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血火
  • 从一人开始崛起
  • 墨丶小安
  • 2433字
  • 2021-04-21 11:34:09

王霸一伙子土匪,跟在那白虎身后,这虎高大浑然不似人间之兽,让人心中倍感绝望。

“他让我们跟着是想干什么?难道是找个安静的地方,杀了我们?”王霸思维敏捷,寻觅生机。

这个念头甫一出现,便马上被他自己否决,如果李观云要杀人,在村前空地上,为何不杀?

既然不是要杀他们,那么李观云心里一定有某种打算。

王霸虽然是个普通人,但也接触过一些异人,知道异人中,有些人的思维迥异于人。

‘他有可能是要我们替他做某种事,才留下我们的性命,而这件事,对我们绝对没有什么好处。’

王霸这样想着,一时间没有性命之危,那说明还有机会,还有可能逃出生天。

白虎踏上一座小山,山脚下,有土匪受不了这压抑的气氛,约莫三四人,悄悄离队,准备溜之大吉。

王霸心中一动,正好有人试验,然而下一幕,就让他心中冰寒彻骨。

有人逃跑,白虎猛然回头,血红虎目如灯,竟然飘出两朵血焰,瞬息追上其中两人。

血焰沾身,两人顿时被点燃,下意思在地上打滚,同时发出惨叫,结果发现这火焰扑打不灭,也并不灼烧体肤,没有传来疼痛的感觉,那两人还有闲暇站起,惊奇的看着自己燃烧的双手。

平静错愕只是刹那,两人面色忽然狰狞,疯狂扭打在一起,咒骂声不断传来。

两人遍体鳞伤,火焰静静燃烧着,双双扑倒在地,在寂静中燃烧成灰。

一众山贼噤若寒蝉,头皮发麻,直到现在,都没见过白虎真人出手,仅仅是他胯下一虎,便恐怖如斯。

窥一斑可见全貌,这白虎真人本身,又该是何种可怕的存在?

“真是不长眼,白虎真人器重我们,竟然想着逃跑。”王霸愤愤骂了一声,一众山贼侧目。

“你怎知我器重尔等?”

王霸两股一震,他原本是口出试探,没想到歪打正着,听这语气,白虎真人果然有事情让他们去办。

“我王霸仰慕真人已久,真人之名,湖川之地,如雷贯耳,今天有幸碰见,若有吩咐,一定是万死不辞。”

李观云笑了笑,王霸感觉有戏,叹道:“其实也是世道所逼,生活艰难,我们不得已落草为寇。”

“世道艰难啊。”

王霸露出一丝愁然之色,“如果不是这样,谁又想当土匪呢?真人,我黑龙寨上下,没几个是真心为恶。”

听他这么一说,还确实有几个土匪,触动心中柔软,面上流露几丝悔恨出来。

“黑龙寨?”

“不瞒真人,我王霸,添为黑龙寨六当家,寨中大概有八百名兄弟,都是不得已落草,我们大当家龙枭,也对真人十分敬佩,常常和我提及,真人所为,大快人心,恨不能举寨入真人麾下。”

“你莫非想请我去你黑龙寨一观?”

王霸头冒冷汗,确实有这个想法,没想到被李观云直接点破,望着那双淡然的眼睛,心中一狠。

“我寨中易守难攻,占据天时地利,各类枪械齐全,弹药充足,真人入内,不亚落入龙潭虎穴之中。”

王霸心中未尝没有后悔,本想着出来打打秋风,主要锻炼一下弟弟,没有带上枪炮,只是提了几把刀。

如果有二十条枪在身,这虎便是再魁梧,血肉又岂能挡得住枪子?

白虎真人再厉害,二十条枪指着,也能让他束手束脚。

时代有所变化,异人的厉害,渐渐被枪炮取代,在枪炮面前,异人的能力,也不再那么高不可攀。

王霸也存有激一激李观云的心思,看这白虎真人,会不会一个上头,冲到黑龙寨惩奸除恶。

他如果敢去,后果一定会非常美妙。

“你倒实诚。”

王霸深吸口气,如意算盘落空,李观云显然不是那种一听有贼窝,就会热血上脑的人。

“不管真人信不信,我这次下山,只为求财,无杀人之心,还望真人放过我们这些兄弟一命。”

“你求财杀人,与我何干?”

“落入真人手里,我与众兄弟毫无怨言,真人若有事想托,必前赴后继,只望事情成后,真人能够网开一面。”

王霸心中快速计较,听他口气,他们是否杀了无辜村民,李观云都未必在乎。

但他仍然要尽量去撇清关系,谁知道李观云是不是装的。

短短时间的接触,这白虎真人是他生平仅见的大敌,不仅实力高深莫测,心思也是如渊海般沉凝。

犹豫片刻,微声道:“我黑龙寨七人义结金兰,相约同年同月同日死,”

言下之意,他若是死了,黑龙寨必定报复,纵然报复不到白虎真人,也会引得一方祸起,民不聊生。

“口舌倒是伶俐,若事情办完不死,便饶尔等一命。”

王霸大松口气,心中又一震,办完不死,这四字,却是耐人寻味。“多谢真人,不知有何事?”

“他是何人?”

察觉到李观云的目光放在被绑住王放身上,王霸道:“我弟弟,年轻莽撞,恐惹得真人不喜。”

“松开。”

王霸一挥手,土匪给王放松绑,刚撕下封口,王放双目腾腾跃出火星。“活该遭报应!”

一众山贼敢怒不敢言,王放哈哈大笑,活像个愣头青。

“倒是有趣。”

届时白虎止步,众人不知不觉间,已经来到小山山顶,村庄就在不远处,依稀可见。李观云踏上地面。

‘来了。’王霸心中没来由有些紧张,李观云究竟会让他们做什么事?

众人心中打鼓,李观云望去,见土匪不安之貌,微微一笑,盘膝坐下,几乎是同一时间,焦灼气息散发而出。

小白自然的趴伏在地,显然和李观云已经有了默契,下巴靠着前肢,深沉的虎息如微风吹拂。

“六当家,你看。”有山贼瞳孔猛缩,看到一缕缕血色火焰,从李观云身上凝聚,钻入小白鼻孔中,白色皮毛上的黑纹,也像是活了过来,呈现黑红之色,以肉眼可见的形貌扭曲,如同在燃烧。

仅仅片刻,小白像是吃饱了,不再从李观云身上吸取血火,鼻孔中喷出的只有白气,呼吸绵长。

但血火并没有停止凝聚,自李观云身上抖落,落入青草地面,无声无息的燃烧。

一众山贼登时慌乱至极,那赫然是方才烧死两个山贼的血火。

王霸强作镇定,不敢乱动,血火果然绕过这二十余人,席卷向周边的山林,火焰升腾,林木成灰。

“草木成灰,旱魃魔人!”有山贼惶恐惊呼,王霸也不由咽了口唾沫,失去几分镇静。

不知何时,李观云面容狰狞,作狂怒之姿,豁然睁眼,声如洪钟大吕。

“我是谁!”

每一个受他双目扫过的山贼,情不自禁跪倒在地。

“我是张三。”

“我是李四。”

“你是白虎真人。”

“你是旱魃魔人。”

回答不一而足,直扫到最后的王放,他也不跪,毫不示弱的瞪来。“我是谁关你屁事?”

瞬息之间,二十余人,无不身染血火,双目皆红,只觉一股狂怒席卷,心湖再无其他,唯有一怒,不得不发。

往日同伴,但凡有一丝积怨,恨不能食其肉,饮其血,拆其骨,厉吼一声,状若疯魔,挥刀杀去。

血火,幽静燃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