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层次

  • 从一人开始崛起
  • 墨丶小安
  • 2020字
  • 2021-05-26 18:00:28

阎善安微有不悦,他也没有兵器,只是随手一掌,拍在空气中,遥遥指向数百川蜀后辈异人。

鬼剑蔡本端,此时虽然是重伤之躯,却聚精会神,阎副教亲自出手的时候可不多见。

那一只肉掌拍在空处,空气中乍然起了波纹,如同水面的涟漪,朝着众人逼迫过来。

小毕有心看一看这阎善安的实力,提起厚背刀,斩向那空气中的波纹。

万剑锋见此惊骇道:“毕公子,不可!”

他的声音,却是晚了一步,小毕的厚背刀甫一接触波纹,一股沛然大力通过刀身传入体内。

小毕顿时暴退数步,一个没站稳,瘫坐在地上,嘴角溢出一线血红,而厚背刀身,裂纹遍布。

万剑锋连忙上前,将小毕带到安全的地方,阎善安略扫一眼,也不过多关注。

而那圈波纹并未散去,仍是袭向川蜀众人,人群中响起大呼小叫,人人都欲躲避。

可波纹似慢实快,已然靠近,当头两人逃跑动作瞬息定住,只觉五脏六腑仿佛位移,怪叫一声倒地,气息奄奄。

余下众人魂飞天外,忙不迭逃窜,只恨爹妈少生了两条腿。

有诸葛家弟子更是病急乱投医,朝着李观云这边跑来,沿途哭爹喊娘。“教祖,救命啊!”

不知是否是偶然,那袭向众人的波纹,闻声调转,更是进一步浓缩,空气中的涟漪如同电子音谱般跳动。

李观云上前一步,和那诸葛家弟子擦肩而过,诸葛家弟子心中微震。“完了,我把教祖给害了。”

下一刻,只听一声惊咦,那诸葛家弟子猛然回头。

李观云保持着屈指一弹,惊咦声则是阎善安发出。

“有点门道。”阎善安微微颔首。

李观云笑了笑,收回手指,纹丝不动,也不见有所伤势。

阎善安看他不像是装出来,眼中浮现出见猎心喜的光芒。

“阎副教,那是川蜀新生小派七情门的门主,又名七情教祖。”蔡本端低声道。

川蜀众人见李观云挡住波纹,顿时有一个算一个,转移了阵地,跑到李观云身后,投来希冀的目光。

万剑锋也扶着毕游龙过来,低声道:“教祖,阎副教不是泛泛之辈,我们还是找机会撤离。”

诸葛明两人点头不已,川蜀众人同样等着他做决定,毕竟目前的情况来看,只有李观云能和阎善安过两招。

“想逃?今日,你们一个都跑不了。”阎善安哂然一笑,川蜀药仙会的势力,岂是那么好吞下的?

川蜀异人界,必将为此付出代价!

阎善安并不打算放跑哪怕一个,饶有兴致的目光望向李观云,他已经十余年没有遇见过对手了。

如果不是川蜀还有诸葛家老祖坐镇,他倒是不介意陪李观云玩玩,但是到了他们这种境界,彼此的存在,都会有一定的感应,恐怕诸葛家老祖已经知道了消息,正在赶来的路上。

阎善安决定不拖泥带水,得速战速决。

阎善安收起笑容,面上颇为庄重,川蜀众人不由默然,蔡本端同样屏住呼吸。

阎副教所练,为药仙会不传秘蛊,金蚕元蛊。

此蛊不到大成之时,孱弱不可言,一没有蛊毒,二不善攻杀,三没有种种匪夷所思的手段,只有一个强壮根本。

可一旦大成之后,金蚕元蛊的恐怖就爆发出来,方才阎副教简单一掌,便震动了空间,就是借元蛊之威。

“元蛊命爆。”阎善安面无表情,吐出四字。

刹那间,他的胸膛如同风箱起伏,原地狂风骤起,两条风龙钻入鼻孔,大股的空气吸入肺腑之中。

阎善安的心跳声,好似战鼓擂动,清晰传入每个人的耳中,使得耳膜震颤,浑身血液随之激荡。

川蜀众人中,有不少人捂住耳朵,仍是躺倒在地,承受不了那般浑厚的心跳声,七孔流血。

眨眼之间,阎善安的身躯快速胀大,但没有半点丑陋和不对称,反而有一种强壮非人的美感。

一丈巨人,仿佛顶天立地的盘神,白须化乌,白发转墨,鼻孔下两道狼烟喷涌,手脚单单轻动,便在空气中激起一阵阵波纹,那蔡本端不敢怠慢,连忙后退,仍是被无意识散发的波纹扫中,如受大锤,心头沉闷欲呕。

万剑锋心中大寒。“教祖,要用剑吗?”

“不必。”

“师父,你…小心!”毕游龙竟然担心起李观云来,但他话到嘴边,又强行咽了回去。

李观云目光微凝,单手一挥,一片乌云由小变大,罩在阎善安的头上,忧雨飘飘洒洒落下。

阎善安鼻孔中的狼烟稍微一顿,只觉心中郁郁莫名,蒲扇大的巴掌一扫,空间震动,波纹蔓延,云消雨停。

“原来是会几手歪门邪道,但凭这就想要对付我,那可不行。”阎善安笑了笑。

毕游龙目中暗惊,以往师父一出手,哪个不是手到擒来?然今日这七情之忧,竟被如此轻易破去。

诸葛明同样心中震动,他也见过李观云招来的雨,冀不归阴蛇蛊不能挡之,但在阎善安面前,却是毫无作用。

‘也许,只有老祖出手,才能阻止药仙副教主。’诸葛明心中权衡。

一个层次的人,必定要同层次的人出手才能对付,这是异人界颠簸不破的真理。

‘老祖救我。’诸葛凡心中震怖不已,心中大呼出声,但显然诸葛老祖不可能第一时间来救他。

诸葛凡目中闪烁不定,若是李观云能支撑一时半刻,他绝对找机会逃走。

若是不能,还不如一死了之,免得损了诸葛家威名。

川蜀众人更是成了惊弓之鸟,李观云一个不敌,马上就要拔腿狂奔。

已有不少人,虽然没狂奔,但拔出了腿。

李观云眉头一挑,七情之忧虽然没有大成,但被人这么轻易破去,也稍有些出乎预料。

阎善安此时快步接近,他每踏一步,地面震动,空间的波纹随身,令人站立不稳,心头震悸。

李观云面上微一变换,屈指一弹,一团幽幽燃烧的血火,无声无息,朝阎善安飘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