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鬼灭之刃
  • 从一人开始崛起
  • 墨丶小安
  • 2445字
  • 2021-05-31 00:29:12

剑道·李观云躺在地上,恢复了意识,闻着草木清香,他心里嘀咕。‘这是给我送到哪里去了?’

与此同时,七情·李观云和天魔元神·李观云的记忆,开始在脑海中回放。

短短时间,便经历了一生,却不曾将他同化成其中一个,而是如同一个看客。

他唇角不由扬起,属于剑道·李观云的本心,却不像七情那般脱俗,也不似天魔元神那样彻悟。

睁开双眼,心中一惊,他貌似是躺在荒郊野岭,试着移动,痛楚传入脑海,无法动弹,应该是身躯在适应世界。

下意识握紧手掌,结果自然是空空如也,李观云头皮发麻,开局连把剑都没有嘛?

就这样躺了小半个钟头,身体还在适应这个世界,李观云目前只能动动手指。

异响这时传来,他转动眼珠,凝神看去,脏兮兮的小乞丐拨开草丛,手里抱着一些干柴,也望见了他。

李观云张张嘴,传出的却是‘阿巴阿巴’之类的声音,他明智闭上嘴巴。

小乞丐眨眨眼,凑上前来,是个女孩,大概十一二岁,犹豫片刻,从怀中掏出个馒头,碾碎喂给他。

李观云心中一喜,吃得一口,发现是半馊的,苦着脸吃下,小女孩又解下个水囊,喂了他两口水。

小女孩做完这一切离开,李观云吃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口食物,身体迅速适应世界规则。

半夜时分,身躯适应完毕,环顾四周,不远处有座破庙,似有人住。

他当即坐下,开始修炼,不论是哪个世界,只要不是末法荒芜之地,灵气自然会生出。

全身一片温暖,李观云面上微悦,他来此地,可是要登上无上剑道,万不能在荒野中被豺狼叼了去。

一夜过去,身体已经彻底适应了世界,修炼的情况也十分喜人,当务之急,得要寻把利剑。

上午十分,李观云长身而立,面容虽然不算多么英俊,但身上独属于剑客的洒脱不羁,却也分外有魅力。

手搭凉棚,欲寻一条出路,却见昨天的小女孩急匆匆跑向这边,看得他恢复,又踟蹰不敢上前。

李观云笑道:“怎么,不认得我了,谢谢你昨天的馒头,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孩摇摇头,小心翼翼凑近过来,仰着脑袋看了他一眼,从怀中掏出个半馊的馒头。

“已经不需要了。”李观云微笑,他现在适应了世界,可以修炼,吸纳灵气,对食物的要求少了许多。

‘咕噜咕噜。’响声从肚子里发出,小女孩不好意思的低下头,看着手里的馒头,定定出神。

李观云这时也明白,原来这个半馊馒头,就是她的午饭。

又看她衣衫褴褛,处境不堪,看来这个世界,远没有地球那么美好。

小女孩小口小口吃着馒头,李观云便也在她旁边坐下,正要问两句这个世界的情况,目光却是一凝。

她手臂上有隐露的青紫痕迹,李观云抓住那只手,小女孩乍然受袭,两眼大睁,又惊又俱。

然而发现李观云只是撸起她的袖子,小女孩抽了抽手,无果,又默默的吃起了馒头。

李观云眉目轻皱,这小女孩手上青紫是被人殴打所致,新旧交错,显然是久受虐待。

李观云轻声问道:“这里是哪里?谁打的你?”

发觉那温和的目光,小女孩动作一顿,使劲摇摇头。

‘不会是个哑巴吧?’李观云倍感头疼,而小女孩吃完馒头,也起身朝他挥挥手,便离开了荒野。

看着那背影,李观云并不犹豫,跟了上去,没两步接近破庙,两个瘦骨嶙峋的男人隐藏草中,小女孩毫无所觉。

待到一接近,两人当即扑了上去,将小女孩按在地上,眼中竟冒着绿光,涎水直流。

李观云对乞丐的定义,发生了转变,原以为小女孩已经够标准,但衣不蔽体,肋骨可见的两人,更像乞丐。

‘禽兽!’李观云暗骂一声,这么小的孩子都下得去手,真是两个精虫上脑的渣滓。

“终于可以吃一顿好的了。”一个乞丐尖笑,两人抬着小女孩,就往破庙里面赶。

李观云闻言心中大寒,现出身来,两人悚然而惊,对视一眼,放下小女孩,其中一人道:“你也想吃一块?”

另一人已将手伸到腰后,摸出一把两尺短刀来,看那锈迹斑斑的模样,也不知能不能砍动人。

“找死。”李观云眸光森冷,望着两人的同时,快速扫视地面,见得一截树枝,脚尖挑起。

“你这口味就有点怪,我现在还不想……”话音未落,一截枯枝呼啸而来,插进嘴中,直贯后脑。

李观云虽然是初入这个世界,但他承载剑道,资质之高,古今绝无,一夜修炼,已和凡人拉开了界限。

同伴顿时变色,短刀一扔,撒丫子就跑,李观云面不改色,故技重施,枯枝射入后心,两乞丐当即丧命。

走到近前,捡起短刀,看了两人的尸首一眼,兴许是持久的营养不良,连血都没有流出来几滴。

“她怎么跑了?”放目四顾,小女孩已经趁乱逃了,李观云摇摇头,进了破庙,勉强能够遮风挡雨。

既然已经恢复过来,不管是在什么世界,实力总是要有的,不然只是别人的鱼肉。

李观云自然是明白这个道理,也不着急离开,留在破庙进行修炼。

傍晚时分,破庙周围又有响动,他往外一望,是几个穿着制服的捕快,“尸体在这里。”

本想搜索破庙的官差便循声过去,看到两个乞丐的尸首,头领不悦。“人都死了,还叫我们来干什么?”

几个官差发牢骚,李观云也听明白了,原来小女孩不是逃跑,而是去报官想要救他,顿时哭笑不得,潜心修炼。

一夜过去,李观云修为又有长进,看了眼生锈短刀,迫切需要一把真剑。

上午时分,寻思着小女孩应该还会来捡柴,他顺便和她离开这里,再教训教训打小女孩的人,好了结一段因果。

“大人?大人在吗?”稚嫩的声音在破庙外头回荡,李观云心中微讶,走出破庙。

一个和小女孩差不多大,却是个男孩子的小乞丐登时看到他,战战兢兢地问道:

“你就是昨天小哑巴报官救下来的那个大人吗?”

“小哑巴?”李观云想起小女孩。“如果你说的小哑巴是个十一二岁的女孩,那么‘大人’就是我了。”

“大人,我叫剩丸,你快去救救小哑巴吧,她今天早上,被他父母送走了。”剩丸哭道。

李观云走过去,眉目轻皱。“别慌,慢慢说,什么情况。”

剩丸便带着他离开,也告诉他缘由:“她父母是觉得小哑巴长大了,可以拿出去卖了,早上送到游廓街那边。”

“游廓街?”

剩丸一通解释,李观云又惊又怒,游廓街原来就是妓院,小哑巴这么小一个孩子,他父母怎么忍心?

没有再慢悠悠的行走,提着剩丸风驰电掣而去,而被提在手里,剩丸咋咋呼呼,冷静下来,发现李观云异于常人,原本只是抱着碰运气的心思,不由得活跃起来,如果李观云真能救小哑巴的话,那么也能救另外的人。

路上剩丸跟他解释,让李观云明白,这里原来是日本,难怪见到的人说出的话让他感觉怪怪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