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57.我以为你只是客气,没想到是真能吃啊!

“谢谢,我不喜欢烟味。”

苏池婉拒了身边风衣男子递来的香烟。

“谢谢,可我还未成年,也不能喝酒。”

苏池婉拒了身边风衣男子想要倒酒的示意,顺便要了一杯冰镇可乐。

这才是他的快乐源泉啊!

酒?谁碰那玩意?

“滋滋~”

人满为患,人声鼎沸的小店里,到处都是“滋滋”的烤肉声。

店里吵吵闹闹,人间烟火美好。

而苏池此时却尴尬的坐在桌子旁,看了一眼身边坐着的风衣男子。

“我说沈大哥,你人也杀了,任务也完成了,揪着我不放是怎么回事?”

苏池喝了一口冰镇快乐水壮胆,主动打破沉默问向眼前这位应灵司的灵卫一把手。

这家伙之前干掉蒋沽之后只是让手下两人处理后续,自己则带着苏池直奔一家位置相当隐蔽的烤肉店来了。

根本没问过苏池愿意不愿意。

“你之前说得挺好的,普通永远不是平庸的代名词。”

沈天臻喝了口度数并不高的清酒,拿起夹子翻动着烤炉上的滋滋冒油的烤肉。

“天才永远都只是少数,普通人为了能够过好一个普通的生活就已经全力以赴了,但普通人并不平庸,普通人里同样有光彩夺目之人。”

沈天臻夹起一片熟透的烤肉,放在了苏池面前的盘子里。

“额···”苏池有些别扭,没有动筷。

这种陌生人的好意,他向来都是拒绝的。

我和你熟,我甚至愿意当你爸爸;我和你不熟,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我叫沈天臻,灵卫局的一把手,刚刚那个蒋沽是我曾经的队员。”沈天臻也不在意苏池的冷漠,只是慢慢介绍着自己。

“苏池。”虽然不想搭理这人,但苏池基本的礼貌还是有的。

“我知道,应灵司现在的特殊顾问嘛,早有耳闻。”沈天臻和善的笑了笑。

他和苏池不同,他是货真价实拥有者应灵司八星权限的人,除了一些只有司主自己知道的绝对机密之外,应灵司对他来说几乎没有秘密。

而苏池作为与他同等权限的人,并且还是曾经婉拒过九十九个魔女的出名人物,沈天臻自然了解过。

“所以刚刚那蒋沽是故意找的我?”苏池眉头一挑,既然沈天臻知道他的身份,那刚刚蒋沽作为沈天臻的队员,没道理不认识他才对。

“不,他是真的没认出来你。”沈天臻也感觉命运有些奇妙,看了一眼苏池手边的棒球帽,那是苏池出门前怕晒随手带上的。

蒋沽遇到苏池之前其实已经和应灵司大战了一场,意识比较模糊,注意力涣散,再加上苏池带着个棒球帽,手里拎着两个大大的显眼购物袋,这才意外被当成了目标。

之后蒋沽一直站在苏池背后,也根本看不到苏池的脸,一直到苏池一把火点着他的时候。

认出来了,也晚了。

倒不是苏池多强,而是有了“人质不是普通人而是超凡者”这个变数存在,那沈天臻肯定能抓住这个机会。

如果他抓不住这个机会,那他就不是沈天臻了。

“云明市治安真差呀,我这种平头老百姓买个菜还要被当成人质。”苏池随口抱怨道。

之前苏池点燃蒋沽的时候一点没留手,琉璃明火的神异加上苏池的灵力之海一同爆发这才有了成效,要不然一个未构建灵徽的超凡者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伤到一个六星级别的超凡者。

苏池之所以生气,也是因为如果对方抓的不是他而是一个普通人,那这个普通人至少八成概率没命,两成概率死无全尸。

沈天臻说得没错,对方已经疯了。

闻着满店飘荡的肉香,苏池下意识的摸了摸肚子,本来不饿现在也饿了。

“以前挺好的,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才冒出来这么多事,不单单是云明市,整个境内都是如此。”沈天臻一口小酒一口烤肉,吃的美滋滋。“司主猜测,可能和那个暗星组织有关。”

“暗星?”苏池拿起筷子的手顿了一下,不动声色的反问道。

如果不是同音词的话,那这个暗星貌似就是父亲在日记里最后提醒的,让他万分小心的那个神秘组织吧。

苏池也不知道对方什么底细,父亲只是着重提醒让苏池小心暗星之人。

“嗯,一个神秘组织,让司主都感到棘手的存在。”沈天臻翻动着烤肉,一片又一片的往嘴里送。“这次司主被引出云明市,遭遇埋伏而受伤,也是暗星做的。”

“喂喂,原来你最开始给我夹一片是觉得我只能吃一片,剩下的都是你的是吗?”苏池看着沈天臻一会功夫已经干下去五盘烤肉的速度,心中不断吐槽着。

他本以为对方只有两人还点满满一桌子烤肉是客气一下,没想到完全是因为对方能吃啊!

“这些话在这里说真的没问题?”苏池悄悄瞥了一眼四周。

虽说这里几乎没什么超凡者,可大庭广众,人多嘴杂的,这种涉及到应灵司隐秘的消息也不该这么轻易说出来吧?

苏池倒不是关心应灵司,只是沈天臻这莫名其妙的信任让他有些发慌。

“没事,我已经设下风王守护了,我们说的话其他人听不到的。”苏池两句话的功夫,沈天臻又不声不响,风轻云淡的干下去了七八盘烤肉。

而苏池到现在,也只是吃了最开始沈天臻给他夹过来的那一片。

你大爷的,有你这么请客馋人的吗?

“提到幼儿园,你会想到什么?”沈天臻忽然问了一个完全不相关的问题。

苏池犹疑再三,试探性的回答道:“煲仔饭?”

“····”沈天臻一直没停的筷子顿住了,这一刻即便是沈天臻都惊到了。

你是魔鬼吗?提到幼儿园想到煲仔饭是什么魔鬼思路!你吃小孩吗?回去要不要把这家伙列为高危人群监视起来啊···

闷了一口清酒之后沈天臻才压抑住内心躁动的吐槽欲望,看了一眼苏池后缓缓说道:“蒋沽之前除了是应灵司的灵卫,闲暇之时他还当着幼儿园的助教老师。”

“那家伙本来很开朗的,说以后有孩子一定要生个龙凤胎。”

苏池沉默了,他不知道沈天臻为什么要告诉他这些,他这个人一点都不在乎陌生人的生平。

陌生人是好是坏,干过什么事,其实苏池都不在乎。

他只是一条喜欢躺在院子里晒太阳的咸鱼宅男而已,你见过哪家咸鱼会跑到别人家晒太阳的。

“后来他吸入了污秽之血···”

······

“前辈,就这么把这些事情告诉他真的好吗?”

高楼之上,一名身穿正装的女子站在沈天臻身边,有些疑惑的看着下方拎着打包好的烤肉回家的苏池。

“呼!无妨,这也是司主的意思,并且这些事情他迟早都要知道。”

沈天臻面色平和,口中缓缓吐出一口烟雾。

正装女子不着痕迹的撇了一眼沈天臻,沈天臻口中的香烟瞬间被扭成了十八段麻花。

“吸烟有害健康哦,前辈~”

“知····知道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