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差距
  • 从一人开始崛起
  • 墨丶小安
  • 3008字
  • 2021-05-27 00:30:21

万剑锋见此,自是赞叹李观云手段之多,但他有自己的预估,教祖若是不拔剑,绝非阎善安对手。

毕游龙见得血火,双目紧盯,这七情之怒大成之火,李观云也曾在他面前展示过,教他追寻七情之怒的真谛。

诸葛家两兄弟瞳孔猛缩,这火好生诡异,心中直觉告诉他们,此火不下武侯绝技——三昧真火。

阎善安见得血火飘来,下意识要用手拍灭,他现在元蛊爆发,一身实力恐怖至极,没有什么是一巴掌拍不碎的。

然而心头示警,阎善安不敢莽撞,对着空气挥掌,这次不是涟漪,而是波浪一般的空间波纹袭来。

血火也随着波浪摇晃,很快就有支离破碎之貌,阎善安稍感安定。

血火突然爆裂,朝着他脑袋飞来。

如此异变,出乎阎善安意料,原以为这血火如此安静,应该是消亡才对,哪里知道这血火内在,如此暴烈!

他连忙以手遮挡面门,两只蒲扇大的巴掌上,不由沾染了点点血火,刹那间,血火大涨,双手猩红。

心中愤怒不已,但阎善安能强自按捺,他修行数十年,心智早已是坚韧无比,七情之怒很难动摇之。

即便如此,他仍是震恐莫名,直觉若等着血火燃烧,他这一身元蛊之躯,也得化成灰烬。

阎善安当机立断,两手手腕互撞,两只蒲扇手掌落地,在血火中安静燃烧,很快就变成了一团灰烬。

川蜀众人见状,如同打了一针强心剂,无不是惊喜至极。“教祖神威!”

万剑锋心中沉重,教祖手段真个是层出不穷,原以为剑开山河已是人间无对,这血火的诡异,却更上一层楼。

毕游龙若有所思,他修行怒脉,若能有这血火,天下间难逢抗手。

诸葛明两兄弟对视一眼,方才的雨不论,这血火的诡异强大,绝对不在诸葛家绝技三昧真火之下。

数年前还未听闻过什么七情教祖,怎么最近几年异军突起?这里面是否有不为人知的秘密?

两人目中若有所思,说起来这几年确实有异人界千年不能一见的大事发生:八奇技!

那八种奇技的力量,突破了异人界熟知的界限,几乎不是此界该有的力量,正如此刻李观云这诡异的血火。

阎善安面沉如水。“八奇技?”

这三个字,仿佛有某种摄人心魄的魔力,阎善安一说完,助威的川蜀异人沉默下来。

望着李观云的眼中,不仅是对于强大的折服,也有某些不为人知的情感。

八奇技!异人界十佬都要蜂拥争夺的秘术,得任意一卷,直通异人界的顶端!乃至打破顶端!

毕游龙在后面观察众人神色,心中大为不安,其实他数月来接触异人界,心中也有猜测。

但他不认为那是八奇技之一,而是更在八奇技之上的奇功。

师父的七情经,任意一脉修成,就不下于八奇技,七脉贯通,已非八奇技所能概括。

一卷八奇技之一,就足够让天下异人前赴后继,若是知道七情经胜过奇技,不知会引发怎样的疯狂。

李观云不答,手指捻动,又有三团血火飘出。

有人惊呼一声。“他的手掌又长出来了!”

果见阎善安自断的两掌,重新长出,一如方才般白嫩,他的炁息,同样没有损失多少。

而在见识了血火的诡异之后,阎善安不敢托大,两掌连挥,空间波浪拦截血火,纵然爆裂,也不能伤到他了。

阎善安暴喝一声,连进数步。“背后施术,阴险之辈,可敢与我角力!”

在毕游龙的目光中,李观云双足,一腿微抬,另一腿呈半屈姿态,心中正是暗惊,血火对于阎善安这种强手来说,无法近身,师父又不拿剑,现在要用什么手段取胜?

小毕眼中所见,当阎善安话音落下时,师父那半屈的腿便恢复正常。

李观云微微颔首。“也好。”

“真人,不要中计!,他现在这一拳,怕是金铁都能轰成渣滓。”万剑锋大惊失色。

李观云却有自己的考虑,阎善安确实厉害,忧脉未曾大成,且忧脉本身,也没多少杀伤力,自然没起到作用。

怒脉虽然破坏力极强,方才若是火星溅到阎善安脸上,生死已然分晓。

但现在阎善安有了防备,血火亦难以建功,光凭七情怒脉,彼此谁都奈何不得谁。

不过这都不值得他担忧什么,正要制服此人,却听到角力二字。

李观云往后摆手,众人心情各异,诸葛凡心中错愕。‘难道不必等到老祖,教祖也能对付得了阎善安?’

不可能,阎善安何许人也,唯有老祖能够击败,李观云不过是个七情教祖,又有何能耐?

川蜀众人看他手势,后退数丈,让出角力的空地来。

此刻的阎善安,甚至挠了挠头,他原本是唇齿相激,没想到李观云真的答应了。

法师就该躲在阴暗的角落里法术,阳光照耀的所在,容不得老阴逼存在!

但现在和李观云还真和他比力气?找死不成?

好事来的太快,阎善安一时都不好意思接受了。

他这身元蛊爆发,不必要刻意动作,连空间都被震动,若是不动用血火,他一拳下去,李观云不得成灰?

“可惜啊,一卷八奇技,从此没了传承。”阎善安哈哈大笑。

一拳击出,空中的涟漪,如海啸翻涌,仅仅一线余波,就让后头的川蜀众人倒下一大片,出气多进气少。

李观云微微颔首,面对那蜜柚大小的拳头,伸出了一根手指,食指。

阎善安不怒不恼,只是默默拿出十二分的全力,任何轻视他的人,敢与他角力的人,必将付出死亡的代价!

“教祖。”

万剑锋咬紧牙关,他仍然不相信,李观云是要和阎善安正面交锋,心中期冀,教祖定然是有他法。

“师父。”

毕游龙的一颗心,也提到了嗓子眼,但身为李观云的徒弟,他知道师父没有说谎。

可他仍然疑惑担忧,师父实力确实深不可测,但没见过他力气也很大啊。

这阎善安元蛊爆发,堪称是无人能挡,单是体表波纹,就能令人骨断筋折,拳中之力,可想是如何夸张。

诸葛家两兄弟若有所思,但更在意的,是阎善安那一句,八奇技传承断绝。

拳指相触,川蜀众人中已经有人不忍直视,然而下一刻,同伴变调的声音响起。“我没看错吧!”

众人目光望去,呆若木鸡的同时,又震撼莫名,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挡?挡住了?一根手指,挡住了那双拳头?

阎善安满脸通红,口中溢血,无法接受这样一个事实。“你的力气,比我大?”

李观云微微颔首,不置可否,人群中的毕游龙若有所觉,仰头一望,见得李观云背后,那一轮若虚若幻的金身。

金身有九丈,对他们来说庞然大物的阎善安,在这金身面前,亦如蝼蚁般渺小。

毕游龙默默注视,想起数天前,在光明顶上大放光明的金身神像,透着那不可捉摸的神性与法力。

川蜀众人后知后觉,也望向李观云背后天空,不能看到金身,却感受一股浩瀚的伟力,心中震撼难以言喻。

“教祖啊,你还是人吗?”万剑锋苦笑一声。

剑可开山河,手亦擎苍天。

‘这就是八奇技威能吗?能让一个名不经传之人,短短几年,挑战药仙副教,且战而胜之!’诸葛明心中默道。

若是让毕游龙知道他心中所想,必然是要嗤笑一声,八奇技,仅仅是七情经中一脉的程度罢了。

“不可能,没有人可以力胜我!”阎善安尖叫一声,心中骄傲支离破碎,此刻若是有选择,他更愿败在血火下。

“元蛊绝命爆!”阎善安目眦欲裂,身躯骨骼咯吱作响,一丈之躯再涨两丈,三丈巨人,俯视李观云。

无与伦比的力量充斥体内,比上一秒种强大数倍,阎善安运力压来。

李观云笑了笑,指尖一挑,阎善安一屁股坐倒在地。

轰轰隆隆,地面震动,如同小山倾覆。

略扫一眼,单手虚压。

轰轰隆隆,地面龟裂,仿佛山崩海啸。

再放目去时,地上一个夸张的手印,深陷数丈,阎善安恢复了原本的形貌,躺在掌心处,仅剩一口气。

“不可能,如果你是和我一个层次的存在,我一定会有感应的。”阎善安,强撑着不愿死去。

强者之间的感应,说起来玄之又玄,但实际上,就是对彼此炁机的直觉。

到了他们这种层次,体内的炁浓缩而浓郁,接近固态。

平时藏藏拙,骗骗低层次的人还行,可在同等层次人的眼中,就像一个行走的大灯泡,绝对无法隐藏!

李观云能够败他,说明他的层次也很高,但阎善安事先没有半点察觉。

“你我,只有有些差距罢了。”李观云微声道。

阎善安惨然一笑,闭上双眼,气息最后离开身体之时,也得到了想要的答案。

原来他和他,自始至终,就不在同一个层次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