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20.花溪

“陪两个美女逛街你就这个样子吗?”看到苏池这个样子,骄浅语不满的哼哼两声,在一口气喝完自己的冰镇西瓜汁后,又把目光落在了苏池面前的那杯冰阔落上。

虽然骄浅语如此说着,但眼中的兴奋做不得假,不管是她还是栗月,两人今天都感觉到无比的满足。

骄浅语第一次体验到这种感觉,有些新奇。

而栗月则是开心能够陪伴在苏池身边,一同渡过她曾经幻想过的一天。

虽然不是单独两人,但自幼练剑与修行,加入应灵司后也是执行各种任务的她,从未如此悠闲过。

栗月察觉到骄浅语的目光,赶忙在其对苏池的可乐伸出魔爪之前将自己的哈密瓜果汁递给了骄浅语。

“这个也挺好喝的。”

骄浅语也不客气,尝了一口,随即眼睛一亮,咕咚咕咚喝了起来。

栗月松了口气,苏池的可乐已经被喝过了,要是骄姐姐拿走,岂不是要···

苏池费力的抬起眼皮看了一眼有说有笑的两人,感叹女人之间的友谊还真是奇怪啊。

明明之前关系还挺一般,可只是一起买了衣服开心玩了一天,关系就能亲如姐妹。

“不过今天有够大出血的,该规划一下以后的生活花费了。”苏池瞥了一眼身边的大堆小堆。

因为骄浅语喜欢随地大小变,所以衣服自然也是买双套的,还好魔女能力奇异,能在周身开辟出一个随身携带的空间。

虽然不大,但也足够使用了,如今骄浅语的贴身衣物都已经被其收在了那个空间里。

“嗯?苏池?”

就在苏池思索之际,一道温和有礼,轻柔似水的声音从一边传来。

苏池回过神来,心里有些奇怪,还有人认识他?

骄浅语和栗月两人也神色一动,齐刷刷转头,看向声音的主人。

一位身穿优雅的蓝白色店服,手里还握着一个浅色洒水壶的女人站在饮品店隔壁栅栏旁。

看这样子是在浇花时意外看到了他们。

女人双眼弯如月,身后黑发随意扎起,一脸温和的笑容,浑身上下有一种自然与清新的生机感,让人下意识生出好感。

不过此时看到苏池之后,这位大姐姐惊讶的掩着嘴,神色有些惊讶。

“嗯····”看到这个漂亮女人,苏池顿时感觉到眼熟,特别是其身上飘来的若有若无的花香,更是让苏池熟悉,但他冥思苦想半天却想不起这人是谁来着。

看到苏池脸上疑惑地表情,对面的女人微微一笑,将随意扎起的头发放下,随手从虚空中拿出一朵娇艳欲滴的红色郁金香。

“虽然未能签订契约,但这朵郁金香赠予心地善良的你。”

“是你!?”看到这一幕,苏池脑海中一道闪电划过,惊讶的瞪大双眼。

他想起来了,这个大姐姐就是当初第一个来想要与他签订契约的魔女!也是被他第一个拒绝的魔女!

他记得这位满身花香的大姐姐好像叫花溪来着。

“嗯,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花溪将头发重新扎起,脸上是见到故人的开心,丝毫没有当初被苏池拒绝的尴尬。

“我也没想到···”苏池惊了,他就随便出个门就见到了拒绝过的魔女,身边还跟着的是成功签订契约的魔女。

这场面让苏池想到了游戏里带着现任看到前任的那些男主。

骄浅语此时也恍然,她也见过这个女人,不过是在苏池项链时见到的。

“咦,这不是栗月吗?你们认识?”花溪目光一转,没想到出了苏池之外还能看到第二个熟人。

栗月眨了眨眼睛,她记得这位好像也是应灵司的魔女?

“我陪苏池出来买点东西。”栗月和花溪并不太熟,两人只是在应灵司见过几面而已。

“那这位就是与你签订契约的魔女?”花溪最后将目光转向了骄浅语,看上去相当感兴趣。

她虽然被苏池拒绝了,但因为对苏池印象不错,所以之后也偶尔有关注之后苏池的情况,最近听说苏池甚至都已经拒绝了九十九个魔女。

花溪瞬间平衡了不少。

骄浅语抬眼看了一眼花溪,懒得搭话。

魔女与魔女几乎很少有交流,互相之间往往都是避而远之,再加上骄浅语本身也不是什么热情之人,自然懒得回话。

“嗯。”苏池点点头,他对这第一位魔女印象也还不错,毕竟被他拒绝之后临走时还送了他一朵郁金香来着。

喵——

一声慵懒的猫叫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一只肥肥的橘猫站在花溪背后,冲着众人或者说是苏池叫了一声。

苏池看到橘猫尾巴上的疤痕,忽然一愣,反应过来:“这是三年前那只猫?”

“嗯,当初从你家收养它之后我就将它放在店里,挺乖巧,现在看起来它还认得你。”花溪笑着说道。

她第一次见到苏池的时候苏池正在救助一只垂死的流浪猫,可苏池虽然给流浪猫包扎了伤口,但猫咪的生命气息还是不断衰弱。

当时的苏池正沉默的坐在流浪猫的面前,神色悲伤。

最后还是花溪出手救活了流浪猫,并且还主动选择了收养。

所以花溪对自己被拒绝没有任何怨言,反而依旧对那个心底善良的少年抱有好感。

尾巴秃了一块的橘猫矫健的越过栅栏,跳到苏池的腿上后,亲昵的拿头部在苏池身上蹭来蹭去,身后的尾巴一摇一甩。

栗月对可爱的事物没有丝毫抵抗力,看到如此乖巧的猫咪,心里痒痒的,也好想上去撸猫。

可惜在外人面前,栗月一向害羞,所以只能用可怜巴巴的目光看向苏池。

苏池一愣,他也知道栗月喜欢小猫小狗,小时候栗月就发明出了用食物来诱骗流浪猫,趁流浪猫专心进食时揩油的奇妙方法。

苏池眼神征得花溪同意之后,小心抱起橘猫,轻轻放在了栗月腿上,自己则半蹲在栗月身前,轻轻安抚着橘猫,生怕它给栗月一爪子。

他倒不是担心栗月受伤,他是怕橘猫会被栗月的护身剑气扎个透心凉。

橘猫在用鼻子轻轻嗅了几下栗月小心伸出的指尖之后,身体重新放松了下来,翻出肚皮,喉咙发出舒服的“呼噜”声。

对于橘猫的信任,栗月心中欣喜的同时眼中却有着一丝羞意,因为此时的苏池半蹲在她身前,均匀的呼吸正有规律的被她裸露的小腿感知。

“哼。”

一旁骄浅语冷哼一声,不就是只猫嘛,她不比猫可爱?

“来我店坐坐吧?”趴在栏杆上欣赏着这温馨一幕的花溪忽然提议道。

见到苏池她也有些开心。

只是众人并不知道,此时暗处的某个角落,一双眼睛正静静的看着花店旁的苏池等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