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4.我真不是萝莉控

有传言说,昨天晚上的城西有一场盛大的烟火晚会,赤金色的绚丽烟花在黑夜降临之前曾短暂照亮过整座城市!有人看见烟花下有女子抱着一少年消失。

也有传言说,赤金色烟花升空之时地面也有一朵黑色烟花炸开,阴影碎裂成无数。

当外边的传言闹得沸沸扬扬之时,苏池躺在床上,感觉有人趁他不注意给了他脑袋一锤一样。

头痛欲裂!

“喝点水吧。”

一杯清水递到了苏池眼前,娇声中带有一丝歉意。

“哦,谢谢。”

脑袋还懵着的苏池下意识的接过水道了声谢,咕咚咕咚的直接饮尽。

“呼——”

清凉甘冽的清水下肚,苏池瞬间精神了许多,眼前的重影也终于消失,看清了屋内的一切。

空旷的房间,干净的地面,整洁的布置,充满了人间烟火气息。

这是他的房间,而他正躺在自己的床上。

但随即苏池就感觉到不对了,他屋里哪来的女人?

“抱歉,我刚刚从封印里出来,当时体内一丝灵力都没有才导致一次抽了那么多灵力,要不然你也不会昏迷。”

循着声音望去,苏池在沙发上看到一位穿着他的衣服,还抱着他珍藏的快乐水,乖巧坐在沙发上的····小萝莉?

小萝莉看上去十二三岁的样子,模样精致到像是瓷娃娃一样,特别是那若隐若现的小虎牙,说不出的俏皮与可爱。

而这小萝莉身上的衣服,苏池没看错的话也是他衣柜里吧?

因为体型差距,小萝莉穿着苏池的衣服就像小孩偷穿大人的衣服一样,宽松到双手都伸不出袖子的程度。

苏池视线一转,在这小萝莉的脑袋上,有一对只漏出一点的深红色双角。

“不好意思,小朋友你哪位?”苏池懵了,他对眼前的小萝莉没有一丝一毫的印象。

但这萝莉不但在他睡醒之后出现在他的屋子,还穿着他的衣服,这这这···

小萝莉看着一脸迷糊的苏池,眼底忽然闪过一丝狡黠,放下可乐之后直接飞扑到了苏池的怀中,仰起头泫然欲泣的看向苏池;

“爸爸,你不记得我了吗?”

“爸···爸爸!?”

苏池脑海中仿佛一道惊雷炸响,嘴巴张大,恍如晴天霹雳。

他才十七岁啊,他连女孩子的手都没牵过,恋爱也没谈过,怎么就喜当爹了?

不过随即苏池就从震惊中反应过来了,有问题···

“我这几年来一直辛辛苦苦照顾爸爸你,其中辛苦三两句话说不清楚,没想到爸爸你竟然把我忘了···”怀中的小萝莉仿佛进入了状态,眼角带泪,红着眼抽泣着说道,不知道还以为苏池对小萝莉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一样。

“你到底是谁?”苏池随手拎起来怀中的小萝莉将其扔下床,皱起眉头问道,他嗅到了恶作剧的味道。

“呵呵,真是无情的男人啊,对待自己的救命恩人就这个态度吗?”

小萝莉看到苏池反应过来后也不装了,刚刚的眼泪如同根本不存在一般,直接坐回沙发,翘起二郎腿,气质瞬间一变,充满了高高在上的威严。

“是你?”

气质的转变再加上小萝莉头上那“小荷才露尖尖角”的红色双角,让苏池脑海中有了一个荒诞的猜测。

尘封的记忆解开,昨晚的一切都重新涌入脑海,眼前的小萝莉也依稀与那位高挑御姐重合了起来。

“没错,就是我。”

骄浅语骄傲的点点头,随即气质一垮,重新抱起苏池的快乐水咕咚咕咚喝起来。

“芜湖,爽!”

一口干掉半瓶可乐,骄浅语畅快的叹了口气。

“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苏池很难将眼前这个废萌萝莉与昨晚那位威严逼人的大姐姐联系在一起。

“维持那副姿态很累人的好不好?那副姿态下的我一举一动都要消耗大量灵力,就算是你也只能勉强维持住而已,一旦我全力战斗的话你就会晕过去。”

废萌萝莉姿态的骄浅语瞥了苏池一眼,这男人真不是好东西,自己为他着想,这人还不领情。

果然,男人只喜欢胸大的吗?

“原来我晕过去是因为这个吗?”苏池挠挠头,他记得自己体内的灵力貌似无穷无尽才对,而这才是他被九十九个魔女主动请求契约的原因所在。

可以他的灵力都只能勉强维持住眼前的这位魔女,那世界上还有其他人能和这位魔女契约吗?

“你是···应灵司的魔女?”

苏池坐起,无奈接受自己的契约魔女从御姐变成一个废萌萝莉的事实。

因为之前保护他的一直都是应灵司的人,苏池自然而然以为这一位也是寻妖局派来。

“是魔女,但不是应灵司的。”

骄浅语看着眼前还有些迷糊状的俊秀少年,一边解释一边随意的将一片薯片丢入嘴中,说完还给苏池抛了个“媚眼”。

“不过不是应灵司的,但现在是你的哟~”

“···”苏池顶着个死鱼眼,内心毫无波动。

请你下次抛媚眼的时候先把嘴擦擦再变回战斗姿态可以吗?被一个十二三岁的小萝莉抛媚眼,他会被当成变态的。

苏池可不想下半生边吃牢饭边给警察叔叔解释自己真的不是萝莉控。

“那颗契约珠是你的?”

苏池想起了那颗父亲留给他的,陪了他三年,昨晚被骄浅语拿走的契约珠。

“嗯,那吊坠是契约珠也是封印,我之前都在那里边,在你遇到生命危险的时候才会解除封印。”骄浅语点了点头,舔了舔指尖薯片的残留。

苏池心中恍然,原来是这样、

虽然之前三年期间他一直被应灵司的契约者监视着,但监视的同时也是保护,所以三年来他都没有遇到过什么危险,骄浅语自然不会出现。

但随即苏池就意识到了另外一个问题:既然骄浅语三年都在吊坠中,那他三年来干的一切不都被看了个清清楚楚?

完蛋,社死了!请问现在换个星球生活还来得及吗?

骄浅语抬眼一看就知道苏池心里在想什么,笑嘻嘻的解释道:“别担心,封印期间我处在沉睡状态,除了能感知到你是否危险之外其它什么也看不到。”

苏池松了口气:差点社死,还好还好!

“那昨晚那个女孩呢?她怎么样了?”苏池想过来当时除了他和骄浅语之外白果也在那里,只是现在没见人影。

“烧成灰了。”骄浅语神色忽然一肃,冷漠的看向苏池,言语中的杀气让房间内温度骤降。“我的存在不能被任何人知道,见过我真面目的人都要消失。”

气氛一下陷入冰点,看着似笑非笑的骄浅语,苏池一时之间分不清对方说的是真是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