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18.超凡者会吐火也没什么奇怪的吧

将夜未明,弯月高悬。

熟睡中的骄浅语忽然被隔壁一阵压抑着痛苦的低吟声吵醒,虽然声音极力压低,但在静谧的夜里还是清晰可闻。

“果然还是有些太勉强了吗?”

骄浅语坐起,眼中闪过一丝迟疑。

悄悄起身,骄浅语的身影微动,穿着睡衣消失在了房间之中。

睡梦中的苏池只感觉整个身体泡在岩浆中一样,就连在梦中也是梦见自己被一只成了精,脑袋上突突冒着岩浆的火山头追着跑。

火山头的脸竟然还有些像骄浅语,一脸狞笑的嗷嗷叫着追着他跑。

骄浅语站在苏池床边,看到的就是苏池紧闭着的双眼,以及被灼烧折磨到微微颤抖的身体。

以琉璃明火凝练灵力,就要承受火焰灼烧的痛苦。

苏池咬着牙,额头上满是汗水,双手不由自主的揪住床单,双腿无意识的胡乱蹬开被子。

即便是如此,苏池也没有喊出声,也没有选择放弃。

骄浅语做贼心虚的捏了捏苏池的鼻子,发现苏池只是皱着眉头像猪一样哼哼了两声,却并没有苏醒过来的迹象后,这才迟疑的坐在了苏池床边。

看着月光下模样痛苦的苏池,骄浅语双手轻轻搭在了苏池的太阳穴上。

一抹灵力涌现,轻柔的开始揉动。

梦中的苏池只感觉从天而降了一场大雨,将浑身的燥热统统消除,身后凶恶的火山头也消失不见。

眼看苏池恢复正常,骄浅语长舒了一口气,给苏池盖好被子后赶紧溜出了苏池的房间。

·

·

·

当第二天栗月怯生生出现在苏池家时,看到的就是身穿秀白色短袖的苏池一动不动躺倒在院子里,一脸的生无可恋,偶尔仰起头张开嘴竟然吐出了个小火苗。

苏池感觉太难受了,全身上下都仿佛泡在火海一样。

而骄浅语则笑嘻嘻的坐在庭院旁的走廊上,晃动着莹白的小脚丫看着这一幕。

太好玩了。

“嗯?”当苏池的余光瞥见大门口那道熟悉的身影时,即便没看到正脸,苏池也瞬间认出了来人的身份,身体瞬间坐起。

“栗月呀,快来。”骄浅语对着栗月摇摇手。

栗月从门外羞涩的闪进院子,有些不好意思。

“咦?”骄浅语目光落在栗月身上,眼中浮现出玩味的笑容,转头看向苏池。

苏池也明白了栗月在门口只漏出个脑袋不进来是什么原因了。

今天的栗月上和之前简单朴素的装扮不同,明显是细心打扮过的。

一件米白色的短袖衬衣,纤细白嫩的双臂在阳光下光彩夺目,胜雪的肌肤纤尘不染,而下身则是一条黑色的短裙,长度刚刚遮住膝盖,柔嫩如玉一般的小腿裸露在外。

察觉到苏池的目光,栗月眉眼含羞,秋水一般的双眸移开,不敢直视。

这样青春的装扮再加上栗月姣好的面容与羞怯的神色,一时之间让苏池喉咙有些发干···然后喷出了朵小火苗。

“唔,你今天···挺漂亮的。”

苏池又不傻,栗月打扮的这么好看,那指定不是给骄浅语那废萌萝莉看的。

谁说宅男都是直男了?今天苏池就准备做个教科书级别的撩妹。

“嗯···谢谢。”栗月眼底闪过一丝欣喜。

随即气氛就诡异的陷入了沉默。

苏池有些尴尬,他学来的经验貌似也就到夸赞女孩的程度,再进一步完全没学过啊。

骄浅语扶额,怪不得没女朋友,活该。

“你是在凝聚灵力?”

最后还是栗月打破了沉默,看着时不时嘴里冒出一朵火苗的苏池好奇的问道,虽然有些奇怪,但栗月还是感觉到苏池体内的灵力正在以恐怖的速度消失。

“嗯,凝练灵力融入体内,托某个不靠谱家伙的福,有了个后遗症。”苏池点点头,瞥了一眼某个吹着口哨,仿佛与她没关系的骄浅语。

她也是第一次把琉璃明火的火种种在别人体内,谁知道会喷火呀。不怪她,谁让苏池体内灵力太多,就连琉璃明火都吸纳不过来了,所以只能靠喷火的形式溢散到空中。

“凝练出来的灵力,好强!”栗月看着时不时冒出来的火苗,神色有些惊异。

她身为栗家传承者,自然也有秘法来凝练灵力,可从苏池时不时喷出来的小火苗来看,这种凝练之法竟然比栗家的秘传还要许多。

再一想到苏池体内那片恐怖的灵力之海,一旦彻底凝练完成,栗月可以肯定那个时候苏池的实力将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

“一般吧。”苏池面色淡然,装逼于无形。

但随即一道破风声响起,后脑勺被一道重物狠狠砸了一下。

苏池面不改色,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般用这个办法,凝练出来的灵力至少也是天下第一吧。”

某只废萌萝莉这才满意的点点头重新坐下,随手以灵力勾回来不小心飞出去的拖鞋。

栗月看着苏池这面无表情的高情商改口,觉得太有意思了,不禁掩着嘴轻笑了起来。

小心捂着裙子坐在苏池旁边的凳子上,栗月这才开口说明了这一次来的目的:“是溟姐让我过来的,顺便让我告诉你一些事情。”

苏池一听来了精神:“是那个问题魔女的事情吗?”

“不是,是你的特殊顾问执照。”栗月从随身小包包里拿出一本黑底金纹的小本本递给了苏池。

苏池好奇的伸手接过。

小本本入手微弹却有韧性,材质摸起来就感觉不是什么便宜货,漆黑的面底上以娟秀的字迹书写着三个字“应灵司”。

该不会是那位司主亲手写的吧?

打开之后是一张苏池的照片,照片上苏池面容俊秀,嘴角微微翘起,一幅微笑着的元气少年模样,可遮挡住嘴唇再去看,却发现苏池眼中其实只有淡漠。

“从哪搞来的我高中入学照片呀?”苏池挠挠头,这是他当初刚去境外被安排入学的时候照的照片。

那个时候父亲刚刚失踪,他也被迫离开自己的家,前往一个陌生之地,那时候的苏池心情其实并不美丽。

“溟姐怕再让你照相你会嫌麻烦,索性就直接调来了这张照片。”栗月好奇的谈过脑袋看了一眼,她之前并没有打开看。

看到照片上强装笑容的少年,栗月内心闪过一丝愧疚,因为三年前苏池失去父亲,离开境内的时候她完全不知情,所以也未能陪伴在苏池身旁。

明明苏池在她最需要陪伴的时候出现,而她却没能在苏池最脆弱的时候伴随在其身边。

所以之后得知这件事之后,栗月毅然决然决定离家出走。

“职位是特殊顾问,权限···八星?”苏池抬头看向栗月,有些疑惑:“八星算高还是算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