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38.黑裙少女

漆黑的乌光如龙,以无匹威势从天坠落,目标直指苏池!

苏池没反应过来,但骄浅语却提前察觉到了危机,拎住苏池的后衣领,直接倒飞十数米开外。

雪麒麟也精明的很,察觉到危险的瞬间就直接一闪身进了脚下的空间,躲开了从天而降的危险。

轰——

乌光坠地,大地龟裂,掀起一道巨强的冲击,周围墙体上刹那间浮现无数裂纹!

骄浅语抬手,长发飞舞,泥沙飞石在接近她和苏池两米开外就被焚烧成虚无。

丁振和韩海两人吓得直接躲在苏池背后,被骄浅语顺手保护了起来。

烟尘散去,苏池这才看清,原来那一道从天而降的乌光其实是一杆漆黑的长枪!

长枪乌黑似墨,浑身平滑,唯有枪身与枪头部分刻满了繁华瑰丽的花纹,而枪头上森寒之光流转,充斥着漠然的杀意。

苏池抬头,一道身影遮住了阳光,影子洒落巷子。

头戴面具的黑裙少女赫然而立!

“魔女。”苏池眉目严肃的低声道。

“这是你们的雇主吗?”

苏池问的是背后刀疤脸两人。

“不···不是,雇主联系我们从来没露出过真面目,声音也每次都有变化,不过从说话的方式上来听肯定不是女子。”丁振眯着眼看了几秒后否认道。

虽然不知道对方长什么样,可多年委托经验却能让他分清男女。

“小心点,这女人不好对付。”

骄浅语仰着头,稚嫩的面庞严肃以对,言语中罕见的露出了一丝慎重。

上边身姿笔挺的少女周身气场凛凛如天威。

苏池心中一沉,骄浅语心高气傲的性格他最清楚不过,他还是第一次见到骄浅语这么慎重的模样。

“打不赢?”苏池谨慎的开口问道。

“那倒不是。”骄浅语摇摇头。“真打起来肯定是我赢,但你们几个肯定会遭殃。”

遭殃的意思是,小到轻伤,重到身亡。

“先看看这女人什么意思吧。”苏池叹了口气,心想这应灵司究竟维持了个什么鬼秩序,怎么什么妖魔鬼怪都在外边蹦跶。

建议夏溟赶紧退休,让他来当应灵司的司主、

黑裙面具少女低头看了一眼苏池等人,不言不语,轻轻跃下,落至长枪一边。

扭头看了一眼空间中的幽暗符花与那点红光,直接无视了一旁想要尽力降低存在感的雪麒麟。

她只是奉命取回幽暗符花与那滴污秽之血,只要不阻拦她,那就一切与她无关。

“还有一分钟才会绽放吗?”清笠华单手将深坑中的长枪提起,默默站定在黑色空洞面前。

一分钟之后,幽暗符花绽放,污秽之血成熟,带走两者,她的任务就算完成,而在这之前····

铮——

枪风扫过大地,一道横线出现在苏池等人面前。

“过线者死。”少女略显沙哑却难掩清丽的声音回荡在小巷之中。

说完,清笠华手持长枪,身姿笔挺,沉默以待。

“过线者死?”骄浅语将清笠华的话低声重复了一遍,赤金色火焰飞舞盘旋着缠绕上了身体。

等到火焰消散,身姿高挑,赤色双角犹如帝冠一样的骄浅语出现在苏池面前,身上的衣服不知何时也已经更换。

“在我面前你也配说这种话?”骄浅语冷笑一声,无视对方警告,坦然踏过脚下横线。

挑衅她,是要付出代价的!

苏池没有阻止,对方明显也是冲着幽暗符花而来,不管对方是不是雇佣者派过来的,但苏池也没道理将一朵即将绽放的幽暗符花拱手让人。

当骄浅语踏过横线的瞬间,持枪少女身形已然从原地消失,势如奔雷一样携带万钧之力一枪刺向骄浅语。

枪气喷吐,浮光掠影。

“浸夜!”清笠华声音漠然。

一枪挥出,苏池等人瞬间感觉到天色骤然暗淡,如同浸入黑夜一般。

可下一秒,黑夜中有火光冲天亮起,无数精巧至极的火红色莲花飞舞。

“红莲天舞!”

骄浅语此时的声音不复稚嫩,反而有种别样的清冷与认真。

感受到体内疯狂输送给骄浅语的灵力,苏池收回目光,一手提着一个已经看呆的憨憨,赶忙向后退去。

曾经的骄浅语对敌完全依赖琉璃明火本身的威能,根本不屑于用什么招式,可如今面对那个持枪少女,就连骄浅语也无法轻松以对。

而两者碰撞,倒霉肯定是他们这三个倒霉催的弱鸡。

丁振此时也终于反应了过来,赶忙施展手段,双手一拍,在自己等人面前设下三重小型重叠空间。

琉璃明火化作的无数精致红莲充斥在了每一寸空间内,聚而散,散而聚,犹如一曲天舞。

无尽黑夜与耀眼火光,在苏池三人的注视中,悍然碰撞在了一起。

轰——

剧烈的爆炸直接惊动整个云明市,无数超凡者目光惊异的抬头望向某个城区。

数个隶属于应灵司的超凡者纷纷接到通知,要求前往爆炸地点。

从灵力波动来看,战斗双方至少也是七星级别的超凡者。

“咳咳咳!”

巷子里,苏池剧烈的咳嗽着,一幅灰头土脸的样子。

而在苏池身边,丁振两人模样更是凄惨,身上枪伤与灼烧伤口一片接着一片。

之前丁振信心满满设下的三重重叠空间,只坚持了两秒钟,就直接被轰碎至渣。

最后还好是苏池出手挡下了一部分冲击,这才没让丁振两人落得个重伤下场。

枪风裹挟着火苗翻滚,爆炸形成的飓风横扫一切,刚刚的狭长小巷瞬间被“扩宽”了数倍。

要不是这里多是废旧房屋,几乎没人居住,这一波冲击之下指定要出现大量伤亡。

而等到烟尘散去,苏池这才看清碰撞中心的场景。

骄浅语与持枪少女相隔数步,看样子是交手一击之后又分开的样子。

“平手?”

“不分上下?”

丁振与韩海两人咽了口唾沫,知道自己两人是真的在鬼门关走了一圈。

要不是苏池放他俩一条生路,这女人一把火就能送他们投胎了。

苏池没说话,只是紧紧盯着对峙的两人。

一击之后,骄浅语周身火焰再起和清笠华长枪上寒芒如流水般转动。

两人本欲再战,可下一秒却齐齐顿住。

奇异的波动扫过众人——

幽暗符花,绽放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