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31.就你下手最狠,笑的最开心

院落里,黄薇跪坐在苏池身边,手中浮现出翠绿色与充满生机的柔和之光,将浑身灼伤,倒地不起的苏池笼罩。

一旁的常山看了一眼苏池如今的惨状,有些咂舌的看向若无其事的骄浅语:“啧,你下手是真狠啊···”

“想要获得别人不能拥有的力量,就要付出别人不能忍受的痛苦。”骄浅语看着差点去世的苏池,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心疼,但口中却依旧坚定的说道。

“而且,你下手也没比我轻多少吧?”骄浅语瞥了一眼装无辜的常山。

“哈哈哈,训练后辈,我义不容辞。”常山挺了挺壮硕的胸肌,露出雪白的牙齿,笑容满面。

“治好了。”

不多时,黄薇手中的光芒消散,苏池身上凄惨的伤势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承蒙惠顾,这次给你打八五折,价钱是这样的。”

苏池肉体上的痛苦刚刚消失,看着黄薇一边温柔浅笑,一边不客气打出来的价钱,心灵再次剧痛。

肉体治好了,精神创伤能治不?

“行,那我们下次再来。”训练过后,黄薇笑吟吟的挥手告别有气无力的苏池。

“苏池,即便大哥不在,也要努力成长啊!”常山临走前对苏池竖起了大拇指,雪白的牙齿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您可拉倒吧,揍我的时候就你笑的最开心。”

苏池默默吐槽,看着近乎见底的余额,头一次感受到了财政危机。

“不过黄薇姐这能力也太强了吧,要不是记忆还在,我都以为我没挨过打了。”苏池抬起手臂,惊奇的打量着自己的身体。

之前他差点都疼晕过去了,可黄薇一出手,短短十几秒的时间就彻底将他全身所有伤势治愈。

“专精治疗的魔女嘛,有这种表现很正常,就算你伤的就剩一口气了她也能从鬼门关给你拉回来。”骄浅语倒是不意外,她看中的就是黄薇这一手治愈能力。

黄薇的灵徽为治愈能力,拥有的是超绝的治愈之力,与那个专攻肉体近战的常山简直绝配。

奶妈配战士,谁打谁知道,直接痛苦面具脸上戴。

“这次就先到这吧,之后再委托他们过来给你训练。”骄浅语仔细观察了一下苏池的身体,拍了拍苏池的胸口,满意的点点头。

“这拳头和火焰真不是落在你身上,你不觉得疼啊···”苏池想起来刚刚自己的惨状,不禁打了个冷颤,感觉自己从地狱爬出来了一样。

本来以他的进步速度已经堪称惊世骇俗了,不用积累灵力,不用担心灵力凝缩,只用忍受住体内的灼烧痛苦,那他每分每秒都在变强。

但即便是这样的速度,骄浅语依旧不满意。

现在的苏池还是太弱,再加上宿命晚钟碎片的存在以及一些其它原因,将来苏池要面对的危险难以想象,所以骄浅语希望苏池能变强的更快一些。

“做烤鸡之前为了让鸡腌入味,不也要给鸡做个全身按摩?”骄浅语笑呵呵的看着苏池。

为了能够让灵力融入肉体更快一些,骄浅语叫来了常山与黄薇两人,加上她自己,三人一同给苏池做特训。

而特训的内容就是挨打,锻炼苏池面对危险反应能力的同时,也能够极大加速灵力的融合速度。

所以苏池的咸鱼躺尸生活一去不复返,每天不是在挨打,就是在被治疗后等着再次被殴打。

苏池信奉“躺平即正义”,但不是被揍得躺平啊喂!

“不要随随便便给我做一些奇怪的比喻啊!”苏池不满的嚷嚷了一句。

虽然这几天下来他也很清晰的感受到了自己正在变强,可这方式真不是人能想出来的。

没个十年生死大仇苏池觉得都想不出来这种办法。

常山属于舍弃一切术法,完全凭借肉体战斗的路子,肉体之强简直称得上怪物。再加上身边有个顶级奶妈魔女跟着,这简直就是永动机配置。

而当这个奶妈给对手回奶的时候,那被奶的对象就一跃成了顶级沙包。

很不幸,苏池就是这个沙包。

别的不说,这几天挨打都快让苏池被打出来经验了,一般人没点特殊手段还真碰不到他。

如果说常山训练的是苏池的近战能力的话,那骄浅语训练的就是苏池面对各种术法攻击时的反应能力。

要好几次苏池都差点以为自己要熟了。

不过训练的成效也是显而易见,苏池头一次有了自己正在成为强者的感觉。

“对了,接下来一个月咱们可能都没肉吃了。”苏池侧头提醒了骄浅语一句。

“嗯?为什么?”骄浅语耳朵瞬间竖了起来,紧张的看向苏池。

这小子该不会要打击报复她吧?

她还小,可是长身体的时候,没肉吃可不行。

“不当家不知道柴米油盐贵啊···”苏池将手机转向骄浅语,他的账户余额已经所剩无几了。

这废萌萝莉干啥啥不行,搞破坏和吃饭第一名,时不时烧坏点东西。

而苏池也正好处在修炼的关键期,食量大增。

再加上将家里院落里一些老旧的地方重新翻新了一下,委托常山与黄薇这两个超凡者即便是友情价也价格不菲。

苏池感觉到了钱包危机···

虽然情况并没有苏池说的那么严重,至少再撑个一两个月应该是没问题的,但苏池居安思危意识很强。

“那怎么办嘛?”骄浅语如今早就意识到了“没钱万万不能”的道理,苦着脸看向苏池。

“你不是应灵司特殊顾问嘛,应灵司那么多委托,你随便接一些不就行了?就像我们委托常山和黄薇一样。”骄浅语随口提议道。

她现在的实力至少也是七星水准,什么委托不都是小菜一碟?这一点骄浅语有相当自信。

“嗯,我想的也是这个办法,栗月离开之前我问过她相关程序,训练之前我也向常山大哥确认过可行。”苏池点点头,他和骄浅语想的一样。

栗月几天之前向他辞别,说是有个委托要去做,所以这几天都不在云明市。

苏池自然没意见,他知道栗月有自己的历练。

“那还等什么,走吧走吧!”骄浅语兴奋的跳起。

对于她来说,很多正常人早就体验过的东西对她来说都是未知,见识这些未知会让她很开心。

但如果能够和苏池一起见证,那她会更开心。

“你先把衣服换了呀。”苏池捂脸,你穿着睡衣就准备跑出去?他会被警察问话的吧?

不对,他才十七岁,警察问话也是问骄浅语才对。

他才是受害者好吗?

“对哦。”骄浅语低头一看,身上还是苏池上次给她买的小熊睡衣。

急匆匆跑回房间,再出现时骄浅语已经换上了一件新的玫瑰红吊带短裙。

骄浅语赤裸着双足,站在走廊上对苏池转了一圈。

清晨明亮却不刺眼的微光越过屋檐刚好落在了骄浅语身上,和煦的尘风拂过骄浅语灿烂的笑颜,舞动的裙摆如同蔷薇花盛开。

苏池好似心弦被拨动,看的有些出神了。

“怎么样?”

“马马虎虎吧。”

苏池摸了摸鼻子,随口评价了一句,转身就走。

“哦豁,你害羞了?”骄浅语眼睛一眯,笑吟吟的追着问道。

她对苏池可太了解了,苏池说谎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

苏池不答话,他才不会承认刚刚的骄浅语确实惊艳到他了。

“等我一下。”骄浅语在苏池背后呼喊了一声。

“又怎么了?”

苏池回头,看到骄浅语正蹲在院落中,拿着水壶给名为“赤炎帝君”的花朵浇水。

虽然骄浅语好吃懒做,每天喜欢胡闹,并且还换着法子逗弄调戏苏池,但她每天不变的,就是为赤炎帝君浇花。

只因这是苏池送给她的。

苏池笑了笑,耐心的等待着骄浅语浇水完毕。

“好了好了,走吧!”骄浅语按照花溪的嘱咐,耐心浇完水之后这才放下水壶,急匆匆拉着苏池的手准备离开。

“对了,我记得应灵司的委托是按照权限等级接取的,你权限被那个坏女人封了,你能接那些高报酬的任务吗?”朝着应灵司进发的路上,骄浅语忽然想到这个问题。

苏池身体一僵。

嘶,他大概,好像,似乎忘了这个问题啊。

苏池与骄浅语四目相对,都有种不详的预感。

应灵司身为超凡者官方势力,虽然维持着整个境内秩序,但主要在于维持一些大体平衡,更细致更琐碎的事情只能以委托的方式交给无数超凡者来做。

也就是常山与黄薇这类人。

再加上有些超凡者心思诡谲,天天想着搞事情,这些人也都是应灵司的目标。

如最开始苏池遇到的那个能够操控影子的魔女,在三年前不知道干了什么事,就被应灵司通缉至今。

可惜当初骄浅语刚从封印里出来,兴奋的不得了,下手重了点,直接把人烧的渣都不剩。这下就没办法证明人是她杀的,通缉的报酬也自然没办法领取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