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17.变强没有捷径

“还不笨。”骄浅语点点头,承认了苏池所说。“超凡之路的最初每个人都需要以灵力来打造根基,说白了就是打磨身体,让身体变得更强大的同时也是为了能够容纳更多的灵力。”

“所以超凡者和魔女不管是力量,速度还是耐力都远超常人吗?”苏池想到了昨天骄浅语那深不见底的体力。

这么说的话,那超凡者或者魔女要是找个普通人当伴侣···

“对,所以你体内拥有一片灵力之海可以说是帮了大忙了,能帮你节省非常多的时间。”骄浅语指了指苏池的身体。

苏池听到这句话眉头忽然一皱,察觉到了不对。

“不是说修行之处不能拥有太多的灵力吗?这样会造成根基不稳。”

“笨啊你。”骄浅语无奈解释:“我说的是不需要灵力增长太快,而不是不需要灵力太多。”

“以灵力磨练身体需要将大量灵力凝练成浓度极高的灵力本源,以灵力本源来慢慢融入体内增强身体。而增长太快的话超凡者凝练灵力的速度完全跟不上,所以不需要灵力增长过快,但需要大量的灵力。”

骄浅语挥手召唤出大片火苗,随后随手一握,漫天火焰在苏池面前凝缩为一团火球。

虽然体积变小,但威力却几何倍增长。

“原来是这样。”苏池恍然,这就好比将大团大团的棉花捏成棉花球一样,这样就可以极大的节省空间。

“你很幸运,最耗费时间的灵力积累过程你直接省去了,最麻烦的灵力凝练过程有我帮你,这样一来你的根基有多牢固就连我也预测不到。”骄浅语有些兴奋的看向苏池,隐隐中有些期待。

“嗯?为什么你能帮我凝练?”苏池不解,他记得修行外人是插不上手的,即便是签订了契约的魔女应该也不能代为凝练才对。

“我帮不了你,但它可以。”骄浅语指了指悬浮在半空中的赤金色火焰。“我的火焰特殊,虽然威力无双,但无时无刻都需要吞噬大量的灵力才行,而之所以威力强大,就是因为它可以将吞噬的灵力极大程度的凝缩在一起。”

苏池眨了眨眼睛,原来这火不只是用来牢底坐穿的呀。

“所以我只需要将体内的灵力喂给它,它就能返还给我凝练好的灵力?”苏池搓搓手,眼中有些期待。

“嗯哼,在我的操纵下当然可以!而且我的火焰凝练出来的灵力比正常凝练的要精纯上数倍,融入身体之后你的身体强度也会比正常修炼者强上许多。”骄浅语有些得意,这也是为什么当初夏溟希望她能加入应灵司的原因之一。

毕竟一旦骄浅语加入了应灵司,那应灵司人才的数量与质量都会有爆发性增长。

可惜骄浅语和夏溟两人性格完全不合,再加上骄浅语觉得夏溟看待她只是在看待一件好用的工具一样,所以断然拒绝。

之后更是发生了某件事,这才让两人大打出手。

“芜湖,那赶紧试试吧?”苏池有些迫不及待了。

“好,那你张嘴吧!”

“???”

苏池看着手握火焰准备往他嘴里塞的骄浅语,两脸懵逼。

“你干嘛?”苏池问。

“你又干嘛?”骄浅语反问。

“不是,你拿着个能轻松把我家烧成灰烬的火球准备往我嘴里塞,你说我干嘛?”苏池怒了,你是不是借机打击报复,亡我之心不死啊?

他这小身板,一口吞了这火球怕是直接一步烧到胃了。

“你以为这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骄浅语听明白了,冷笑一声问道。

“你体质诡异,拥有着匪夷所思的灵力之海,直接省去了积累灵力的过程。但你的身体却完全无法承受,即便你父亲找来了宿命晚钟的碎片也只是帮你多镇压了三年而已,没有我的出现,你甚至活不过一年。”

“而我的琉璃明火天生有着凝练灵力的作用,但代价就是在凝练灵力期间需要将火种纳于你体内,需要你无时无刻承受琉璃明火灼烧的痛苦,以此换来远超常人的力量。”

“等价交换是永恒不变的真理,你想收获就必须先要付出,即便是魔女觉醒获得天赐的伟力,也有着常人想象不到的代价。”

看着忽然凌厉的骄浅语,苏池沉默了,随即自嘲一笑,这次被教训,是他活该呀。

“是我太天真了。”

苏池忽然想起小时候与栗月初相识的那个夏天,那个时候的栗月就处在凝练灵力与修炼剑术的阶段。

其中的辛酸与痛苦苏池有目共睹,就连作为旁观者的他都看不下去,可才几岁的栗月却咬牙坚持了下来。

在修行上苏池帮不了栗月什么,所以苏池才想要在修行的间隙带着栗月一起玩耍,让栗月不被修行的重担压垮,想让栗月知道这世界上除了修行的痛苦之外,其实还有很多事情是能感觉到快乐的。

可如今到了他踏入修行之时,他却幻想着自己能够躲过这道关卡。

“你害怕了?那你可以自己凝练灵力,这样虽然时间会久一些,但没有丝毫痛苦。”骄浅语看着沉默的苏池,眼底闪过一丝失望。

她希望苏池变得更强,不是为了她自己能够获得更多的灵力反馈,而是她认为苏池可以成为比她更强的强者。

“不,我不是在害怕,我只是有些愧疚。”

出乎骄浅语意料之外,苏池抬起头,眼中没有丝毫畏缩。

“你们魔女以某种代价觉醒来获得超凡之力,栗月以忍受无数次枯燥的挥剑与无止尽的修炼来获得力量,世间超凡者都是如此。我虽然体质特殊,但体质最大的隐患却被父亲解决,即便如此我却只想着不劳而获,绕过苦痛,这让我有些愧疚。”

苏池目光坦然,眼神明亮,没有丝毫见不得人。

没有人会不犯错误,知错能改就好。

骄浅语毫不掩饰自己眼中的赞赏,这就是她选择的男孩。

虽然很宅,但人格有着闪光点,明亮却不刺眼。

虽然很咸鱼,但心中有着自己的坚持,自信却懂得收敛。

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能坦然面对,也能够及时醒悟。

“能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吗?怪那啥的···”苏池挠了挠头,骄浅语一直都以捉弄和嫌弃的目光看着他,这么赤裸裸的欣赏还真让他有些不喜欢。

“怪什么?”骄浅语回过神来,没听清。

“怪恶心的。”苏池想了想,憋出个贴切的形容词。

咚——

毫无意外,又是一个头槌。

“想不到你年纪轻轻就是个变态,希望我用一脸嫌弃的表情揍你?”骄浅语看着晕倒在地的苏池,有些哭笑不得,难得她表露真情。

“那倒不用,我还没到那种程度。”苏池揉着额头重新坐了起来。

“那你要不要琉璃明火入体?”骄浅语斜着眼问道。

“当然,不要小瞧死宅的忍耐力啊!”

苏池目光闪闪,自信的笑道。

“行,待会你就算叫破喉咙我也不会停手的。”骄浅语摩拳擦掌,磨刀霍霍,一脸戏谑。

“别这样,搞得你要对我干点什么一样。”苏池双手抱肩,一脸怕怕。

毕竟初吻都被抢走了,万一这女人馋他身子,垂涎他美色,那他是象征性反抗一下然后从了呢?还是果断点从了呢?

咚——

头槌伺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