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40.约定转移,以后我就是你的主人

云明市外的一座林山上空,清笠华在确认甩开了从云明市遥遥投来的视线之后,这才终于停了下来。

“出了点意外,幽暗符花被抢走了,但污秽之血还在。”

清笠华单手持着长枪,另一只手则双指捏着一点红光,对着空无一人的虚空淡淡说道。

“事情我已经知道了,计划赶不上变化,意外总归无法避免。”

一道平和的声音于虚空中回响,清笠华不远处的空间发生扭曲,两道人影似是从画中走出一样。

出声与扭曲空间之人身穿兜帽,身材高大,看不清面目,全身都仿佛笼罩在黑暗中一样,唯有声音平和到让人完全感受不到任何情绪。

而站在兜帽人身旁的人影看上去年纪并不大,是一名约莫十五六岁的男孩,通体蓝色的华贵俯视,如今正一脸好奇的上下打量着清笠华。

察觉到男孩的目光,清笠华面具下的眉头不由自主的皱了皱,忍住了抬手扎这人一枪的冲动。

在男孩目光深处,她察觉到了令她作呕与反感的贪婪。

食指一弹,清笠华将手中红色晶体扔给了兜帽男子,随后持枪静默而立,不言不语。

“幽暗符花没了就没了,可培养一枚污秽之血不容易啊···”面具男双指捏住红色晶体,将其放在仰望下细细打量了一番后感叹道。

本来他们的计划早就该启动了,但因为某个蠢货弄丢了上一朵附着污秽之血力量的幽暗符花,导致他们只能被迫暂停了手头的计划,转而抓紧将之前正在秘密培育的另一枚污秽之血赶忙催熟。

并且为了保证计划的安全,他们付出了不小的代价才将夏溟给引出了云明市。

没有了那个女人在,他们的行动才能稍稍大胆一些。

虽然最后还是出了一点小意外,不过结果还好。

兜帽男子悠然的收起新鲜出炉的污秽之血,心情不错。

“这就是送我的魔女?”

一旁的男孩忍不住了,语气催促的开口询问道。

“嗯,她就是我之前所说的筹码。”兜帽男子点了点清笠华。“虽然她实力被封印了一部分,但依旧很强,当初为了得到她我们可是耗费了大力气呀···”

“好!好!我同意你的条件了。”小男孩兴奋的连喊两声。

男孩贪婪的目光自下而上的一点点扫过清笠华。

显示看到黑色短裙下裸露出来的,细腻光滑无一丝波痕,如同白绸般的小腿肌肤后,又看向清笠华柔曼的腰肢与那即便被裹得严严实实,但依旧肉眼可见的玲珑曲线。

虽然有面具遮挡看不见脸,但不管从气质还是身材,清笠华无一不是顶尖。

更何况,这个魔女还有着令人咂舌的实力。

崔韵刚刚可是看见了,即便面对应灵司的超凡者围攻,这女人依旧游刃有余的能够轻松离开。

最后那一枪的风华,令他眩目!

有这样的魔女,加上与身旁神秘人的合作,他肯定能够继任家主!

“这份契约给你,她只认契约不认人。”兜帽男子从怀里掏出一张兽皮纸,兽皮纸上密密麻麻写满了文字。“只要拿着这个,她就会守护你的人身安全,并且一些不太过分的命令她也会遵从,刺穿一切你想刺穿的人。”

“不太过分的命令?”崔韵有些失望的接过兽皮纸,他知道兜帽男子应当是看出来了他的龌龊心思。“不过那封印怎么解除?解除封印之后她应该会更强吧?”

魔女本就稀少,而有了一位强大魔女守护崔韵还不死心,还贪婪的想要更强。

“很简单,和她契约就行。”兜帽男子轻笑一声说道。

“契约就行?”崔韵眼前一亮,他身为崔家二公子,天赋不俗,契约一个魔女应当不成问题吧?

他到现在都没有契约魔女,无非是家族不重视他罢了。

等到他当上家主···

“快把你的契约晶石给我。”崔韵有些迫不及待了。

清笠华默默看着她被作为交易筹码被两人随意交换,而无人问过她的意见。

兜帽男子说得没错,她只认契约,不认人。

她的信念就是守护拥有契约之人,不管那人是谁,是善是恶,是男是女。

她的枪,只为拥有那份契约之人而挥舞,她只为拥有契约之人而存在。

她的命运,就是作为工具而存活。

虽然心里厌恶崔韵,但如今对方已经成了契约的主人,清笠华虽然能拒绝过分的要求,但试图契约这件事,并不过分。

看着远远抛过来的契约之石,崔韵有些迫不及待的搓搓手。

但此时的崔韵却丝毫未曾注意到,清笠华与兜帽男子那被隐藏起来的,如出一辙的不屑眼神。

契约结果如何,他们心里都清楚。

····

“也就是说刚刚那一枪其实是佯攻?”苏池有些惊讶。

“嗯,我们也是准备以术法抵消对方攻击的时候才察觉到,原来那一枪只是空有架势而已。”黄薇笑容温柔,却也有一丝惊奇。

“可恶,被耍了。”常山有些气闷。

“我猜她可能也无意伤害其他他人。”黄薇笑着安慰道。“再说,这一枪只是虚晃不是更好吗?”

这一枪虽然将他们戏耍,但那些城中的其他人不会受到伤害,这一点黄薇还是很开心的。

她不喜欢看到有人受伤。

“应该就是了,那一枪确实没什么杀意,那个魔女看起来的确不想伤害其他人。”骄浅语认同了黄薇的说法。

她是唯一和那魔女交过手的人,非常清楚那魔女手中的长枪是多么凌厉与迅猛,而那一招明显不同凡响的“余晖”中竟然没有杀意,这对一个正处在战斗状态下,还是用枪的魔女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

唯一的解释就是对方其实根本就没打算伤害其他人,单纯的想要逼退应灵司的围攻而已。

“反正有其他人去追,我们两个过来只是来处理这边的事。”常山侧头看向苏池背后的丁振两人。“这俩人···也和这件事有关?”

“嗯。”苏池简单将事情经过告知了常山与黄薇两人。

“没伤到普通人就好,如果不是被应灵司通缉的话,违反规矩就只用在应灵司打白工三个月就好。”常山笑着一手一个拎起来两个成年大汉,打算带回去看能不能问出点情报。

苏池和骄浅语两人虽然一个聪明一个实力强大,但碰上丁振这种老油条,常山还是怕苏池两人被骗,决定回去亲自审问一下。

“那没事的话我们先走了。”苏池见事情已经结束也不想多留,开口告别。

“嗯,你们先走吧,后续我们会处理的。”黄薇笑着对苏池和骄浅语摆摆手道别。

“对了黄薇姐,要是司主回来了麻烦告诉我一声,有些事我想和她谈谈。”苏池扬了扬手中的幽暗符花。

这花苏池打算给花溪送去,先养在她哪,顺便让她研究一阵当作谢礼,苏池觉得自己养的话这花可能活不过今晚。

黄薇了然,浅笑着点点头。

“嗯?怎么了?”从小巷离开,骄浅语看向有些出神的苏池。

“想到点事情···算了···”苏池回过神来,拍了拍战斗结束后就重新跑过来,不忘索要自己报酬的雪麒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