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22.栗月的另一面!

苏池将橘猫抱在怀中,瞳孔中化作鬼面一样的紫色雾气张口向他撕咬来!

这一刻苏池极为明显的感觉到,这雾气完全是冲他来的。

但在雾气化作的鬼脸距离苏池不足一尺时,一道身影笔直的出现在苏池身前。

铮——

拔剑声轻盈且清脆,栗月将手中天穹狠狠插在地上,无双剑意迸发!

如同浪潮遭遇镇海石柱,大片大片的紫色雾气被栗月以及其手中长剑轻而易举的分成两半。

反应过来的骄浅语和花溪两人神色严肃,体内灵力涌动,无言的默契让一人负责一个方向。

花溪举起掌心,一抹翡翠色的绿芒亮起,花店之中所有植物枝条瞬间飞速生长,狂舞着组成一道植物牢笼,将栗月分隔开的一半紫色雾气统统包裹在其中。

不用压抑心地厌恶的骄浅语就更直接了,眼底赤金色的光芒闪过,火焰凭空而起,化作一条条火龙,咆哮着追着紫色雾气烧。

紫色雾气察觉到危机,直接一转身将骄浅语的火龙反过来吞噬进了雾气之中。

被挑衅的骄浅语眉头一挑,眼神更加危险,而察觉到主人心意的火龙舞动着身躯,口中琉璃明火毫不留情的焚烧着周围的一切。

看着栗月拄剑半蹲的背影,苏池内心感觉有些奇怪,仿佛栗月哪里变了一样。

“谢···”

但眼看局面被控制,苏池还是松了一口气,张口想要谢一声栗月。

可苏池第二个谢字还没说出口,栗月忽然拔剑,身体微蹲,双脚发力之下直接撞破了花溪特意想要给植物照射阳光才设置的玻璃房顶,冲天而起!

无数路人惊讶的看着这一幕,但也没多少惊慌,云明市的日常罢了,反正待会就会有应灵司的人过来处理。

而苏池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搞得有些懵,不知道栗月突然怎么回事。

“咦?”苏池收回仰起的头颅,意外发现栗月平日里戴的红框眼睛竟然遗落在地。

随手收起,苏池想着待会等栗月回来再还给她。

“不对,这雾气在吸收灵力,小心点!”花溪惊讶的语气引起了苏池的注意。

只见刚刚还禁锢着紫色雾气的植物牢笼禁,此时竟然生机消逝,有了枯萎的迹象!

花溪额头上一滴冷汗划过,身体微微颤抖,她蕴含于植物的灵力此时竟然在不断消失,这就逼得她不断注入新的灵力。

正常情况下可能还不明显,可遇到这种灵力大量损耗的情况,魔女实力强却没续航的弊端就暴露了出来。

一旁的骄浅语也神色一变,察觉到自己被包裹在雾气中的琉璃明火也有了暗淡的趋势。

只是她背后靠着苏池这个大挂比,灵力堪称海量,目前这点损耗还撑得住。

“你先退开保护苏池,我来应付这东西。”

骄浅语娇小的身躯慢慢悬浮于半空,赤金色的火焰旋绕于周身,素手一点,琉璃明火呼啸着直奔被花溪牵制的那段雾气烧去!

嘶——

火焰与雾气碰撞,刺耳的腐蚀声响起,势均力敌!

花溪感激的看了一眼骄浅语,随后一根枝蔓甩出,缠绕上苏池的腰间,用力一扯,苏池直接飞到了花溪身边。

“待在我身边,我已经通知了应灵司,应该马上就能赶来。”花溪胸口起伏不定,面色略有些苍白,吃力的将苏池护在身后。

苏池看着这一幕内心有些焦急,他空有海量灵力却没办法让花溪使用。

“那东西很难对付吗?”苏池看着发丝飞舞,如臂挥使着操纵着火焰,不断焚烧雾气的骄浅语,低声问向花溪。

“不,那片雾气很弱,我感觉不到它有什么威力,但诡异的是它却能将我们的灵力吞噬掉以壮大自身,我们魔女的攻击几乎完全依靠灵力,所以这东西从某种意义上是克制我们的。”花溪一边将一只手搭在店中的花丛上,点点荧光浮现,生机化作灵力逐渐归于体内,一边向苏池解释道。

也就骄浅语契约到了苏池这个奇葩,换了正常魔女,现在怕是早就灵力耗尽了。

苏池眼中神色明暗不定,望着紫色雾气不知道在思索什么。

而另一边,冲天而起的栗月跃至半空,在短暂悬空的片刻闭上了眼睛,仅凭直觉搜寻着刚刚一闪而过的怪异。

那朵花突然暴走,是有人动了手脚。

虽然那人动作极其隐蔽,就连骄浅语和花溪两人都被瞒了过去,但栗月身为剑修,直觉天下无双!更别说栗月曾经还被栗家那位老剑神亲自指点过!

几秒过去,栗月猛地睁开眼睛,一缕剑气在脚下浮现,栗月借力一踏,身体犹如离弦之箭一般,急速射向了不远处的某个屋顶!

而在屋顶之上,某个笼罩在黑袍下的人影正在默默等待着结果。

他奉命来收回那朵花,但没想到竟意外撞见了苏池,意识到这是个好机会的他决定铤而走险一次。

只要能够吞噬苏池体内那如海一般的灵力,那将会大大提前那朵花盛开的时间,到时候将沾染了污秽之血后盛开的幽暗符花带回去,那他将会是大功一件!

至于骄浅语和花溪两人,人影觉得不足为据,这朵花虽然并非是针对魔女而诞生,但自诞生之初天然就是魔女的克星,即便那两个魔女能多坚持一段时间,那也于事无补。

唯一麻烦的就是应灵司了,人影打定主意,要是在应灵司到来之前幽暗符花没有吞噬掉苏池灵力的话,那他就直接带着花跑路。

成功回收幽暗符花,无非是无功无过罢了。

正当人影畅想着未来时,却没注意到一道凌厉的剑锋从天而降!

当人影察觉到危险临头的时候,剑锋已然斩下。

危急时刻,人影猛地后仰,毫厘之间错开了栗月的剑锋,但鼻尖却被剑意割裂开来,血珠洒落。

情急之下,人影手中浑浊的泥沼浮现,对着栗月就是一掌拍出!

栗月皱了皱眉头,扑面而来的恶臭还在其次,泥沼上的那令她厌恶的气息才是危险的根源。

无奈之下,栗月只能收剑回防,斩落这一掌。

“哈···哈··哈···”

人影急忙拉开距离,大口喘着粗气,惊魂不定的看向那锋芒毕露的倩影。

完全褪去在苏池身边那娇憨怯弱的模样,此时的栗月眉如寒山,锐意凛然,眼中似有冷冽风雪,细看却又澄澈如水映月一般。

纤细而挺秀的身形笔直站立,手中握着那把寒芒闪烁的灵剑,浑身冲霄的剑意发散,令观者胆寒。

特别是那眼中的淡漠,简直与之前判若两人。

这人是那位栗家大小姐?传言不是说这位栗家大小姐性格柔弱,即便被欺负也习惯忍气吞声吗?

可刚刚那差点要了他命的一剑是怎么回事?眼前这幅模样又是怎么回事?性格怯弱之人怎么可能会斩出如此凌厉的一剑,怎么可能有如此凌厉的眼神!

人影心中预感到不妙,所有人貌似都被这位栗家大小姐给骗了。

如果说之前栗月只是单纯怀疑这个人不是什么好人的话,那刚刚那一掌后栗月就确定了,这人就算不是刚刚在暗中动手脚之人也肯定是有点关系的。

既然如此,拿下便是。

不等对方说话,栗月身形瞬间消失,再出现时已经距离那人影只有一个身位,而手中寒气逼人的天穹向上倾斜,剑尖距离对方的咽喉不足一指!

“笼中鸟!”栗月的声音与剑光一样冰寒。

空前的危机感瞬间袭遍名为吕申的男人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疯狂示警,现在的他犹如一只被困在笼子里想要逃窜的飞鸟一般。

吕申觉得自己如果不躲开这一剑,那他必死!

砰——

在栗月的剑斩下的前一瞬,吕申身体崩裂,浑浊的污泥散落一地。

栗月眉色一冷,这不是她造成的,是对方自己崩散了身躯。

有诈!

但栗月神色丝毫不变,剑势不改,犹如流星划过银河,白色匹练般的一剑竟奇异的调转剑锋,森冷剑光落在了栗月右侧不远处那正想要凝聚起来的污泥之上。

对方崩散身躯躲过她这一剑,想要在另一个地方重组身躯,但却低估了栗月的战斗直觉。

能单枪匹马不依靠任何人,三年来大量完成应灵司的那些任务,栗月依靠的只有手中长剑,而非栗家之势!

凌厉而霸道的剑意带着天穹自身的玄妙,瞬间将那团还想反抗的污泥冰封。

看到这一幕栗月才松了口气,举剑准备以剑气将其镇压,等待应灵司的到来。

可就在栗月松懈的瞬间,污泥再次炸裂,剑气化作的冰层瞬间崩碎,一团长着人脸的污泥神色惊恐的飞速逃离。

这女人太可怕了,太可怕了!他自认还是有点实力的,可在这女人的剑下他竟然一剑被逼出逃命之法,第二剑就识破他的计谋将他镇压。

如果不是上面为了让他顺利带回幽暗之花给了他个保命的小玩意,这次他就彻底栽了。

不是他太弱,是这女人强的离谱啊!

他错了,他不该小瞧栗家之人的,栗家出来的统统都是惹不起的呀!

吕申内心疯狂哀嚎着,这一缕裹挟着他最后意识的污泥直接从高空精准若如下水道,借着污水的掩护消去自己的气息,祈祷着自己能活下去。

栗月银牙轻咬,以对方的实力肯定破不开天穹的玄妙,毕竟是栗家的传承灵剑,对方一定是用了其它手段。

而刚刚一瞬间至少有成千上万点污泥飞溅,栗月虽然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素手轻点,幻化出无数道剑影,可依旧有上百道泥点逃脱了她感知的范围。

不用想,对方肯定就藏在那数百个泥点之中。

栗月站在楼顶边缘,低头看着下水道口,秋水般的眸子中冷色浓厚。

被他逃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