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天劫
  • 从一人开始崛起
  • 墨丶小安
  • 2042字
  • 2021-05-29 00:30:09

这个问题,曾让李观云十分费解,仿佛被开了一个莫大且恶劣的玩笑,这势不两立的魔佛,怎的出现如此变异?

抬头一望,天穹雷云连绵如山脉,飞升之日,就在今朝,而问题的答案,他也寻觅得知。

天魔之道,修至尽头,成天魔主,虽是魔中之魔,万魔之主,亦是佛门一尊真神。

最了解佛的存在,不是门徒弟子,不是菩萨罗汉,恰恰是天魔主,正如最了解你的人,不是朋友,而是敌人。

那是否可以说,天魔极致,与成佛无异,只是这一尊佛,和世人眼中认为的并不一样。

李观云面上欣然,拈花一笑。“佛魔一念。”

“师父。”毕游龙来到山顶,随着越发接近神像,跪拜的冲动占据心湖,当即拜倒,良久方才轻唤。

李观云微微颔首,身后神像随之消散,毕游龙心中的冲动也化为虚无,却仍是没有起身。

“你决定了?”

“是的,师父,方旭和我说了,我也做了决定,欲随赵少校报国。”毕游龙道。

一月过去,他不懈追问,也从曲彤口中,得知师父即将飞升的消息,毕游龙很是失落,心中沉郁。

这师徒之情,年余不到,便就此断了,而这段时间虽短,却已足够塑造一个人。

他对于李观云的感情,并不比曲彤来的要少,然而他很快振作起来,没有继续消沉下去。

因他不是曲彤,也不是冯宝宝,他是个男子汉,师父能够飞升,那是值得高兴的事情,不需要过多的悲伤。

他也并没有不切实际的幻想,飞升二字,古今几人能到?他自问不是李观云,便是一生苦修,也飞升无望。

于是很快就看开了,不如带着轻松一点的心情,祝贺师父飞升此界。

李观云见他身上气息变化,不吝赞扬:“拿得起放得下,很好,那就去吧。”

毕游龙点点头,站起身来,却是低着头,不愿意看他。

李观云手一挥动,一块朴实无华的木牌飘到他身前。

“这天魔律令,纳我法门,可用三次。”李观云并不多说。

毕游龙浑身微震,师父的修为接近飞升,可谓是天下无双,三道法门,相当于三张保命符咒。

除了保命的作用外,他想得也比较深远,若是在战争中,激发这天魔律令,恐怕能起到扭转乾坤的作用。

毕游龙面上微微变换,神州大地,刚从大劫中复生,损失的异人不可估量,对整个异人界的打击极大。

而国外势力,虽然也有损失,但没有神州这么严重。

这次事件,除了战士的战场,肯定也会有异人的争斗,偏偏国内异人界已经不起折腾。

赵方旭和他说了这些,毕游龙便没有犹豫,准备出发了,他生性也不适合苦修,战场反倒更契合他的心境。

此去本是凶多吉少,毕游龙已经做好一去不回的准备,但手中这块天魔律令,却给了他无数种可能。

师父的术法鬼神辟易,若是在异人战场中激发出来呢?

说不定能大折国外修行道,让居心叵测的国外势力,知道什么叫做承担不起的损失!

毕游龙思绪中端,压抑的心湖中,爆发出千万种情绪,师父即便飞升,也始终挂念着他。

一抬头,终于敢正视李观云的容颜,泪水涌出,湿润了眼眶,模糊了视线,千言万语,化作一声。“师父。”

他这么急迫的过来的道别,不等师父飞升。

是否是心中不愿看到李观云消失在此界,想保留一份仍然存在的虚假回忆呢?

李观云微微含笑,毕游龙将眼泪一擦,望一眼,扭过头,转过身,决绝下山。

一刻钟后,雷云之中,银蛇狂舞,天劫就快来临了,李观云再未见到他人,晃一晃首,直面天雷。

……

“唉!这教祖也真是,好好一个人,说上天就上天,让别人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七情山上,陈柳一望天上的雷云,心中不由发憷,口中也不停的发着牢骚。

曲彤宝宝高阳三人,小白一虎,受了很大的刺激似的,一月前开始闭门不出,不知是在修炼,还是在做其他的。

陈柳自然不明白这么许多,心中却不无残念。“怎么就上天了呢?”

七情门名声大振,连带着他也与有荣光,李观云师徒不理会俗事,让陈柳做了个代理。

往日高高在上的六大派,甚至是那遥不可及的万刃宗主,竟然对他客客气气,可叫陈柳神气了好些日子。

但现在随着李观云即日飞升,七情门是否还有昨日威风?陈柳心中那是患得患失,一言难尽。

……

“这?这是天雷?”一行五人,灰袍遮面,即将接近七情山,那轰隆隆的雷声也掩盖不住,让五人暗自心惊。

“飞升修为,这七情教祖,果然非同小可,这是要渡劫飞升了。”腐朽的声音透着凝重。

“大伯伯,那我们现在?”

“我五人联手,武侯奇门相互兼纳,飞升之人,亦非对手。”腐朽声音虽惊不乱。

四人且安,继续进发,速度极快,缩地成寸,眨眼就到了七情山山脚下,前方却有一块大石,坐着一闭目老僧。

寂海禅师受赵少校所托,前来阻拦诸葛家老祖,他听得响动,睁开老眼,心中大吃一惊,怎有五人?

“寂海方丈,您为何在此?”诸葛老祖瞬息明白,却明知故问。

“阿弥陀佛,受人之托,还请诸葛家的小友,勿上七情山。”寂海禅师双手合十,彬彬有礼。

诸葛老祖默然,在寂海方丈面前,他确实是低了一辈,顾及到寂海背后的少林势力,他明智不语。

“寂海和尚,可还认得我?”老祖五族叔笑了一笑,揭下灰袍。

寂海禅师闻言望去,面上古井无波,心中却暗自震惊,这位乃是和他同一辈的人物,还长他几岁。

寂海正要说话,腐朽声音开口。“让路吧,小和尚。”

“玄生老祖!”寂海禅师不由变色。

这诸葛玄生,竟然还活在世上,诸葛家可藏匿的够深啊,此人在寂海那一代,已是老祖,如今更是祖上之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