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44.姐姐别这样

沉默。

苏池左等右等,也没等到回答。

咋的,沉默是金吗?

苏池忍不住靠近了一点,这才发现刚刚被烟雾缭绕包裹着的身影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了。

忽然,一道香风背后袭来。

苏池猛地转身,一道惊艳至极的脸庞陡然靠近,将苏池逼得连连后退了好几步。

三十岁?不对!二十岁?不对!十八岁!也不对。

苏池望着眼前近在咫尺的瓜子脸,心里却无论如何也判断不出这个女人的年龄。

青春而蓬勃,稳重而成熟,雍容而魅惑,三个年龄段女人三种截然不同的气质融为一体,仿佛远在天边,又好似近在眼前。

如有似无,如云似雾,魅惑天成。

“哦?你是他的儿子呀···”魅芷兮眼中有着些许玩味,澄澈的眼眸深邃如旋涡,仿佛要将苏池里里外外彻底看透一样。

“梅···梅姐?”苏池看到女子手中的玉烟杆,认出了女子的身份。

“我叫魅芷兮哦。”魅芷兮轻轻一笑,瞳孔里似有明光晃动,闪闪的,令人目眩。

苏池感觉心跳的非常,非常,非常厉害。

不可名状的燥热由内而外的涌出,苏池呼吸有些急促,感觉眼前的女人正散发着一股致命的诱惑。

甚至于,苏池从这女人身上感受了莫名的心动。

但正是这份心动,让苏池察觉到不对劲。

别开玩笑了,能让他第一面就感受到心动的,那都是二次元的老婆们!

灵力之海,一道玄之又玄的气息闪过。

苏池脑海中一顿操作强行让自己进入“贤者状态”,再睁眼时眼中已经毫无波澜。

想拿这个考验干部?不要小看死宅的意志力啊喂!

魅芷兮眨了眨眼睛,眼底深处有些惊愕。

苏池竟然摆脱了她的灵徽影响?怎么做到的?

魅芷兮眼中有一丝不服输,能挡住她灵徽影响的人存在,但绝对不是眼前这个连灵徽都未构建出来的少年才对。

魅芷兮向前一步,再次贴近苏池,吸了一口玉烟杆,随即一口清雾对着苏池迎面轻吐出,镌刻于灵魂深处的灵徽微微一亮。

“吸烟有害健康,而且我讨厌烟味。”

苏池捏住鼻子,面无表情的挥手将清雾挥散,虽然这貌似并不是烟。

眼前苏池没有受到丝毫影响,魅芷兮忽然对眼前的少年有了兴趣。

“苏池对吗?”魅芷兮巧笑如歌。“有没有兴趣和姐姐谈一场恋爱呢?”

苏池呆住了,某个空间内,正在喝茶看戏的骄浅语一把捏碎了茶杯!

“骚狐狸,我烧了你!!”

“怎么?不愿意吗?”魅芷兮莲步轻移,面颊如红酒般让人心醉。“姐姐我呀,可是从来没被其它男人碰过哦。”

魅芷兮一只手搭在苏池的肩膀上,一只手轻轻将自己半边华服扯开,滑嫩的香肩露出半截。

她不相信,眼前这个少年真的能挡住她的魅力!

苏池看着眼前似清纯,似稳重,似魅惑的女子,眼中忽然闪过一丝同情。

“不要啊···”

奇异空间内,本体示人的骄浅语看到这一幕差点气炸,袖子都撸起来了。

她不比那骚狐狸好看!?

苏池啊苏池,你果然还是喜欢胸大的吗?

反倒是骄浅语不远处坐着的另一位中年白衣男子满脸笑呵呵的,依旧不紧不慢的喝着茶,随手一点将骄浅语握碎的茶杯复原,重新倒上清茶。

“额···你是不是没人喜欢啊?”苏池眨了眨眼睛,发出灵魂的拷问。

虽然苏池觉得自己不算丑,也就一般般帅,但也不至于让一个刚见面的女孩这么主动倒贴啊。

如果有男生觉得女孩子多看你一眼就是喜欢你,那苏池的建议就是多吃点头孢,少喝点酒。

“没没没···没人喜欢!?”魅芷兮人都傻了,你从哪点看出来我没人喜欢的?

要是被人知道那个魅惑万千的魅芷兮其实是个异性手都没牵过的纯情大姐姐,这老色批人设还不当场崩塌?传出去还怎么见人?

面对苏池清明的眼神,魅芷兮下意识的反驳道:“喜欢我的人叠起来填满整个云明市都没问题好么?”

“用灵徽?”

苏池的一句话就让魅芷兮沉默了下来。

抬头看着苏池平和的目光,魅芷兮明媚的瞳孔有些颤抖,内心有些无法与人言说的委屈。

她也想正常的与人相处,正常的与人说说笑笑,正常的被人追求啊···

可只要灵徽还刻印在她的灵魂里,那她就永远不可能像正常人一样。

当她成为魔女的那一天起,整个世界都在爱她,向她散发着她从不曾体验过的善意。

她本以为是这是天赐的恩宠,后来才发现:其实只有当一个人死后,世界才会变得爱她。

她还活着,可最后她还不如死去,因为她再也感受不到他人发自内心的善意了。

在她的世界里,善意就是虚假的代名词,唯一的真实就只有惧怕与憎恶。

人们可以是她灵魂的俘虏,可她却永远失去了灵魂的伴侣。

魅芷兮的灵徽能够魅惑一切,任何直面她的人都会不由自主的亲近她,偏向她,帮助她。

这种魅惑无关身体,直达灵魂。

可魅芷兮终究不是什么十恶不赦之人,她只是渴望被爱,被友善对待。

所以即便魅惑到了其他人她也会很快离开,不会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

但她离开之后,魅惑解除,不管是普通人还是超凡者,都会惧怕她。

谁会愿意成为另一个人灵魂的俘虏呢?

所以魅芷兮成了问题魔女,成了被应灵司处理的对象。

魅芷兮无数次感到委屈,因为这并非她所愿,她也曾想着自暴自弃算了,后来依旧过不去心里的那道良知关卡。

被所有人爱,又被所有人憎恶厌弃,这就是她的命运吗?

明明早就明白的。

魅芷兮忽然有些心灰意冷,搭在苏池肩膀上的双臂无力垂落,有些意兴阑珊的转身想要离开。

恋爱能让人的脸上有些人间最甜蜜的笑容。

魅芷兮从书里看过,听别人说过,也曾亲眼见过。所以她才想体验一下,被一个人发自内心的关心,不涉及任何利益,究竟是怎样的感觉。

不过,这种愿望对她这种人来说果然只是种奢望吗?

“喂,等一下。”

就在魅芷兮准备散去这道分身时,背后的苏池却忽然叫住了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