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孽障
  • 从一人开始崛起
  • 墨丶小安
  • 2039字
  • 2021-05-17 12:00:52

毕游龙微怒,“把万剑锋给我叫出来!”他自从杀人之后,杀心每日渐长,此刻受激,竟有几丝杀意生出。

“游龙,冷静点。”赵方旭连拉扯他。

毕游龙稍微移开目光,不去看两人可憎面容,六大派攻山后,他怒脉修为大涨,也在不知不觉间影响到自身。

“你算哪根葱?我们宗主何等样人,你有资格见我宗主?”两弟子见此,更是傲气,指着万剑锋好不鄙夷。

“就是,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赶紧滚,不然爷的宝剑,可不认你是个娃娃。”另一人更是不客气。

毕游龙瞠目扬眉,小小年纪,煞气森然,手掌不觉握住背着的厚背刀。

“游龙,三思啊。”赵方旭大惊失色,没想到毕游龙杀性如此之重,若是不阻止,怕是万刃剑宗山下闹出人命。

“我……”毕游龙咬紧牙关,只觉心中怒火勃然燃烧,天王老子来了都劝不住。

忽然想起一句话。‘杀戮并非唯一的解决方法,更不要将杀戮当做唯一的解决方法。’

脑海中映出那张温和的脸,毕游龙缓缓平静下来,心中怒火仍在,却不能再影响他的一言一行。

若有所思,他引怒火入体,实力暴增,却也让心智留存了几分未尽的火焰,怒脉的修行,更不像喜脉。

一怒六亲不认,极易走火入魔,两名小小的守山弟子,就差点让他忍耐不住,那么以后的人生,又该如何?

毕游龙猛然醒觉,若是放纵怒火,他必将在火焰中烧成灰烬,不仅毁了自己,亦辜负了李观云一番苦心。

毕游龙微微叹息,眼眉低垂,心中默念,‘师父。’

赵方旭正担心的看着他,却见下一瞬,毕游龙昂扬抬头,目中清明而灿亮,尤若晨星。

“游龙,厉害!”赵方旭竖起大拇指。

“这小子怎么愣住了,不会是犯傻了吧?”守山弟子并不知道,两人刚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反倒是大肆嘲笑。

毕游龙上前一步,他虽然收敛了杀人之怒,但也不是谁都能侮辱的,正要强闯万刃剑宗。

届时脚步声从山门后传来,一员等级明显比守山弟子高的精锐子弟,见得毕游龙,连急步赶来。

“卫师兄,你怎么来了。”两弟子见得卫师兄,顿时微惊,连忙舍了毕游龙,转头行礼。

这卫师兄,乃是万刃剑宗入室弟子,更是其中一小撮精锐,可不是他们二人能比。

“竟然是毕大师,快快请上山。”卫师兄看也不看两人,恭恭敬敬朝毕游龙一个躬身。

他是那日攻上七情山的弟子之一,知道这川蜀后辈第一人的厉害,更知道那背后站着的教祖乃是如何神圣。

“毕大师?”两弟子见卫师兄如此恭敬,目瞪口呆,“卫师兄,你搞错了吧,他还是个孩子。”

“住口,你们层次太低,自然不知道毕大师何许人也。”卫师兄低喝一句。

两弟子闻言,吓得是六神无主,方才他们可是大放厥词,没想到这小孩,是连卫师兄都要敬仰的存在。

真是见了鬼了!

卫师兄见两守山弟子面上惴惴,又发现毕游龙冷着张脸,谨慎道:“毕大师,方才可是这两没长眼东西失礼?”

“不要叫我大师,叫名字就好了。”毕游龙倒不计较,反倒是对于‘大师’的称号,他比较害怕。

印象中两个大师,下场都不怎么好,可千万别叫他毕大师,担待不起这个称呼。

“是是是,我大你几岁,托大称一句龙老弟,快请上山吧!”卫师兄连道,心中暗自窃喜。

毕游龙虽然年纪小,但可是六大派公认的川蜀后辈第一人,能叫他一句龙老弟,卫师兄也脸上有光。

两守山弟子见此,那是心里打鼓,一句话都不敢说,偶尔和毕游龙目光相触,更是恨不得当场消失。

赵方旭添为看客,心中无比惊讶,白虎真人真有如此能量,让六大派万刃剑宗入室弟子俯首帖耳。

小毕貌似也不简单,看来川蜀后辈第一人不是虚名,不由暗自揣测,那天七情山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毕游龙微微点头,他倒也没必要和两个守山弟子争执,平白无故落了师父威名。

“卫师弟,何故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七情门又如何?川蜀后辈第一人又如何?这是我万刃剑宗脚下!”

一道傲然之声入耳,卫师兄眉目轻皱,‘他怎么来了?’

“霍师兄!”两弟子大喜过望,纷纷后望,但见霍师兄龙行虎步而来,自有六大派万刃弟子气度。

霍师兄来到此地,他同为入室弟子,排名更在卫师兄前面,说话分量自然重些。

他不屑的望了卫师兄一眼,也是奇怪,六大派一去七情门,到过的弟子回来后,无不是跟没了脊梁骨似的。

六大派齐上七情山,带了派中一些个精锐,霍师兄并没有上去过,这让他不解又窝火。

六大派川蜀扬名已久,焉能向一个小小七情山低头!

“霍师兄,别怪师弟没有提醒你,这可是真人大弟子,川蜀后辈第一人!”卫师兄面色微沉。

“什么真人?什么大弟子?川蜀后辈第一人?谁承认的!想见宗主,拜山帖给我呈上来!”霍师兄冷笑一声。

“就是就是,拜山帖呢?”两守山弟子硬气起来。

“我们哪里来拜山帖?”赵方旭皱眉道。

“走吧,既然不愿见,那也不必见。”毕游龙摇摇头,赵方旭眉头紧锁,也跟着毕游龙离开。

见两人背影消失,霍师兄得意一笑。“卫师弟,你也忒是没有底气,我万刃剑宗何等大派,哪里能说上就上?若是一个砍柴樵夫,玩泥小儿,也请上山去,师父知道了,你如何自处?”

“就是就是,卫师兄,我觉得霍师兄说得挺对。”两守山弟子无不应和。

“霍师兄,这就是师父的意思。”卫师兄阴笑。

霍师兄也不是傻子,转念一想,陡然明白,厉声道:“卫环,你阴……”

话音未落,山上传来一声怒喝。“孽障!”片刻之间,万剑锋如风一般来到山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