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古镇
  • 从一人开始崛起
  • 墨丶小安
  • 2033字
  • 2021-05-24 00:30:21

李观云微微摇头,冯宝宝和曲彤,还有小白,没日没夜的苦修,完全不知道时间为何物。

见此,李观云无奈之余,心中微有些涟漪,三日前就那样告诉她们,是不是太过无情了一些。

可我辈修士,大道为先,纵然心中有所影迹,也不能更改寻道之心,‘由她们去吧。’李观云只得心中默默。

三人下了七情山,万剑锋也早已等候多时了。“教祖,必要让我万剑锋,也出一分力。”

四人便离开七情山,沿途赵方旭解释。“药仙会总部,在北部一座古镇,有川蜀分会主坐镇,更有数名堂主级的高手,不可小觑,真人,且和我去父亲那里汇合,这次诸葛家派出了大量弟子。”

很快来到临时指挥部,赵少校听得李观云出马,自然是大喜过望。“真人来了,快请快请。”

几人入内,那日见过的诸葛明连忙上前,“教祖安好。”受过李观云救命之恩的诸葛家弟子,纷纷问好。

李观云微微颔首,诸葛家另外一拨人见此,却是冷哼一声。“诸葛明,这就是你口中的七情教祖吗?”

“诶,凡哥,教祖有大法力,莫要对教祖无礼。”诸葛明摇摇头,其后诸葛家弟子也是如此。

诸葛凡一伙人眉目紧皱,倒也没有再说话,蛇堂堂主冀不归的事,已在川蜀流传。

七情教祖高深莫测,毫毛不损,便能让冀不归授首,由此可见其实力。

况且他身后的万刃剑宗宗主,与川蜀后辈第一人,也非同小可。

诸葛凡只是看不过去,诸葛明和诸葛家弟子,居然如此谦卑,心中大派骄傲让他忍不住开口。

但真要因为一点莫须有的东西,就和李观云作对,诸葛凡没有那么傻。

他和诸葛明,都是目前诸葛家后辈弟子中的领军人物,心中即便不爽,也能强自按捺下来,有基本的容忍。

赵少校见众人间气氛尚且和睦,便着手安排,待到攻入古镇,诸葛家负责清理残余,真人几人自是对付强手。

对此,诸葛家众人倒是没有反对,七情教祖人如其名最好,如若不然,还不是得求到诸葛家头上?

一行人很快出发,下午时分来到古镇,人马分为两拨,齐齐攻入古镇之内。

李观云携万剑锋小毕,还有一些其他门派的异人,在这古镇中搜寻药仙会余孽。

街上安静无比,前头的小毕届时示警,众人前进的脚步为之一顿,两侧房屋门窗间涌出缕缕白色的雾气。

眨眼间,街上的众人,就被白雾所笼罩,万剑锋自是知道:“是雾蛊!围成一圈,谨防药仙妖人偷袭。”

众人听他言语,相互防守,万剑锋望了李观云一眼,暗道可惜,若是白君在此,当不会有这么多麻烦。

看到李观云没有将白君带出,万剑锋心中疑窦重重,但他也不好多问,到现在陷入雾蛊之中,不禁念小白的好。

“万刃剑宗宗主,川蜀后辈第一人,还有七情教祖,想要见我们分会主,先要过我钟熹这一关。”

雾中传来人声,闻言众人面色皆变,钟熹乃蛛堂堂主之一,没想到会在这里埋伏众人。

万剑锋手提利剑,暗忖这钟熹,虽然是蛛堂堂主之一,但排名靠后,没有冀不归那么恐怖。

而纵然冀不归,也在教祖手下折戟沉沙,钟熹又有何惧?

万剑锋请示道:“教祖,您看?”

“师父,让我来,我找到他的位置了。”毕游龙破开藩篱,正是跃跃欲试,手中厚背刀急欲征伐,李观云颔首。

万剑锋见此,倒也乐得清闲,虽说钟熹排名靠后,但好歹也是蛛堂堂主,他对付起来,少不得麻烦。

隐藏在雾蛊中的钟熹面色沉重,教中那位大人物吩咐他,来测量测量李观云一行人的实力。

他不敢拒绝,但冀不归授首的消息犹在耳边,让他虽放出了雾蛊,但大部分精力,都在李观云身上。

此刻听到李观云弟子,那川蜀后辈第一人大言不惭,他心中谨慎之余,又有几分嗤笑。

雾蛊哪里是这么好看破的?钟熹仍是堤防李观云,将手一翻,显出几只米虫模样的蛊虫来。

雾蛊埋在周边房屋中,源源不断放出干扰他人的白雾,此时若是再加上他这几只幻蛊,当有好戏可看。

他催动幻蛊,掌心的米虫,吐出一缕缕青色烟雾,青烟融入白雾之中,眨眼便消失无形,让人难以察觉。

片刻之间,白雾笼罩的众人,只感头脑昏沉,眼前幻象丛生,几乎提不动手中的兵刃。

“是幻蛊,内炁不足的弟子,炁沉丹田,神守灵台,如果修行不足,就咬舌尖抵御幻象。”

万剑锋迷乱一瞬,挣脱幻象,喝令众弟子防御。

众人依他之言,倒也没有出现损伤,暗处的钟熹见李观云和毕游龙面不改色,心中暗道果然难缠。

捏碎米虫,青烟浓郁无比,幻蛊效力大增,他也不再试探,三只半个拳头大小的双面毒蛛,悄悄潜入雾中。

小毕两眼直望着雾中,他虽然发现了钟熹的位置,但非常模糊,兼之钟熹不断移动,一时找不到准确。

不过他仍是感觉到三道迥异的气息离开了钟熹,和药仙会作战的丰富经验,让他敏锐察觉那不是好东西。

“小心毒蛛!”小毕一声说罢,厚背刀直直斩落,一只接近的毒蛛登时跃起,直扑面门。

刀势一改,拦截毒蛛,刀刃和那蛛腹接触,竟有金铁交戈之声传来,毕游龙手臂发麻,心中暗惊。

药仙会堂主级别的人物,果然没有一个好相与的,他全力一刀,竟然没有将小小一只毒蛛劈碎。

那毒蛛扑势受阻,腹部裂开一条小小豁口,黑色的毒血溢出,又融于雾中,仅是一闻,便头昏脑涨。

小毕不敢怠慢,疾走数步,朝着那受伤的毒蛛斩去。而毒蛛似乎也知道大限已到,腹部飚射出大股白色液体。

白色液体甫一出现,瞬息凝结成白色蛛网,缠在小毕的厚背刀上,刀势大受阻拦,全力一刀,只剩三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