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28.常山与黄薇

门口两人出现的很突然,刚开始仿佛还有些迟疑是不是这里,但在看到庭院里的栗月后两人就松了一口气。

看起来这次没迷路。

“请问是苏池家吗?”礼貌而温和的声音如潺潺溪水,在炎炎夏日里传来一丝清凉。

虽然女子是这么问,但门口两人的目光却精准的落在了庭院三人中苏池的身上。

来之前他们已经听夏溟说过苏池是个少年,如今对面三人中就一个干干净净的清爽少年,可不就是苏池吗?

“嗯。”

苏池站起身应道,有些好奇的打量着门口的两人。

常山和黄薇两人对视一眼,有些惊讶。

他们两人是头一次听说应灵司特殊顾问这个职位,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

司主之下的最高权限,八星!

这个级别除了对实力有极高的要求之外,拥有这个权限的无一不是应灵司中最重要的人物之一。

可如今出现在他们眼前的少年呢?身穿一件简单的白色短袖,夏日阳光的照射下有着无与伦比的少年感,模样是少有的俊秀,整体有一种说不出的干净。

但就这样的一个少年,眉眼中却有着浓浓的慵懒,仿佛对一切都提不起兴趣,身上更是散发着一种若有若无的咸鱼气息。

这样的人···会是应灵司的重要人物?

“黄薇姐?常山大叔,你们怎么过来的?”栗月起身有些惊讶的看向门口的两人。

“当然是走过来的。”模样看上去三十出头的帅气大叔爽朗一笑,摸了摸自己的短发,听上去有些自鸣得意的样子。

“他们怎么了?”苏池听出来了栗月的惊讶,低声问道。

“他们两个人···是路痴。”栗月眼中闪过一丝尴尬,赶忙附耳对苏池解释着,之后想了一下又补充道:“很严重的路痴。”

“路痴!?”苏池惊了,看向眼前这一对,完全看不出来呀。

两人中的男子,身形高大,目色明亮,淡灰色的眼眸莫名深邃,如同藏匿了经由无数时光沉淀出来的故事。

面容倒是相当俊朗,约莫三十出头的样子,如同一个可靠的成年大叔一样。

有着极强的成熟男子魅力,坐在酒吧里就是少妇杀手,是那种让少妇看一眼就忍不住与其推杯换盏,彻夜倾听男人曾经故事的类型。

男子随意斜靠在门口,身姿笔挺,身材极为健壮,酒红色的西服都被其健硕的胸肌高高撑起,衬衫下的肌肉若隐若现,让苏池下意识感叹“这胸大肌有够浮夸的呀!”。

苏池记得栗月叫他“常山大叔?”。

而在常山身边,则立着一名面容柔和的黄裙女子,微微浅笑,如同夏日晚风。

女子一身黄裙,长发盘起,身材曼妙如歌,曲线惊人,最开始的询问就是这位发出的,声音相当温和,说话的语调不急不缓,落在苏池耳朵中仿佛接受按摩一样舒服。

超凡者常山,魔女黄薇。

这两位从表面上看怎么都不是严重路痴呀?

“咦?你们认识?”黄薇有些好奇的看向栗月,没想到她会出现在这里。

她与常山早就认识栗月,因为某次任务后她曾在夏溟请求下治疗过栗月,之后也有过接触,所以她对这个栗月的传承者有着不错的好感。

“嗯。”栗月点点头。

“两位先请进吧。”虽然疑惑,但苏池也没让客人立在门口说话的习惯,招呼两人尽力啊。

“三位,是三位啊!”

一道陌生的尖锐声忽然响起,又一道人影突然出现。

苏池注意到,常山与黄薇两人在听到这个声音后同时皱了皱眉头,眼中闪过一丝厌恶。

栗月和骄浅语不明所以,目光同样落在了这突然出现的第三人身上。

“我不是让你先回去了吗?”常山声音低沉,脸上爽朗笑意收敛。

“诶!常山,你这话就不对了。”那人身材矮小,声音却异常尖锐,听到常山的话之后走上前,轻轻拍了拍常山的胸大肌。“我们要见的可是应灵司的这位特殊顾问啊,你说我不来打个招呼合适吗?”

苏池这才看清,这阴阳怪气的第三人是个双眼狭长,一脸枯瘦的年轻男子。男子背部弯曲,所以看上去才会显得很低,并且苏池发现这人说话前还会习惯性伸出舌头舔一下嘴唇。

常山眉头更皱,一只手紧握,按捺住想朝这家伙脸上来一拳的冲动。

“薛轨,夏溟只是让你给我们带路,并未说让你一同旁听吧?”黄薇叹了口气,虽然她也是真的讨厌这家伙,但同为应灵司之人,她还真不好下手。

“确实没说让我一同旁听,但司主也并未说没让我一同旁听吧?”名为薛轨的男子舔了下嘴唇,笑眯眯的侧头看向黄薇,口中反问道。

黄薇神色一滞,想不到这人竟然钻空子。

另一边的苏池心中恍然,如果有人带路的话,那这两人说不定还真是个严重路痴,毕竟整个云明市其实说大不大的,要不然那位司主也不至于特地找人引路。

栗月也了然了,不愧是溟姐,早有预料。

要不然按照这两人的路痴水平,栗月至少也要顺着他们目的地相反的方向找上大半天才能找到他们。

“这家伙,好恶心。”骄浅语看到薛轨的模样,特别是当对方舔嘴唇的时候,感到一阵恶寒。

“这家伙你认识吗?”苏池问向栗月。

“不,应灵司人太多了,大部分都并未在云明市活动,所以我也没见过这人。”栗月摇摇头,这么恶心的家伙她要是见过,肯定会记得的。

云明市虽然是应灵司的总部所在,但云明市本身并不算特殊,很多加入应灵司的修炼者或契约者都活动在世界各地。

“哦哦!这位就是司主所说的特殊顾问了吧?年纪轻轻,真是人不可貌相啊!”薛轨目光一转,看到苏池之后眼睛一亮,不顾常山和黄薇两人的阻拦,直勾勾盯着苏池,快步向前喊道。

薛轨虽然驼着背,但步伐极快,短短两三个呼吸就直接穿越了庭院,来到苏池三人面前。

无视了骄浅语和栗月两人,薛牧以兴奋的眼光看向苏池,并伸出手:“你好,在下薛轨!”

苏池没有接话,也没有握手的打算,冷眼看着眼前笑眯眯的薛轨。

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但苏池对陌生人一般都是采取无视的的态度。

美少女除外,苏池可能会多看两眼。

“初次见面,以后顾问大人有什么需要的尽管找我就行,我在情报方面还是有点作用的。”薛轨丝毫没有因为苏池的冷眼而放弃,右手依旧直勾勾的伸出,仿佛打定主意要和苏池握手一样。

骄浅语和栗月两人面色逐渐不善,这人莫不是来找茬的?

苏池眼神一动,这家伙调查过他?

他加入应灵司的目的本就是借助应灵司的力量来调查父亲失踪的真相,而想要找到真相,情报自然是必不可少的。

对方这是有备而来的呀····

“薛轨!”门口的常山面色不悦,阔步上前准备将这家伙给扔出去,给你脸了不是!

可未曾想,苏池忽然展颜一笑,直接握住了薛轨的右手。

薛轨眼底喜色一闪而过,目光有些奇异,莫名流光闪过,但下一秒他就神色突变,惊恐之意简直要从眼中溢出来一样。

苏池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被针扎了一个小口一样,之前被琉璃明火掩盖住的灵力之海此时再也掩盖不出。

无形的气势从苏池身上传出,刹那间横扫整个院落!

恍惚间,常山与黄薇两人仿佛从苏池背后看到了一片辽阔的海洋!

轰——

来不及抽手,赤金色火焰直接点燃了薛轨,瞬间化作一道人形火炬。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在场众人猝不及防。

常山面色一变,虽然他也看不惯薛轨,但也不能眼睁睁看着这家伙被烧死在他眼前。

“等一下。”

可还未等常山出手,黄薇就神色怪异的伸手拦下了常山。

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被火焰点燃的薛轨没有任何惨叫,反而“砰”的一声,化作一阵烟雾消散于庭院之中。

骄浅语冷冷一笑,伸手一挥,那已经要融入空气消散不见的烟雾瞬间再次被点燃,这下是彻底化作了虚无。

···

不知何处的神秘空间内,一双竖瞳忽然睁开,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他明明察觉到他的某一具分身死了,可为什么没有带回来任何消息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