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教导
  • 从一人开始崛起
  • 墨丶小安
  • 3633字
  • 2021-04-21 20:22:53

“他要死了,你不救他?”

“什么是死?”冯宝宝眨眨眼。

“白白白虎,白虎白虎真人!”王霸头皮发麻,仰视那白虎背上的人影,整个人如坠冰窟。

“扔下刀兵,伏在地上。”

王霸眼睛不自觉眯上,那人脑后一轮大日冉冉升起,令人无法看清他的全貌,一言一语,如同天宪。

“什么白虎真人,老子不信这个邪。”有土匪浑身发抖,被那诡异的气氛逼疯了,提刀砍来。

小白头一转,望着那人,土匪只觉四周的空气都被抽干,竟不能再进一步。

此时方觉,那一双虎瞳如血,狂怒如海。

浑身剧震,双目逐渐无光,片刻之后,活活吓死。

众土匪遍体生寒,纷纷扔了刀兵,跪在白虎脚下,眼望地面,挥汗如雨。

而小村村民,则是心中惶惶,不知谁起了个头,也跪倒在地,不敢直视白虎,更不敢看虎背上的人。

白虎骄傲的舒展前肢,趴伏下来,在烈日的照耀下,流线型的身躯彰显着无与伦比的力与美。

李观云信步落下,空地之上,不跪者寥寥数人,人群中一阵骚动,妇人冲出,和男人抱在一起,徐翔在后。

“谢谢真人,救我家汉子性命。”两人拥抱即分,诚惶诚恐下拜,李观云微微颔首。

“起来。”

徐翔父母站起,发觉李观云的目光,并没有望着他们,而是放在冯宝宝身上,一时更增忧愁。

“她是谁?”

“我的女……”妇人下意识的维护冯宝宝,直觉告诉她,如果说出冯宝宝的不同,必定不是一件好事。

话音未尽,正望见一双眼睛,一眼盈满欢喜,一眼充斥愤怒,妇人灵魂震颤,低下头来。“她叫冯宝宝。”

“真人,她还是个孩子,傻乎乎的,什么都不懂。”男人慌了阵脚,忙不迭解释。

“为什么紧张?”

“我,这??”男人张口结舌,诚然,方才李观云现身,一众土匪若土鸡瓦狗,不仅救了他,更救了整个村子,以目前的情况来看,财货也不会损失,但男人的心中,除了感激,更多的是惴惴不安。

尤其是李观云注视冯宝宝的眼神,更为让他提心吊胆,凡人的感觉告诉他,冯宝宝落入土匪手里,最多有些损伤,但若是落入李观云手里,恐会引发难以估量的后果,因为他的手段,不是凡人所能想象。

李观云略过两夫妻,望着呆呆站在原地的冯宝宝,继续方才的问题。

“你有能力救这个男人。”

“什么是救?”冯宝宝有些疑惑。

“阿无,你,唉!”妇人难以置信的抬头,望着冯宝宝的眼中,不知是恨还是叹。

若非李观云出现,徐翔父亲多半已经死了。

徐翔父亲下意识道:“真人,你说阿无有能力救我,不会的,她是个傻孩子,哪里是二十多个土匪的对手。”

“你打得过这些人吗?”

冯宝宝毫不犹豫的点头。“我打得过。”

“这?”徐翔母亲目光更为复杂了,如果不是知道冯宝宝的性情,已经要骂白眼狼。

徐翔父亲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阿无这孩子,确实凉薄了些。

跪地的土匪,不能相信,冯宝宝凭什么打得过他们,但他们也不敢反驳,这么大一头老虎还盘在这里。

“你既然有这个能力,正常人的反应,应该是制服土匪,救下村人。”

冯宝宝目中有一丝迷茫之色,对于李观云的话,她显然很难理解。

观她片刻,李观云眉目轻皱,这冯宝宝,是否真是无情无性,以目前的表现来看,八成是了。

但有一点,还需要确认一下。

“你之所以没有选择这么做,是因为他们在你眼中,与草木无异,生也好,死也罢。”

“你说什么?阿无绝不是这种人。”徐翔突然跳了出来,怒视李观云,果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两夫妻面无人色,连忙抱住徐翔,捂住他的嘴巴,目光偷瞄,幸好李观云没有计较。

同时,两人也竖起耳朵,等待冯宝宝的答复。

“徐叔赵姨还有狗娃子,不是草木。”冯宝宝猛地摇头。

两夫妇还有徐翔,听到这句话,面露欣慰。

“哦?”

“什么是生?什么是死?”

冯宝宝紧接着的这句话,却让两夫妇眉头紧锁,在场但凡听到这句话的人,无不是哭笑不得。

烈日之下,阳光普照,一滴滴汗水落入黄土地,一只只蚂蚁,也在地面窜来窜去。

李观云拈起一只,“生。”指腹一合。“死。”

“懂了吗?”

冯宝宝空灵的眼中,露出思索之色,片刻,摇摇头。

李观云莞尔,丢来一把土匪的刀刃。

“杀了他。”

“真人,不行,怎么能让阿无杀人,她什么都不懂的。”两夫妻瞠目结舌,不知李观云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年幼的徐翔,不由瑟瑟发抖,这白虎真人,亦正亦邪,远没有传闻中那样正气凛然。

冯宝宝捡起刀,来到方才抓她的土匪面前。

那跪地的土匪,看到自己身前的人影,又听到李观云的话,心中绝望之际,又生出一股杀机。

‘你要杀我?老子先下手为强。’那土匪正要反抗,刀刃撕风,他瞳孔大睁,看到自己的无头身躯。

“阿无,你杀人了。”两夫妇悚然一惊,徐翔他爹,也是没想到,杀人对冯宝宝来说,如此的轻而易举。

徐翔母亲,仿佛是第一次认识冯宝宝,眼中微带着惊恐。

徐翔也是吓得满脸煞白,但不知为何,看到那断首的土匪,心中不住要为冯宝宝叫一声好。

“怎么样?”

“没感觉。”便是衣襟染血,冯宝宝依然木讷,直到砍下土匪头颅,她的心跳都没有丝毫变化,杀人仅此而已。

这个答复,李观云颇为满意,无情无性之人,连感情都没有,杀人又算得了什么?

这种人,可以毫不眨眼的行世间一切大恶,心中不会有任何触动。

“杀了他。”

“你,你是坏人吗?”徐翔双目圆睁,李观云这次所指的,竟然是他们一家人。

“真人饶命。”两夫妻面如土色,跪倒在地,磕头不止,见过冯宝宝杀人不带犹豫,他们不敢有任何奢求。

“为什么?”冯宝宝提刀的手一紧,她可以毫不犹豫的杀在场其他人,但有三个例外。

“为什么?你刚刚杀人,想过为什么吗?杀了他。”

“真人!真人。”两夫妻苦苦哀求。

徐翔大叫一声,朝着李观云冲来,半途却见一双虎目,幼小的心灵被恐惧攫取,吓得冷汗直流。

“你二人,只杀一个,谁愿受死?”

“杀我。”妇人拜倒在地。

“不,杀我,徐翔辛苦你来养。”男人挺身而出,妇人默然。

“夫妻情深,那便共赴黄泉。”李观云恶趣味的笑了笑,不过两人哪里还有心情观察他。

冯宝宝提着淌血尖刀步步接近,面对那双毫无波动的双眼,男人闭上了眼睛。

女人哭出声来,泪流满面,脸上悲痛欲绝,凄声叫道:“阿无!”

冯宝宝看着泪如雨下的女人,浑身一颤,只觉心脏狠狠收紧,脚步顿时止住。“让我杀他们,需要一个理由。”

“他们和土匪,有什么区别吗?他们都是人,冯宝宝,你要杀人,不需要理由。”

“我。”冯宝宝望望徐叔,又望望手里的刀,咬着嘴唇,不觉间溢出鲜血。

“我做不到。”猛然看到女人面上的泪珠,只觉心中五味陈杂,蓦地把刀一丢,一脸失魂落魄。

“你杀别人不需要理由,为何杀他们却做不到呢?”

在常人眼中,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甚至不需要犹豫。

若是有人要对你的亲人挥起屠刀,自然匹夫一怒,血溅五步。

但对于冯宝宝来说,这个问题,让她的眉毛都拧成了一股麻绳,她钉在原地,苦苦思索。

两夫妇担惊受怕,生怕李观云再说什么,生怕冯宝宝捡起刀来。不过李观云,似乎没有继续说话的意思。

许久,冯宝宝眼前一亮,迸发出一股鲜明的情绪,女人悲痛的脸,在她脑海中浮现,分明让她也感到难过。

她不想女人难过,不想男人伤心,也不愿狗娃子哭泣。

“徐叔死了,赵姨会难过,赵姨死了,徐叔会难过,我不想他们难过,徐叔赵姨,还有狗娃子,我喜欢你们。”

“阿无,好好,我们也喜欢你。”两夫妻逃过一劫,回应着冯宝宝,又惊怵的望着李观云。

“刚刚他差点死了,你为什么不动作呢?”

“我该怎么做?”冯宝宝还是缺根筋的样子,疑惑不解的望着李观云。

“你觉得呢?”

冯宝宝猛点头,倏地捡起刀刃,在两夫妇惊恐的眼神中,来到方才差点杀死徐翔父亲的土匪面前。

本已流尽的刀刃,复又染红,冯宝宝回头。“是这样吗?”

“答案需要你自己去找。”

李观云微不可觉一叹,无情无性之人,世间并不存在。

道家修炼的极致,乃太上忘情,旨在不受七情六欲所动,而非太上无情。

冯宝宝歪着脑袋想了想。“谢谢你。”

“不用谢。”

冯宝宝不解。“为什么?这是你教我的,以后如果有人杀徐叔赵姨还有狗娃子,我就杀了他们。”

李观云微微一笑。“随我来。”

仍存的二十余土匪,如释重负,纷纷起身,跟在李观云身后。

王霸目光闪烁不定,他们这一群人,乃是惯匪,向来不缺拼杀的狠厉,又岂会如猪狗一般,任人宰杀?

方才冯宝宝杀人之时,他就想带人拼个你死我活,刚有苗头,便见一双虎瞳,勇气登时抽空。

王侯悲哀的发现,不论是人还是虎,和他们这群土匪,都不是一个层次,配合还好,不配合当场就得暴毙。

“等等,白虎真人,你为什么对阿无说这些。”徐翔也放下心来,少年鼓起勇气,望向李观云。

李观云不答,敲了敲他的脑袋。“勇气可嘉,以后说不定有所成就。”

咫尺之间,也觉那人畜无害的面容,分外亲切,徐翔摸着脑袋,憨厚一笑。

“谢谢你救了村子这么多人。”少年认真道谢。

在他心里,好就是好,坏就是坏,事实也证明,白虎真人没有害他们的意思,只是对阿无的考验。

李观云不答,望向仍然跪着的村民,发现两具尸首,方才小白一吼,余波仍是震杀一二胆弱的无辜村民。

骑上白虎,扬长而去,身后二十余土匪,亦步亦趋的跟在身后。

“爹、娘,多亏白虎真人,而且你看,阿无果然是喜欢我们一家子人。”徐翔天真一笑。

“现在世道不太平,村里不能留,找个时间离开,顺便把阿无送走吧,这孩子,让人害怕。”妇人一阵心悸。

“你说得对。”男人无奈点头。

“你们在说什么?”徐翔无法理解,为什么怕阿无?阿无有什么可怕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