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天地人神
  • 从一人开始崛起
  • 墨丶小安
  • 2163字
  • 2021-05-29 18:00:29

寂海禅师歉然一笑,人贵有自知之明,他已知今日事不可为,诸葛家五祖尽出,八奇技势在必得。

此五人的分量之重,骇人听闻,便是真正的飞升之人,也不能小觑半分。

寂海禅师无奈离开,诸葛五祖面色各有不同程度的凝重,此次在飞升之人口中夺食,必然不会轻易。

然而转念一想,李观云究竟得了什么八奇技?能让他短短几年时间,达到飞升的地步?

所思及此,冒再大的风险也是值得,尤其是玄生老祖,他几近油尽灯枯,飞升无望,此刻却出现了新的希望!

若是诸葛家得了此种奇技,即便没有人能学成武侯绝技,诸葛家亦能长盛不衰!

玄生老祖腐朽声音发出。“全力出手!”

四人纷纷点头,面对飞升修为,绝对不能有半点轻视。

五人乃是这天下间屈指可数的大术士,武侯奇门,天地人神四盘术法,俱皆融汇于胸,亦各有所长。

一祖踏前一步,口中道:“神盘降。”

刹那间,虎啸龙吟,蛇腾龟跃,七情山自山脚至光明顶,出现神盘八神的虚影。

值符、腾蛇、太阴、六合、白虎、玄武、九地、九天,此八神辗转腾挪,偌大的七情山,此刻仿佛变成小山坡。

七情山上众人纷纷大惊,高阳从屋中走出,看到半空中的八大神兽,目中又惊又怕,不禁望向光明顶。

冯宝宝见得八神之影,心中没来由一阵振奋,攥紧拳头。“好!打倒李观云!让他飞不了!”

曲彤手里提着一片刺绣,比起年前,精美良多,花朵鲜艳,着色刚好,仰头望八神虚影,目中复杂无比。

正在山林中奔走的小白,陡然感觉到莫大的压迫,抬起头来,对着八神中的白虎怒吼。

届时二祖也有所动作,曼声道:“人盘降。”

轰隆声起,接连八声,声如雷震,上下左右,四面八方,七情山被八道矗立在地的巨大门户包围。

休门、生门、伤门、杜门、景门、死门、惊门、开门,八门大阵一出,有死无生!

三祖微微颔首,低声道:“地盘降。”

漫天雷云之中,八卦阵盘似慢实快,罩在七情山的上空,符文流转,一股股动人心魄的力量跌宕起伏。

乾、坎、艮、震、巽、离、坤、兑,将七情山上一切生灵笼罩,阵不破,逃不出,卦不散,走不掉。

四祖跃然而出,高声道:“天盘降。”

转瞬间,雷云都被破开了,天空中八颗星辰闪烁,曜日不能掩其光芒,八道星光照在七情山上,冰冷而纯粹。

天蓬星、天任星、天冲星、天辅星、天英星、天芮星、天柱星、天心星、天禽星,八星八箭,直指光明顶!

四人虽然天地人神四盘皆通,但也各有钻研,此刻各自使出钻研最深的盘阵,四人齐出,端是天下无对!

玄生老祖衣袍无风自鼓,如大雁凌空,飞上高天。“七情教祖,还不速速现身!”

另外四祖相顾暗惊,老祖果然离那飞升之境,只差一步!

四祖四散而开,在七情山东南西北四处,维持各自阵盘,海量天地灵气,也借由奇门法阵,汇至玄生老祖体内。

一时间,玄生老祖干瘪的身躯内,涌动无限强大的力量。

一弹指,山崩地裂;一挥手,江河断流!

玄生老祖从高高的天空望下,七情山已然定格,风息不能流转,草木无法飘摇,走兽呆滞在地,溪水凝结如冰。

他极目望去,甚至看到倒悬在树枝下,蜕皮退了一半的蝴蝶,没来的及舒展翅膀,便定在了枝丫。

仰天怒吼的小白,眼中仍有怒意,七情广场上的曲彤,手中刺绣依然鲜艳。

陈柳兄妹,仰头望天;高阳屋前,眼含惊惧。

望着这一副偌大的静止风景画,玄生老祖并不惊讶。

此乃自然之理,理所当然之事,四祖全力出手,天地人神四盘降下,时间空间已经停止、凝固。

莫说这小小一座七情山,便是三五座大山,四祖出手,亦无有出入。

飞鸟飞不进,蚊蝇逃不出,若是心念一动,便是无情轰杀,这满山上下,一根汗毛都不会留存下来。

不过玄生老祖,也有自知之明,对于一个即将飞升之人而言,这奇门四盘大阵,并不能让其甘心俯首。

玄生老祖目光扫视,很快就注意到空荡荡的光明顶,七情山中,也唯有这一处,还有阳光流动的光芒。

忽有一人愣头愣脑,动作放慢了许多倍,仍能看出,她是在七情广场东张西望。

“七情教祖!”玄生老祖眉头微皱,那是一个女子。

乍然一道金光在光明顶一闪即逝,玄生老祖从女子身移开目光,心中虽疑惑,却是知道,七情教祖,坐不住了。

“我将非此世之人,汝何必再来相逼?”金光之中,喟然一语。

玄生老祖面沉如水。“你将法门交出,我诸葛家就此离开,秋毫无犯;如若不然,飞升陨落,此山成灰!”

玄生老祖并不虚与委蛇,直接开门见山,若李观云能依他所言,自是极美,如若不然,五祖现世,焉能空手归?

李观云不语,七情山外,离开山脚不远的寂海禅师回头一望,面容微苦。

诸葛家为了八奇技,也是脸面不要,祖宗荣光全无。

又想起这数年间异人界的乱象,十佬之中为八奇技搜肠刮肚,毒计尽出的某些势力。

寂海禅师心中大恸,长叹道:“唉!八奇技,真乃祸乱世间之妖术!”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玄生老祖颇为不耐,他为了这八奇技,也是老脸全丢,晚节不保,如此更是志在必得。

金光焕发,九丈金身凝结,玄生老祖心中暗忖,这七情教祖果然要抵抗,却听一声。

“雷来。”

一言既出,如同天宪,空中的星光都黯淡几许,雷云叠叠,轰隆一声,一道灿亮的匹练光华,自九天之上垂落。

‘奇门四盘法阵之下,他还敢渡劫?’玄生老祖面色微变。

四盘镇压,李观云飞升的成功率,连百分之一都没有,再加上他在旁边,李观云更是连万分之一的概率都没有。

天雷落下,四盘一阵激荡,被定住的七情山,时间有所动摇,断断续续,好似卡带了。

‘同归于尽吗?’玄生老祖看出端倪,不由眉头大皱。

没想到李观云如此决然,竟是不愿交出法门,而是引天雷破阵,拼着身死道消,也要让诸葛家付出代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