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47.听说···你是个野种?

“东西我已经预定了,我不会给你的。”言雀语气冷淡,丝毫不想和崔韵多聊。

“你已经预定了?抱歉,我怎么听当铺的人说,咱们是同时开口要买这枚湛蓝天明石的?”崔韵不慌不忙,慢悠悠的靠近了言雀,语气令人嫌恶。

言雀美眸一冷,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张脸,忍住了想要一把火糊在崔韵脸上的冲动。

在这里动手,同样会被驱逐出店铺。

言雀看了一眼身边的寒清雾,心中坚定之意不减。

这枚湛蓝天青石是寒清雾父母的遗物,她和寒清雾两人做了不少委托,四处打听了好长时间才得知这东西最后流转到了这里。

寒清雾与她情同姐妹,对方的愿望,言雀一定会帮其达成!

这是约定!

可巧合的是,当她开口向当铺之人开口购买这枚湛蓝天青石时,却被告知有人在同一时间刚好也提出要买这东西。

时间不分前后,店铺之人就选让他们自己争论谁来购买。

反正卖给谁都是卖,上当的是谁无所谓。

崔韵眼睛一转,忽的靠近言雀,上下打量一番后藏起自己那垂涎的目光,心想这言雀性格虽然恶劣,但姿色确实极品,随后才阴阳怪气的对言雀说道:

“莫非···言大小姐你构建灵徽的事情其实是假的,只是为了所谓的面子,欺骗众人,欺骗家族的借口?”

“你说什么!?”言雀凤眸一噔,心中怒火瞬间点燃、

她离家而走,在应灵司以无数委托历练自己,其中艰难困苦与危险,以九死一生来概括毫不为过。

好几次她想要放弃,又咬牙坚持了下去。

如此反复她才一边磨练言家得意的控灵之法,一边成功构建了灵徽。

如今崔韵竟然质疑她付出的努力!这无疑触及到了言雀的雷区!

言雀右手抬起,体内灵力奔涌,就想要出手狠狠教训一下这家伙。

察觉到言雀的动作,崔韵眉头一挑,隐蔽的制止了一旁想要握抢保护他的清笠华,继续以更加挑衅的语言对言雀说道:

“哦?不会吧不会吧,不会真的被我说中了吧?堂堂言家大小姐,与父亲大吵一架脱离家族之后竟然连灵徽都构建不出来?”

崔韵肢体语言极为夸张,面目扭曲,就差没在言雀面前跳支舞了。

只要能达成目的,那他就可以无所不用其极。

言雀心头无名火起,银牙紧咬,现在只想将眼前这张脸烧成虚无!

“还差点火候吗?看来还需要添把火呀···”

看着面对他的挑衅依旧还能忍住怒火的言雀,崔韵觉得这位素来刁蛮的言家大小姐这段时间里也并非没有成长嘛。

要不是担心言雀反应过来,崔韵说不定还会竖起食指大喊几声:“你过来啊!你动手啊!”

但言雀喷薄的灵力与即将落下的手掌却被握住并制止,冰冷的寒气让言雀脑海中的怒火瞬间平息。

言雀扭头看去,是自己的契约魔女,寒清雾。

“他在用言语逼你出手。”

寒清雾语气依旧是万年不变的冷淡,恍如天山寒雾般飘渺。

她虽然想拿回自己父母的遗物,但现在她更希望的是让言雀顺利成长下去。

被怒火支配,这对言雀心性成长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有些事情有过第一次之后就会有无数次。

现在在这里动手,言雀毫无疑问会被驱逐这里,那崔韵的目的不但能够达成,还会变得更加得意。

冷静下来的言雀也意识到了这一点,用恶狠狠的目光瞪了一眼崔韵,体内灵力平息。

别被我逮到机会,要不然迟早烧了你!

现在在言雀心里,对崔韵的厌恶程度已经超过了那个叫苏池的少年,甚至觉得敢于以普通人的实力保护栗月的那个人,也并不是那么讨厌了。

“看来计划A失败了,只能动用计划B了呀···”崔韵有些遗憾,背后的手对着一旁的清笠华示意了一下。

既然不能逼得言雀两人主动出手,那就逼得对方被迫出手。

崔韵就不信,面对清笠华的致命攻击,那两人也能忍住不出手。

至于结果,动手的是清笠华,被驱逐和拉黑的也是清笠华,和他崔韵有什么关系。

毕竟他们之间甚至都没有契约,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完全是陌生人才对。

一旁的清笠华叹了口气,她是发自内心的讨厌崔韵这种不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但如今对方手握契约,这种程度的命令她还违背不了。

清笠华上前一步,气势浑然一变,气机锁定住言雀与寒清雾两人,她只需要一枪逼得对方两人动手就好。

对面的言雀和寒清雾两人神色诧异,不知道崔韵发什么疯。

契约魔女动手,那崔韵这个契约者也同样担责的!

言雀想破脑袋也想不到,有魔女会守护一个未曾与其签约的超凡者。

崔韵搓了搓下巴,忽然想到了什么,决定再试一下。

抬头看向言雀,崔韵语气与目光都有些奇异。

寒清雾心中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

“听说···你是个野种?”

轰——

汹涌的火焰瞬间点燃周围的空间,崔韵的话彻底触及到了言雀的逆鳞。

崔韵眼睛亮起,这条传言竟然是真的?

言家大小姐竟然真的是那位言家家主酒后乱性没收住才意外降生的,后来才因为天赋极高被培养成了言家继承人。

“呼···”

言雀吐出一口气,心如止水,再抬头时那汹涌的杀意简直要从眼睛里溢出来一样。

寒清雾察觉到言雀心中的怒火与杀意,也不再阻拦,既然要动手,那就尽量斩草除根吧。

只是····

寒清雾的目光落在了崔韵身边那个持枪少女身上,对方的存在让她如寒芒在被。

但出乎所有人预料之外,就在众人剑拔弩张之时,一只手掌从虚空中探出,直直的握住了正满脸得意的崔韵。

“所以我才讨厌熊孩子呀···”

苏池低头对着惊恐的崔韵叹息一声,随即手中迸发出赤金色的火流!

“啊!!!!”

崔韵的惨叫声瞬间响彻整个房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