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捷径
  • 从一人开始崛起
  • 墨丶小安
  • 2189字
  • 2021-05-22 00:30:11

等李观云回来之时,毕游龙也已经醒来,众人看到他提着的冀不归,俱皆难以置信。

神出鬼没的蛇堂堂主冀不归,就如此折在真人手中?

看他口吐白沫,两眼翻白,手脚痉挛之貌,似乎遭受了莫大折磨。

万剑锋不由一笑。“真人出马,自然是马到成功。”

诸葛明端详他两眼,也愈发觉得深不可测,反正他自问,是无法抓住冀不归。

“多谢真人出手相助。”要说谁最高兴,那非赵方旭莫属,药仙会损此大将,川蜀的残余势力,必然大受打击。

李观云微微颔首,众人默默分开一条路,将不成人样的冀不归扔在小毕面前,李观云静静注视着他。

“师父,弟子想回山。”小毕却不曾多看冀不归一眼。

李观云也不多留。“走吧。探明药仙会总部之日,上七情山通知于我。”

“是,真人。”赵方旭喜上眉梢,李观云若能亲自出手,再好不过。可一看毕游龙失魂落寞,又于心不忍。

他也听说了发生的事,“游龙,你不要太自责。”

毕游龙勉强笑了笑。“我知道。”

两人离开之后,众人围在冀不归面前,万剑锋伸手一探,骇然失色。“他被阴蛇吃了。”

诸葛明也连忙查看,却已经不需要他多看,冀不归已然气绝,额头之中,钻出阴蛇原蛊,主人一死,自然也灭。

赵方旭无奈一笑。“还想探探消息。”

万剑锋和诸葛明却没有听他说话的意思,彼此心中暗思,李观云用了何种手段,竟能让阴蛇反噬其主。

这蛊虫和药仙会中人,可是性命双修,一旦练成,绝对没有反噬主人一说。

……

风吹竹林,哗哗作响,竹枝摇曳,尤若舞蹈,距离回山,已经过去了七天,这七天,李观云并未修炼。

小毕一直失魂落魄,没有走出困境,李观云自己,也在沉思,七情六欲的极致为何?是掌控,还是超脱?

按照他原本的想法,应该是超脱于七情六欲,然而现在,这个想法,未免有些动摇。

无论是超脱还是掌控,其实都离不开两个字:自在。

得道、成佛、自在、超脱。

自在之法,是否就是原欲的奥秘?李观云仰望高天,天空白云朵朵,他却仿佛看到一尊神像。

无色界空而无物,不可名之;欲界乃众生七情汇聚,不可触之;色界却是一切有形之体所居之地,触手可及。

色界究竟,色究竟天,又名大自在天,高居三千世界之顶,大自在天之主,亦是三千世界之主。

李观云中断思绪。“你们来了。”

曲彤和高阳,带着毕游龙,在方才听到李观云的传唤,于是来到功德竹林之前,果然看到了他,三人坐下。

高阳目露憧憬,稚嫩的脸上,又有几许疑惑,师父这是怎么了?看起来和之前变化好大。

毕游龙失魂落魄的心中,也不由轻轻震动,依稀间感觉到,李观云的气质,已经不容于这方天地。

而曲彤的感受最是深刻,三月之前,她曾上光明顶,见李观云而拜,此刻她心中有一种模糊的直觉,师父像是要走了一样,也许眨眼间,原地就不会再有他的身影,曲彤又惊又怕,眼皮都不敢眨动一下。

“师父,你……”曲彤张张嘴,眼中却有些失落,话到嘴边,又难以说出。

李观云一笑,往身后一指。“这片竹林,名为功德竹林。”

曲彤低下头,毕游龙望着他的眼睛,李观云目中流露出几分怜惜。“但实际上,不过是个埋骨之地。”

“弟子知道。”毕游龙低声道。

“半年多前,入我门下,我曾问过你们修行的目的,现在可有收获?”

“我想跟着师父修行,这就是我修行的目的。”曲彤咬紧牙关,固执的抬起头,她不敢问上一个问题,生怕从李观云口中听到答复,不论是肯定还是否定,都不是一个好的答案,于是曲彤,只能说出心中所想。

李观云失笑摇头。“己身之道,怎能寄挂在他人身上。”

曲彤正要说话,但见李观云一摆手,她也就闭上嘴巴,高阳道:“我还不知道。”

李观云微微颔首,望向毕游龙。小毕默然不语。

等了片刻,李观云笑道:“修行的目的,在于追寻己身所思所想,换而言之,就是做自己想做的事。”

高阳若有所思,曲彤仍是盯着他,毕游龙依旧垂头,一只手,却放在他头上。

“以及,能不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

小毕心中剧震,缓缓抬首,忽然明白,师父是在告诫他。

“修行并没有那般玄奥,不过就是走向这二者的路上,人生在世,难免身受扭曲,身不由己,若能做成自己想做的事,已经是修行有成,而圆满之境,却是不做自己不想做的事。”

曲彤收敛杂念,她这些天看到毕游龙生活在自责之中,现听到李观云之语,有所得悟的同时,也明白一番苦心。

曲彤瞥了毕游龙一眼,轻声问道:“那如果没有达到这两个目标,又该如何?”

李观云颔首。“力所能及。”

毕游龙不禁流出泪水,高阳惊讶道:“毕师兄,你哭什么?师父又没骂你。”

曲彤却拍了拍他的肩膀。“还不明白吗?师父没有怪你,我们也没有怪你,冀不归死了,小毕你已经为了那一村人报仇,不要自己和自己过不去啊,师父都说了,你做到自己当前能做到的事情就好。”

“谢师父指点迷津。”毕游龙擦干眼泪,俯身一拜。

李观云微微而笑,他相信,纵然没有这一番言语,毕游龙也能从心结中走出,不过需要一些时日。

“下去吧。”

李观云一挥手,三人离开竹林,曲彤却有些欲言又止,又不敢强问,忽见一袭白衣飘然而来,是冯宝宝。

冯宝宝来到面前,端详了他一眼,倏地身躯一震,上前抓住他的手。“李观云,你是不是要走了?”

李观云一笑,他早已看出曲彤想问的问题,但他故意没有理会,曲彤也没有发问,但冯宝宝却没有那么多顾虑。

“我走了一条捷径。”

“什么捷径?你还没有回答我。”冯宝宝不依不饶。

“这条捷径的速度,快的我都有些害怕。”

届时乌云密布,浓重的云层中,隐隐传来雷声的轰鸣,冯宝宝目瞪口呆。“要下雨了,快和我去收衣服。”

试着一拉,李观云纹丝不动,但见他面目含笑,透出一股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气息。

冯宝宝,不由呆住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