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13.“问题魔女”

“碎片我不会交给你的。”

虽然很期待看两个漂亮大姐姐打架,但眼看两人马上就要动手,苏池还是选择横插一脚。

栗月觉得宿命晚钟听起来有些耳熟,但一时之间也想不起来在哪听到过,她现在纠结的是要帮谁。

一方是苏池的契约魔女,按理说应该是苏池的人,而另一边则是对她很好的溟姐,她能离家出走没被抓回去,溟姐立大功!

所以现在两方有冲突,栗月有些纠结。

不过当苏池站出来后,栗月眼前一亮,不知道帮谁那就帮苏池。

她比较笨,但苏池很聪明,跟着苏池绝不会错的。

“为什么?”夏溟沉默了一下,主动询问道。

宿命晚钟的碎片应该在苏池身上才对,借用一下应该没问题的吧?

“碎片给你我就死了你说为什么?”苏池一脸纳闷,你都知道碎片在我身上,却不知道碎片对我意味着什么?

如果是其他人想要打碎片的主意,苏池二话不说放骄浅语就烧了对方,可夏溟刚刚还出手治疗过他。

一个想要致人于死地的人,会主动帮那人疗伤吗?

所以苏池猜测这位司主可能只知道碎片在他身上,却不知道碎片对他意味着什么。

果不其然,当夏溟听到苏池的话之后神色明显一愣。

看了一眼骄浅语之后,这才主动收回了散布于周身虚空的力量,体内灵徽渐渐熄灭。

“切,胆小鬼!”

知道打不起来的骄浅语抓住机会赶紧嘲讽一顿。

火焰一闪,大长腿姐姐消失不见,废萌萝莉重新出现。

“请禁止随地大小变。”苏池看到这一幕在心里默默吐槽。

“怎么回事?”

听到夏溟的询问,不知道是不是苏池的错觉,明明夏溟不管是平静的表情还是冷淡的语气都没有丝毫变化,可他竟然依稀听出来一丝关心?

“别开玩笑了···”苏池将这个荒诞的想法甩出脑袋,想了想之后还是主动开口解释了一下原因。

毕竟对方都知道了碎片的存在,有些事情瞒着也没必要。

“以宿命晚钟的碎片镇压体内灵力之海吗?”听过苏池的解释之后夏溟低声重复了一遍,目光中思索与恍然并存。

一旁的栗月这才知道苏池体内竟然有着这样大的秘密与隐患。

普通人拥有这等级别的灵力之海早就被灵力压到渣都不剩了,可苏池又蹦又跳的和个没事人一样,这样的特殊情况本就让人疑惑,但知晓苏池特殊的也都以为是苏池自身的原因。

这些人包括夏溟和栗月。

只是没想到,苏池体内的灵力之海只是个表面的伪装,以特殊来掩盖另一个特殊。

宿命晚钟的碎片!

一旦碎片被取走,苏池瞬间就会被体内的灵力之海压塌,连删掉电脑里某些学习资料的时间都没有。

死的干干净净,不留一点痕迹。

之前苏池身体已经隐隐撑不住了,所以才会出现刺痛现象,但和骄浅语契约之后他就暂时没了这个烦恼。

气氛一时之间有些沉默。

夏溟如今遇到了一个比较棘手的问题,她想尽了一切办法,并且还秘密召集了一部分她认可的魔女和契约者来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其中就包括了之前的言雀与寒清雾两人。

可惜直到两天之前,这个问题依旧是问题。

而为了掩盖这个事情,夏溟需要一些隐藏在暗中的力量来遮掩,这才将布置在苏池身边的秘密力量暂时收了回来。

而苏池的安全,夏溟则选择依靠骄浅语来保护苏池。

她知道骄浅语的存在,也知道骄浅语当初自封时做下的约定。

她三年来不让苏池受到一点危险,也正是打着当骄浅语那家伙一直自封下去的打算。

最好一辈子都别出来,见着就心烦!

可惜事与愿违,她刚抽走人手,苏池就遭到了袭击。

但正是那神秘势力的这一场袭击,夏溟才确定了心中的某个猜想:她一直没能找到的宿命晚钟碎片,就在苏池身上!

而解决那个问题的办法,同样需要宿命晚钟的碎片。

所以她才让栗月赶紧把苏池叫过来,即便这样做会让某个麻烦的讨厌鬼跟着回来,但夏溟此时也只能接受。

因为一旦那个棘手的问题解决不了,造成的后果可能比骄浅语发疯差不多严重。

可现在苏池回来了,竟然说宿命晚钟的碎片取不出来,想要取出碎片就相当于杀了苏池?

“当年你就料到这个情况了吗?”夏溟脑海中浮现出一道人影。

当年苏池父亲救过她一命却未曾提出任何要求,夏溟现在终于知道对方面对她的询问为什么只是笑而不语了。

原来不是不求回报,只是时候未到。

对方将人情,用在了苏池身上。

“虽然那碎片取不出来,但碎片在苏池体内,说不定苏池有办法呢?”栗月忽然说道。

夏溟一愣,脑海中灵光一闪,突然意识到现在正是一个好机会,一个将苏池绑上应灵司的机会。

“现在应灵司遇上了点麻烦,境内中忽然出现了一伙来历不明的神秘势力,他们的目的我还没搞清楚,但却发现他们有极强的实力。”夏溟沉吟了片刻,说起了另一个话题。

苏池和骄浅语莫名其妙,不清楚夏溟在说什么。

栗月仿佛想起了什么,神色若有所思,溟姐说的那伙神秘势力,之前任务的时候她貌似遇到过。

“如今应灵司对某件事无能为力,所以我需要你帮我办件事,如果你能完成,宿命晚钟的碎片我可以当不知道。”夏溟淡蓝色的美眸流转,嘴角似笑非笑。

“帮你探明那伙神秘势力?”苏池第一反应就是这个,但随即感觉有些纳闷。

这女人还真是如他父亲说的那样霸道啊,明明碎片还在他身上,可这女人的话听起来仿佛是他赚了一样。

他并不是应灵司的人,夏溟命令不动他,而他又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咸鱼,别说神秘势力了,就算有神秘人物潜入栗家偷走了栗家家主的内裤他也只是看个乐呵。

躺平即正义,苏池只喜欢躺着晒太阳,宅到天荒地老,其它什么事都不想管。

“不,不是这件事,搞清楚那伙神秘势力是我应灵司的工作。”可未曾想,夏溟直接摇了摇头,否认了苏池的猜想。“我要你做的是帮我去解决几个麻烦,几个像那家伙一样麻烦的魔女。”

夏溟本来是双手抱怀,可说这句话的时候搭在右臂上的左手食指竖起,指向了骄浅语。

“你才麻烦,你全家都麻烦!”废萌萝莉形态的骄浅语被气的当场冒火。

“问题魔女?”栗月脸色一变,溟姐是说让众多应灵司之人无可奈何的那个?

“那些问题魔女和我有什么关系?这不应该也是你们应灵司的工作吗?”苏池不乐意了,这是准备把他当白工?

小心我去劳动局举报嗷,未成年童工警告。

“不,这和你有关系。”夏溟面带微笑,不慌不忙,仿佛看着一只走入陷阱的小白兔。

“因为这些问题魔女当初应灵司是交给你父亲处理的,如今你父亲消失不见,那后续工作自然是由你来接手了。”

苏池一愣,这是他三年来,头一次听到父亲的消息。

而他回到这里的目的,本就是想要探寻父亲失踪的真相。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