要把你的脑袋砍下来,这一定是我这辈子最好的收藏品!”

光头壮汉双眼充血,神色癫狂到不正常,可他自己却仿佛丝毫没有发现身上的异样一般,依旧陶醉在自我的世界。

一缕黑烟悄无声息的从电锯上溢出,不着痕迹的混入到空气中,被夏溟吸入。

本来心静如水的夏溟忽然觉得身后这人太过于聒噪了,以致于让她有些心烦。

“顺手拍死这只苍蝇也不影响我的计划。”

莫名的,夏溟脑海中浮现出这个念头。

紧接着灵徽亮起,一字吐出:

“崩!”

但在灵徽发动的一瞬间,夏溟就意识到了不对,将那缕属于她但却并不完全属于她的念头撕成粉碎。

可灵徽已经发动,夏溟已经来不及撤回。

光头壮汉的身体被无形的伟力攥住,脸上的神色陡然僵硬,喉咙只能发出“呃呃”声,惊恐涌上心头。

还没来得及求饶,光头壮汉的身体便在空中直接崩散。

但预想中的血腥画面并出现,崩散的光头体内,出现的是无穷无尽的黑色浓雾!

浓雾之中,更有一道轻灵的笑声。

夏溟神色一沉,终于明白她之前察觉到的另一人在哪了。

眼见黑色浓雾即将将她吞噬,夏溟丝毫不显惊慌,这种程度的伏击就想暗算她?

“痴人说梦!”

“散!”

夏溟一语道出,伟力天降。

“呵呵。”银铃般的笑声不断从浓雾中传出,却丝毫不见人影。

夏溟的实力谁不知道?正面对上谁来都是个死,但他们暗星既然敢动手,那就有着万无一失的准备。

无形的伟力笼罩了整片黑色的浓雾,本来无止境扩散的浓雾静止在了原地,随即如同被一只无形大手撕裂一样,彻底崩散!

但散开的浓雾中却有一道寒光丝毫不受夏溟“万法之相”的影响,径直切极快的朝着夏溟刺来。

早有所料的夏溟丝毫不为所动,一指点出,指尖上明光附着,如有大日凝聚于指尖!

可下一刻那几乎要与指尖碰撞的寒光陡然消失。

夏溟眉头一挑:空间之力?

寒光出现在夏溟背后,并且握在了一道倩影手中!

夏溟眉间浮现冷色,下意识想要发动灵徽撕碎身后那人。

她的灵徽,可不是说出来才能发动。

可身后之人轻轻将嘴唇附在夏溟耳边,轻柔的呼唤了一声:

“师姐。”

这两个字如有魔力一般,泰山崩于左而色不变的夏溟瞳孔骤缩,眼中第一次有了剧烈的情感波动。

是悔恨?是遗憾?是愤怒?

那是她一直掩埋于心底的情感,头一次的,被这熟悉的声音从心里捞出。

夏溟丝毫不顾身后寒芒危险,想要转头去看那人。

她想要证实!

但倩影却只是轻笑一声,在夏溟身体僵硬的那一瞬间,匕首挥下,血洒长空。

漆黑中混杂着灰白的诡异力量撕裂了夏溟的衣服,在其如玉一样的后背上割裂出一道巨长的伤口。

霸道而诡异的力量自伤口出现的瞬间就以龙卷之势涌向夏溟的体内,而一匕首挥出,身后倩影也转瞬消失不见。

只余一串银铃般的轻笑声回荡。

转身已是空无一人的夏溟,眼中复杂的情感一掠而过。

那个声音····

“咳咳!”夏溟忽然弯腰,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变白。

“杜安南!”

夏溟忽然低喝一声。

“收到!”

陌生的声音在夏溟耳边响起,万里之外的年轻男子灵徽瞬间大亮,额头冷汗滴落,发动之前附着在司主身上的那点力量,直接将其从万里之外强行拉了回来!

“司主!”

男子只感觉灵力瞬间被抽空,但来不及喘气,就见到了面色已经如同白纸一样的夏溟,不禁焦急的呼喊道。

“隐!”

夏溟以最后一点力量笼罩住了自己与眼前男子。

“回云明市,去找苏池!”

“苏池是谁?”

年轻男子一脸懵逼,但眼前的司主已经无力再回答他的问题。

夏溟此时全部的力量都用来压制后背上那极度诡异,就连她都是第一次碰到的力量。

“不试着杀掉她吗?费尽心思才骗到她这一回,以她的才智,已经没可能有下次了。”

夏溟被传送走之后,林海之上轻灵的声音响起。

“杀不掉的,即便她被暗算到,但如果她放弃压制伤势,夏溟死不死我不知道,但我们今天肯定会死。”

另一道浑厚低沉的声音回答。

轻灵声不再说话,她知道对方说的是事实。

夏溟那个女人,永远深不可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